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过了元宵节,就算彻底过了春节。我才发现春节误事。节前忙着年终总结,节后忙着拜年,很多新闻都没来得及看。比如互联网协会出台的《互联网终端软件服务行业规范》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新规》)就是一个。

 《新规》内容很丰富,八章三十三个条款,堪比国家出台的正式法规。《新规》出台是在3Q大战之后,也是为避免再次类似的事件而制定,所以参与制定者,互联网协会的成员,新浪、搜狐、腾讯、百度、第一视频、优视科技、360、金山、瑞星、暴风影音、pplive几乎国内一线软件互联网公司都参与其中,算得上是中国互联网的集体智慧。

如果说,3Q大战是互联网里的世界大战,互联网协会就是互联网里的联合国,而《新规》就是联合国的宪章,《新规》说白了就是3Q大战的产物。对于新规发表意见者很少,互联网协会王俊秀专门写了篇文章,提出不少建议。

 王俊秀老师的意见很中肯:新规征集时间短,对新技术新产品了解不够深入。有些条款还剥夺了用户的权利,他建议对于第六条“禁止组织用户对其他软件进行评价”和二十二条“不得屏蔽、篡改信息服务提供商的合法信息内容及页面”条款中,应该加上“未经用户同意”的字样。

 笔者作为从事软件资讯的从业者,也喜欢评论,对于《新规》无论于公于私都应该写点东西出来。据说,意见征求截止到2月18日,我更有早点写点评论的必要了,以下是我问题和建议:

 1 《新规》是写给谁?

 《新规》的全称是《互联网终端软件服务行业规范》,征集稿明文说是写给互联网终端企业的。终端就是软件,互联网终端就是网络软件、互联网软件,就是互联网和软件业的交集。问题来了:无线互联网终端算不算?苹果商店、Android商店里的应用算不算?那也是互联网企业做的,通过网络传输。插件工具栏框算不算?浏览器上的插件算不算?还有网络游戏、游戏外挂辅助软件算不算?是否也应该把外挂写入新规?

2  关于捆绑

《新规》第一章是总章,是新规的总括,第二章是用户权益,如安全、隐私、知情权和选择权。第三章和第四章规范了下软件排斥和捆绑。说道捆绑,无非就三类:捆自家相关软件,捆自家无关软件,捆别家的软件。

 新规禁止软件强制捆绑,有两个细节:一是“强制”二字,言外之意,如果用户可以选择,也可以捆绑;第二点强调“没有必然联系的软件”不许强制捆绑。

 我建议补充三点:一是,捆绑的软件给用户的默认选择是“否”,即不勾选状态。因为,一般在软件安装过程中,用户连着点“下一步”,经常会造成误安装;第二,对于那些所谓“有必然联系的软件”,应该为不同模块设计关闭按钮,别让用户下载一堆不需要的软件和模块;或者为每个模块设计单独安装包客户端,让用户除了接受捆绑安装,也可以单个独立安装。

第三,一个垄断市场的软件,其“强制捆绑”自家软件的时候,应该对自家的软件大家族提供开关,这有微软做榜样。微软在欧洲遭遇反垄断指控后,不得不为欧洲Windows用户推送包含12种浏览器的“浏览器选项屏”页面。中国的垄断企业,让他们推荐竞争对手产品,也许勉为其难,但给自己的产品设计个选项开关应该不是难事儿。

 3 关于软件排斥

 排斥和捆绑说的是两个软件之间的关系。前者是矛盾激化,有你没我;后者又走得太近,装了我必须带上你。软件排斥不外乎两种情形,一种是同类软件,应该归于不正当竞争;非同类的软件之间也有排斥,如3 Q之战,这已经上升到企业层面。从目的上也有两种,一种有意的,一种是无意的,新规当然是针对有意的排斥行为。

软件排斥这块问题很多:

 一个,软件排斥的取证是个麻烦事儿。两年前软件部兼容容易被媒体发现,但最近一年取证非常困难。有些软件会有针对性地,在不同地区、不同时段、不同用户,对竞争对手进行有选择地屏蔽、卸载,甚至无法使用。很多软件排斥和卸载都是现在网吧用户、二三线市场偷偷进行,然后才“农村包围城市”,当大城市的媒体们发现的时候,受伤一方已经损失惨重。

 另外一趋势是排斥更加隐蔽。竞争对手灭掉你,不是靠卸载、不靠屏蔽,而是在软件运行中制造麻烦:浏览器突然崩溃、输入法输入的总是字母而不是汉字、一打开软件网速巨慢。而一旦你卸掉“被排斥”的软件,一切又都恢复正常,于是你得到的结论是这个软件“很垃圾”。用“卸掉”去排斥对手,用户最终想办法安装上;但如果让用户讨厌,恐怕永远都不会再安装了,那才是永远的“排斥”

 所以,软件排斥的取证和“隐蔽排斥”才是软件排斥问题中的关键。

4 关于弹窗

新规弹窗的章节是是第五章禁止恶意拦截:一个软件不得拦截其他软件的弹窗。我认为,弹窗说白了,就是盈利模式,弹窗问题就是用户和软件商的关系:弹窗太多,太密集,太流氓,伤害用户体验;没有弹窗,软件商赚不到钱,更无法谈及生存问题。弹窗伤用户体验,很多人都不看好弹窗,360的董事长周鸿祎就是其一。

王俊秀老师对弹窗的规定有两点意见:弹窗伤害用户体验,禁止屏蔽弹窗的规定与“保护用户合法利益”的条款矛盾,“这个规定明显是在保护企业的利益,暗中剥夺了用户可以有选择不看广告的权力。”另一条意见是,新规“禁止组织用户对其他软件评价”,但“实际上用户拥有对所有产品评论的权力。”

  弹窗是某些软件的主要盈利模式,没有弹窗企业也无法谈及生存,关键是什么样的弹窗能弹,我对弹窗的要求的有几点看法:

  一是弹窗不能太大,不能一弹弹半个屏幕,太伤用户体验;也不能太小,小了看不着,企业也不愿意做。我建议弹窗应该和Windows系统自带的弹窗大小相当,应用软件不妨和微软看齐;

 二是弹窗弹出的时间,不应该超过8秒,最好有自动关闭倒计时提示;弹窗应该可以手动关闭的,设置关闭按钮;弹窗也可以在设置选项中被关闭,事实上有的软件的关闭设置往往在旮旯角落,生怕用户轻易找到。

 三是弹窗的内容。目前看,弹窗内容有两类:一类是弹自家的内容,如腾讯、暴风、迅雷看看;第二类是弹广告。用户往往很反感弹广告,但又不能不弹,我建议:广告弹窗要有“XX(软件商)广告”字样,要实名弹窗;弹窗要有自动关闭时间提示和关闭按钮。不怕广告弹窗,怕的是看了弹窗广告还不知道是广告,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广告。

 就像电视广告是电视媒体的特色一样,弹窗是互联网软件的一大特色,弹得多收入就越多。但我认为弹的准则是,互联网产品的体验不应该比电视广告差,我们再差劲也应该比CCAV们强。所以,我提出了上面三点意见。至于恶意拦截,我认为,对于那些没名的(未在广告上明显标示的)、无法关闭的流氓弹窗,拦截一下未尝不可,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5 关于安全软件

 新规用了一个章节的内容单独规范“安全软件”,大多是重复的内容,目的无非是“强调一下”。其中,二十五条规定,除恶意软件外,不得提示或引导用户针对第三方软件进行拦截、禁用、删除、卸载等操作。对于误拦的情形,通过异议处理机制解决。

  二十六条的白名单机制很值得玩味,“白名单内企业应当及时相互通报软件异常情况,及时修正和解决问题,保障用户上网安全”。这意味,如果出现了异议情形,在公布到媒体之前,互联网协会将参与调解。

 看完《新规》越来越觉得3Q大战像二战,互联网协会越像联合国,这个新规越像联合国的章程。只是,谁是这个“网络联合国”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联合国之后全球进入了冷战,也没有发生世界级的大战,但小战争却一直没有停止,恐怖袭击也不断爆发。

但不管怎么说,有“网络联合国”总比没有好。


上一篇: 跨国B2C即将井喷
下一篇:纠结乔布斯面临苹果两大尴尬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