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最近,电信领域的垄断案被炒得很热。

11月9日,央视新华社相继报道,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正在调查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涉嫌宽带接入领域垄断问题,而且近日将出台查处结果。由于这是08年颁布反垄断法以来第一件涉足大型企业的反垄断案,而且话费、网费居高不下一直也是平常百姓的话题。所以,此案一出便受到各方的关注。

反垄断局通过调查了解到,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互联网接入领域具有支配地位,两家公司宽带业务占全国90%,已经形成垄断。两家企业利用支配地位,对有竞争关系的对手出高价,而没有竞争关系的企业给出优惠价格,形成了反垄断上的价格歧视。后续的新闻中,这个所谓的竞争对手正是中移动收购的中国铁通。

另一个问题是南北互通。目前中国境内主要分为电信、新联通、铁通3大公司。由于三家公司独立运作,造成互联网处于无法快速互联互通的局面:如果购买了网通线路的虚拟主机,那么南方的客户访问速度非常慢;如果您购买的是电信的虚拟主机,北方的客户也会很慢。

从互联质量看,两公司2011年1月-9月骨干网互联时延和丢包率也均不符合有关规定要求,这表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未实现充分互联互通。在IT业圈内站长经常调侃的一句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你用的是联通,我用的是电信。”

那么,为什么联通和电信会遭遇反垄断质疑呢?我们又该如何看待背后的博弈?

无线网络的基础是固网

常见的语音通信包括两种形式:走固网线路的固定电话,以及可以无线随时随地使用的移动电话。最近几年,随着移动技术的发展,手机的占有率越来越高,中国也成了世界第一手机大国,其中的智能手机发展更是成爆发之势。

但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无线互联网只有一公里无线,其余都是在地下走的有限线路通信;无线互联网的内容不止是Wap网站,现在越来越多的是WWW的互联网网站。

所以,无论是GSM标准还是CDMA标准,两台手机之间并非直接通信,而是先通过遍布全国的蜂窝基站(基站的密度与人口密度相关),基站之间与总服务器联络,形成庞大的蜂窝网络。蜂窝网络就是语音以及数据业务的基础,而固网是无线网络包括无线语音和数据服务不可缺少的一环。

一个没有基站的蜂窝网络不可能实现无线通话,但如果没有强大的固网支持的无线网络,其服务质量、信号强度同样没法保证。

电信重组催生了大头娃娃——中移动

电信重组一是为了打破电信行业垄断,制造平衡局面;二是让固网和移动网络搭配,理顺了无线通路。而电信重组的结果是,联通C网G网拆分,铁通和移动配对,联通G网和网通成立新联通,电信获得联通C网,也变身为移动运营商。

电信重组的结果是多家运营商重新洗牌,中移动配铁通,最有实力的移动企业与较弱的固话运营商搭配,与另外两家新企业形成的三大运营商势力看似相对均衡。但却产生了一个不平衡的大头娃娃——中移动。

中移动的无线服务以覆盖全、信号好著称,这说明在蜂窝基站方面,中移动投资巨大。但在宽带业务领域,铁通的规模却不给力。这从联通电信两家占据90%份额可以推算出,铁通的份额不足10%;与此成鲜明对比的是,05年的移动市场,未分拆的联通只有中移动份额的一半,中移动稳居60%以上份额。

重组后,中移动的移动用户与铁通宽带份额完全不成比例,同时,移动数据业务的增长对宽带出口带宽、服务器要求越来越高。中移动虽然获得固网牌照,但不足10%的宽带业务与超过60%的移动业务显然不成比例,这就好比一个五岁的孩子头上长了一颗35岁成人的脑袋,中移动在移动互联网里跑不动。

中移动数据业务全面溃败

自家的带宽不够可以向同行购买,铁通首选对象就是联通和电信,但由于存在竞争关系,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情形:明着买,铁通面临着对手的抬高价格,质量上还难以保证,在竞争上根本不具优势;暗着买,价格虽然便宜,一旦被发现就被直接断网,出现了2010年下半年的大规模断网事件,铁通遭遇了用户不买账的尴尬。

结果,中移动在移动数据业务的口碑与语音服务几乎判若两家。经常使用无线上网的用户会发现,移动上网卡的价格相对联通卡要便宜很多,但却经常掉线,网速很不给力。而联通手机打电话虽然偶然没信号,可数据业务口碑要远远强于移动。据说,与苹果的谈判中,联通最终胜出,也有信号的因素。

中移动的另外一个尴尬是TD。TD是中国自主研发的3G标准,和联通G网和电信的C网标准不同,C网G网终端在市面上非常普及,但中移动的TD终端却非常稀缺。很多国际知名的手机厂商早期根本不买TD的帐,不出TD手机,让移动的TD标准无机可用。

面对联通3G和电信的天翼,中移动的数据业务几乎是全面溃败,这其中有TD终端的缺乏、宽带通路瓶颈以及对手的封杀多种因素,让中移动面临“标准另类、终端缺乏、通路不畅”三大问题,而这些都不是短期所能解决。

所以,最近两年,很多人经常收到一条短信,“你好某某某,我换手机了,我的新手机号是186xxxxxxxx”。这种情形大多数是你的朋友购买了一台iPhone4,由于不支持移动的卡,不得不选择换号。这种情形在过去一年每天都在发生,中移动的用户正在被竞争对手蚕食。

电信垄断案背后—三大运营商利益博弈?

此次电信和联通受到反垄断调查,但很多细节值得斟酌。譬如,联通和电信两家拥有90%的市场,说明一家可能不够50%,这就构不成垄断。一个可能的情形是,联通和电信私下约定,联手对付铁通移动。但这种私下的约定很难取证。

对于反垄断局,这也是一个无奈的决定。中国的《反垄断法》颁布三年有余,但至今鲜有受理,更没有企业因此胜诉或者败诉。在国外《反垄断法》是经济宪法,而在中国却成了摆设。反垄断法三年无判例,但垄断事件却不绝于耳,这不能不说一个尴尬的讽刺。

此次十亿的天价罚金也是一大看点,虽然它和微软谷歌遭遇十亿美元判罚只能算个零头,但在国内绝对是没有前例。但可惜的是,如此天价罚金却不是回馈给用户,而是用于打压和惩罚对手。所以,这次垄断案本质是调节三大运营商的关系,起诉方也并非用户行为,对于广大用户并无多大意义。充其量,是中移动未来挽回在移动互联网的败局而采取的招数而已。

这不是为用户而打的官司,这只是一场利用官司的博弈而已。


上一篇: 关于俞永福所谓的UQ大战
下一篇:米晓彬的108个创意 之一电子导游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