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颠覆与被颠覆者

最近IT业的几件事儿,让笔者颇有感慨:

Facebook190亿美元收购移动聊天应用WhatsApp,但在国内腾讯愣是花几年,自己做了微信,成为手上最有价值的移动互联网的门票,也成为马化腾经常炫耀的创新产品。为什么很多企业宁愿花几十亿上百亿购买外部的产品,却很难自己从头创新呢?

在巴塞罗那刚闭幕的移动大会上,诺基亚终于展示了自家的Android系统手机Nokia X,诺基亚似乎心思不在安卓上,NokiaX配置很低,界面更像是给windowsphone磁贴界面打广告,特意把安卓版定位于低端机,也似乎在恶心安卓,抬高WindowPhoneLumia。但,所有圈内人都清楚,如果这部手机早三年出现,现在的诺基亚应该比苹果和三星还要风光。

行业内其他关于颠覆和被颠覆的事情也不少:微软正在遭遇安卓和苹果的颠覆,PC行业的笔记本正在遭遇高性能平板的颠覆,中移动等运营商正在遭遇OTO的颠覆,银行正在遭遇支付宝余额宝的颠覆,而支付宝正在遭遇微信支付线下交易O2O支付的颠覆

我有时在想,为什么这么多庞大的企业和行业联盟,如此快速被后来者颠覆?为什么创新往往来自企业外部?为什么他们往往通过收购,实现业务的扩张,而不是来自企业内部?这些企业一不缺钱,二不缺人,却独独么缺少像创业企业的创新精神?笔者认为:

创新的风险

创新是最具风险的事情,创新可以获得巨大的成功,但同时也有着很高的失败率。即便是微软这样的企业,也难保每一款操作系统都受欢迎,从Vista到最近饱受争议的Windows8,乃至在无线领域,微软产品中不乏创新,却并非每一次都能获得大多数用户的认可。

大企业,在追逐高利润的时候,也会在意持续稳定地发展,他们和小企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心态不同,他们过去的成功,有时也成为现在的包袱,让他们不敢贸然创新,更不敢在一些新兴领域尝试——他们失败的成本太高,他们输不起!

创新者的成功,常常伴随着一将功成万古枯的悲壮。

苹果在智能手机领域的创新,在短短五六年,把那些曾经风光的PC和手机企业一个个颠覆。但创新经常也是一场豪赌,它需要巨大的投入,长时间的积累,却经常颗粒无收。创新的高风险是追求安稳的大企业所难以接受的,所以,他们不喜欢创新,而喜欢“抄新”。

二 喜欢抄袭的大企业

抄袭是风险最低,却收益最高的一件事儿,也是某些一线企业孜孜不倦最为热衷的事业。

某企鹅公司,过去十年间,几乎把中国互联网同行抄袭了个遍,再把各个业务逐个捆绑在客户端上,虽然成就了霸业,却也落下了“抄袭大王”和“全民公敌”的绰号。

当然抄袭是有境界的,有的蹩脚的抄袭者,好的赖的一块来,就好比考试,自己会做的题,还抄别人的,结果发现抄袭的结果还不如不抄。高明的抄袭者,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好,把别人的优点全部拿来,还能有所发挥,至少看上去与被抄者有所不同,也算是抄袭者中的佼佼者。

抄袭者往往是创新方面的弱者,却往往是渠道的强者。譬如企鹅公司,一边抄,一边捆。别人做好的新功能,他们拿来就用,拿来就捆。同样的功能,人家有1千万的用户,自家通过捆绑弄到了1亿用户,对手自然就被轻松干掉了。企鹅公司霸业成了,可中国上百家创新企业要么死的死,要么半死不活——远的联众边锋浩方,近的如团购微博。

在中国,创业者要经历,生、死还有腾讯,这在圈内是共识。在业内,活下去的企业,要么是做了腾讯懒得做的看不上眼的领域,要么是被腾讯收购,或者自家有雄厚的实力,也有一两个干爹撑腰,譬如百度和阿里,否则活得都不痛快。

被收购的企业也可以列一个长长的名单:金山安全,京东,资讯门户,各类电商,游戏公司,软件公司…..人们不得不感慨,.腾讯的胃口好得出奇。巧的是,最近收购的京东的logo和之前收购的搜狗的,都和“狗”有关,不由得让人想起当年的“狗日的腾讯”——企鹅和狗还真是有缘。

腾讯需要创新么?不需要! 腾讯有的是钱,谁创新就收购谁,这算是个好点的下场;不愿被收购的,直接抄过来,轻松秒杀对手。

三 利润与利益

创新开辟一块新市场,除了失败率很高,还经常会误伤自己已有的市场和丰厚的利润。说几件:

微软的移动系统之痛

当谷歌推出Android后,微软为什么短期内不愿跟进?因为,这会伤害微软的盈利模式。Android就是无线领域的活雷锋,人家不图钱(免费的操作系统)不图利(暂时没有盈利模式),还特意收购了摩托罗拉,来缓解Android生态圈的专利问题。

微软能这么干么?微软要是把Windows8给免费了,微软公司吃什么?每套上百元的授权费没了,全球百亿千亿的销售额就没了!微软哪个员工哪个部门敢跟自家的命根子较劲?!没人敢。

浏览器的尴尬

同样,在浏览器领域,谷歌的Chrome敢于做成一个插件平台,甚至设计了同名的操作系统。但IE不敢!微软要出一个IE OS,或者也把IE做成类似Chrome 插件的平台,那Windows和自身的开发者又何去何从?

所以,微软是最早看到移动互联网机会的企业,也创造了最早的智能系统Windows Mobile,甚至也支持单点触摸,但微软意识到移动系统缺少利润和盈利模式,甚至有可能颠覆微软在PC(尤其是笔记本)领域的利益和盈利模式,才会漠视对手的发展,没有及时推出有竞争力的产品。

四 定位——钉位

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愿景,还有定位。Intel将自己定位于芯片,微软是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惠普戴尔和联想把自己定位于PC制造商。定位没有错,定位是目标,但是有时也成了羁绊。

微软做操作系统,卖的是授权(Lisence),把软件当成商品卖。人家谷歌和苹果不这么玩,人家把操作系统当服务。

谷歌的Android给所有手机商免费用,只要内置谷歌的服务(有的甚至连谷歌的服务都去掉),人家把操作系统当成谷歌服务的渠道,你微软把自己定位软件生产商,谷歌是互联网广告商,操作系统只是广告的入口。你微软的bing做不起来,怎么跟谷歌玩?

苹果的iOS虽然封闭,却也是免费的。人家不指望iOS能卖多少钱,人家把系统作为一种搭卖的服务,免费送的。微软如果还把自己定位在软件商,还跟人家竞争,把Windows也给免费了,那还有的玩么?

当然,微软最后还是下了决心,一方面做搜索,努力推bing,另一边,也终于号称做硬件,你们Wintel联盟的哥们不给力,那我自己也做平板出Surface。微软终于转换了定位,但错失了最佳发展机会。至于惠普戴尔,已经跟不上节奏了,国内的联想倒是转换得很快,抓住了不少机会。

苹果也有定位的尴尬——那就是iPhone的定位。

iPhone是目前所有智能机的始祖,但最新iPhone5s还是5c,各项参数已经远不及同行。苹果固守了两个定位:小屏机,高端机。

小屏幕有些道理,太大屏幕不方便触控,而且分辨率上升到300/每英寸以上,真的没什么价值。大屏幕的确有点反人类设计的嫌疑;而苹果iPhone定位在高端机(性能并不是顶级),则是奔着利润去的,目前iPhone5s仍是最贵的手机之一,每年的新品也往往会炒到一个令人咋舌的价格。

苹果对于利润的贪图,已经将iPhone手机定位于奢侈品,譬如iPhone5s被人们戏称为土豪金时,这款手机的通讯性能已经成了其次,而iPhone5c的定价竟然高出竞争对手的旗舰级,也让很多中端用户感觉没有诚意。苹果的确守住了高端用户,但却丧失了数量庞大的中低端用户。

苹果这种尴尬很容易理解。

笔者曾经在一个苹果柜台观察购买者,很多购买者宁可购买过气的iPhone5iPhone4s,也不愿意购买配置类似,价格略微便宜的iPhone5c。照他们的话说,买iPhone5s是现在的土豪,买iPhone5是曾经的土豪,买iPhone4s是怀念乔布斯的老土豪。买iPhone5c又是什么呢?难道是买不起5S的屌丝么?

土豪金的颜色也是苹果的一个尴尬。iPhone5s上市后,金色的iPhone的价格远远超过银色版和黑色版,最多是竟有数千元之多,让很多人不可思议。原因很简单:银色版和黑色版是iPhone5已经出现过的颜色,5s5的外观设计几乎不变,购买银色黑色版iPhone5s的人们很难让周围人看出来,更无法炫耀。

结果是,这种并不高大上的颜色,成了区分55s的标志,也成了区分把iPhone当成奢侈品的那群人,人们为他们起了个名字,叫“土豪”,那个版本的iPhone叫“土豪金”,iPhone从此有了奢侈品的定位,而造型时尚的5c则遭遇了无人待见的下场,毕竟,土豪在乎的是身份而不在乎是否时尚。

经过五年,微软终于放弃了Winte在自己身上打上“硬件制造商”这个标签,而苹果的土豪定位,恐怕是“钉”死了!

五  联盟—成也联盟败也联盟

“有时最纠结的事儿不是遇到了神一样的对手,而是遇到猪一样的队友。”——Wintel联盟的起起伏伏或许可以说明这一点。

微软最辉煌时,正是Wintel联盟最辉煌的时候,微软和英特尔的双簧戏唱得相当完美——每当硬件需要更新,微软就推出最新的操作系统,而微软的每个新系统又再次提高了硬件的需求,不得不更新硬件。然后,每次Windows的升级都是一场从操作系统到各种硬件大升级。

但是这场双簧背后,却隐含着危机,移动设备也因此崛起:

1 Wintel联盟忽视能耗

PC硬件拼性能时,却忽略了功耗,英特尔和AMD打性能之战,但却忽略了功耗时,从英特尔到主板再到各种配件的耗电量居高不下,让ARM的优势发挥出来。苹果采用ARM标准的几代平板都维持10小时的工作时间,让Wintel联盟的笔记本和平板望尘莫及。

其实,PC性能不断攀升,人们对于性能的需求已经不再迫切;相反,笔记本和平板和手机的耗电的矛盾却日益突出。Wintel联盟陷入拼性能却忽视功耗的怪圈中,最终被ARM钻了空子。

2 Wintel联盟接口之痛。

无线互联网的革命,不仅仅是设备本身的革命,也是一场接口的革命。

Wintel联盟还在支持USBAV输出、RJ45,这些又厚又大的接口时,苹果采用的是自家的最小巧的接口,sim卡,以及大量无线接口,思路相当大胆:

不支持USB:设备封闭,防止了盗版,同时降低了厚度。替代方案是“蓝牙”。 不支持显卡接口视频输出:替代方案是数据线和Airplay。数据线成为集“电源”“数据”“输出”“连接PC”多功能于一身的接口,2.6mm的厚度,为iPad减少了厚度,获得便携性的巨大提升。不支持本地网卡:替代方案是Wifi3G。彻底放弃本地联网,用Wif组建无线局域网,用3G实现无时无刻的联网。

苹果彻底放弃了Wintel联盟设计的过时、臃肿的接口,取而代之的是“wifi”“Airplay”“蓝牙”还有“触屏”。这些革命让苹果获得了“封闭”的骂名,却也成就了苹果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霸业。

Wintel联盟死守着PC时代的USBRJ45老接口,却没有用心建立新的接口标准,这是Wintel产品总是做得又厚又大的重要原因。

本段来自笔者的另外一篇文章《Wintel败局分析之“接口之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270b4b0102e5qj.html

价格之战

笔者一直在想,Wintel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真的一点机会没有么?在复盘2007-2014这七年时,你会发现并非如此。

从时机上看,Wintel联盟有广泛的品牌认知度,微软,英特尔到惠普戴尔,这些名字早已耳熟能详;Wintel联盟还掌握了先机,早在平板出现之前,微软和IBM和富士通就已经研发了可以翻折的笔记本,它们甚至支持手写笔,缺点是上文提到的:太耗电,太笨重,还有一个是“价格高”

笔者还记得,当iPad上市之前,富士通的那款支持手写笔的笔记本价格高达3万,这个价格甚至维持到产品退市,也没有降到1万以下。笔者认为,如果那时手写笔记本降低到6000元以内,基本可以抵御平板设备对笔记本的冲击。最终他们没有降价,而是彻底淘汰了这款产品,于是人们看到遍地的iPad,等待多年后,surface才蹒跚登场。

小结:

在训练团队团结协作的活动里,有个“腿绑腿”跑步的比赛,这要有一个人跟不上节奏,整个团队都跑不起来。

Wintel联盟正在做““腿绑腿”的跑步,但是一直没有协调起来:当硬件厂商需要操作系统支持触屏时,微软磨磨蹭蹭,支持触屏的Win8距离第一代iPhone,足足过去了7年;而当win8上市后,硬件的费电,接口,各项指标不及苹果等问题又浮出来。

Wintel联盟的软硬件成员互相拖累者对方,互相指责对方的时候,他们已经失去了进入移动互联网的最好时机——真是成也联盟,败也联盟啊!

六 大企业的官僚体系

微软的官僚作风

前微软中国总裁唐骏,虽然说了很多大话,但他也讲过一个真实的故事。

Windows很早的版本在处理多语言版本的时候,是针对不同的语言,发不同的Windows下载包。这是挺扯淡的一件事儿,微软全球上百个国家,意味着要有上百个文件包,这在管理和维护都很不方便。

唐骏发现这个问题后,就跟上级领导反映,但上级没搭理这个碴,他就像更上一级反映。最后他反映到比尔盖茨,盖茨也没理他。最终他连写了三封信,才受到盖茨的关注,最终,方案得以实施,唐骏也最终被重视。

这么如此靠谱的方案(已经有实施方案),都需要层层汇报,直到盖茨发话,才得以执行。微软公司尚且如此官僚,其他公司又能如何?

大企业为何难以创新

从企业外部看,大企业的创新显然不如小企业。原因有很多:

大企业虽然有资源,但决策较慢,从发现需求到实现的周期很长;大企业怕承担风险,企业品牌要求不能承担太多失败;大企业的人力成本高,分工更细致,同样的项目,小团队的只需要几分之一甚至更少的成本,大企业要动用产品、技术、前端、交互、设计师、测试。所以,创新也是赌博,但大企业的赌注更大,也更怕失败。

在企业内部,也很难形成创新的动力,如:

l 创新意味着改变,也意味着风险和不确定性,大企业的员工更喜欢安稳,不喜欢改变。

l 创新意味着内部创业,创业就意味着辛苦,这是大企业员工最不愿意看到的。

l 创新是更牛的方案,也是一种能力展现,经常出现上级被下级颠覆,往往破坏官僚体系

l 创新需要花时间论证,需要做出方案,甚至需要占用很多常规工作时间。

l 创新是企业内部有能力有想法员工的一种自然炫耀,会让一些庸碌的领导排斥。

打个比方,创新就像是打天下,和更多大企业做的是“守成”。历朝历代,大臣们都原因过太平盛世,却很少愿意开疆扩土。

七 让人纠结的掌门人

苹果的创新并没有因为乔布斯的离去而停止,但他给全世界带来的创新却让人们难以忘记。

并不是每个企业的掌门人都像乔布斯这么靠谱。

微软 比尔盖茨的大撒把

2014年比尔盖茨终于回归微软,他要花点时间重新打理他一手创办的公司了。但在之前的7年多时间,他从微软退休,一直从事慈善事业,整个公司交给一个善于营销,却不怎么懂产品的鲍尔默。这实在不是个明智之举。

在鲍尔默主政的这七年,是微软失去机会最多的七年。苹果借着手机和平板迅速崛起,谷歌的Android手机已经遍地都是,而微软的BingsurfaceWin8都不尽如人意,当然广告营销还是可以打个高分,但产品和战略上的问题,就实在太多了。

我想,如果换成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创始人,估计听到苹果发布iPhone,就赶紧出应对策略了。没办法,盖茨老了。

不靠谱的诺基亚CEO

N年前的一天(诺基亚手机还很流行,安卓才刚刚起步),诺基亚的一个高管访问深圳的华强电子市场。在诺基亚柜台,有个手机商问诺基亚的高管:“你们什么时候出安卓版本?”结果是不置可否。

诺基亚还真出了安卓版,不过不是在那时,而是在2014年,巴塞罗那的移动大会上,诺基亚的安卓手机Nokia x终于姗姗来迟。几乎所有人都清楚,只要在2010年之前,诺基亚做安卓手机,就一定保住手机行业的第一把交椅。可是,诺基亚的CEO不知道。

诺基亚后来的CEO埃洛普就更不靠谱了。这位哥们整个就是微软派去的卧底,愣是把诺基亚拴在了微软的大船上。我们不能说,lumiaWindowsPhone是失败的。但有一点,诺基亚失去了太多机会,这些机会用多少钱都买不来。

八 伪创新的干扰

每个人都会多多少少有点想法,但创新并不简单,这是个很专业的事儿。

需求收集

很多人说,我有一个需求,这个需求功能如果实现了,是如何如何牛掰。但事实上,很多需求只是极个别人的需求,并不具有普遍性。对于需求的收集和总结乃至分类处理,是门学问。甚至很多从事产品设计的人经常摸不清头绪。很多人会提出几乎不存在使用场景的伪需求,往往成为创新的干扰

技术实现

很多功能看上去很简单,如语音识别,图片识别,但实现起来非常复杂。我曾经问过做技术的朋友,如果在资源管理器上,点一个文件夹能显示文件夹的大小该多好?他告诉我,这是个很复杂的算法,而且耗费很高的系统资源。我才了解,原来很多好想法,实现起来极其困难。

一个不靠谱的需求,和几乎无法实现的点子,都可以看成是“伪创新”,没有可行性或者没有执行方案的创新,都是不接地气的创新,他们都是伪创新,而且往往干扰了企业的正常创新。


上一篇: 马云和马化腾的支付战争(一)微信红包
下一篇:从PC业衰退看智能时代到来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