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三元素:物质,信息和能源

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所阐释的物质世界及其发展规律中,有几个重要的观点,即:1 世界是统一的物质世界 2 物质是不依赖于意识,又能为意识所反映的可观实在 3 运动是物质的根本属性  4时间和空间是物质运动的存在方式。

这些观点的相信论述在国内中学、大学中的课本中反复出现。我在本文中不再赘述。我延续了这些观点,将物质,意识和运动,映射成“能量、物质和信息”三个更容易理解的具体概念。既然物质统一了世界、意识反映了世界、世界又处于不断变化中,那么,信息作为意识的载体,而能量又是令物质变化的原因。

所以,能量、物质和信息是构成人类社会的三元素,三者缺一不可,只有三元素的条件合适,人类才能生存,和有较强的舒适感。

一台电脑,要有主板、机箱、电源、内存、显卡、硬盘,这些是电脑的物质系统,电脑一开机,操作系统管理着电脑,信息在电脑中流动,传递数据是“数据总线”,而另外一条线是电源线,给电脑里的各个设备供电。

电脑没有电能支持,没法工作;没有操作系统,即便能开机,也只是一堆废铁。当然,能量系统和信息系统的基础,是电脑的构成物质,更加不可缺少。当电脑逐渐普及后,带有微电脑的家电也比比皆是,电水壶,电压力锅,越来越多的家电正在拥有信息系统。

一个生物体,比如人的生理结构,也可以如上解读:骨骼肌肉和器官,是人体的物质基础;神经系统和基因是人的信息结构;人类每天摄入食物中的能量,在线粒体的呼吸作用下,释放能量支持人体的各种运动。

人类生产的历史,其实也是三元素的生产过程:一类是生产和生活的物质资料的生产。第二类 能量物质的生产  比如木材砍伐和燃烧,水能的利用。第三类是文化产品,比如诗歌,戏剧,雕塑等。一个显然的趋势是,人们正从单一的物质生产,越来越多进行多元素产品生产。

人类战争也如是,冷兵器就是用刀砍掉对方的脑袋,用箭射死对方;枪和炮等热兵器的优势在于,利用了高能耗的物质,用高能带来的高速度和高破坏力去毁灭对方。二次大战结束时美国扔下的两颗原子弹,算是热兵器的终极武器,原子弹的巨大能量,让日本的两座城市,瞬间化为焦土。

冷兵器之后是热兵器,而热兵器之后是无形的兵器。不可否认,美国和北约的武器改变了中东的格局,但Facebook和Google在各种颜色革命中所起的作用也不容小视。同样,索罗斯动用巨大资金在资本市场上的翻云覆雨,造成的金融破坏不亚于战争。

三元素资源在当今世界的分布并不均衡。中东拥有全球最丰厚的石油资源,是能源中心;英、美欧洲各国在数百年的工业革命中形成了显著优势,中国在最近三十年的崛起,也是一个制造业中心;而美国却在最近30年内,成为信息业的中心。

在中国三元素生产同样不均衡。中国煤炭北多南少,西部水电资源丰厚,但生产制造业大多在东部。在信息行业,南有深圳腾讯和华为,北有北京奇虎、百度,中间是阿里巴巴的大本营杭州。我们经常用经济政治文化中心来形容大城市,而北京、杭州和深圳算得上是三大“信息中心”或者“数据中心”。

人们对于三元素资源的需求

能源生产于物质生产呈现完全不同的需求。在过去百年间,资本主义发生过多次经济危机,从某个角度可以解读为“生产过剩”,这其中有一部分是购买力不足所致——劳动者如果没有获得足够的收入,即便需要某些产品,也购买不起。

人们对于物质产品的需求呈现边际递减。第一个馒头满足的饥饿感,要远远超过第二和第三个;如果已经饱了,还继续吃,那无异于一种惩罚。30平米的房子够用,但是200平米的房子就感觉有点空。2米的床够用,4平米的大床,就没必要了。需求递减和需求有限性,会导致物质产品的生产过剩。

人们对于能源产品的需求更像是无限的,而能源(特别是不可再生资源)的生产总是满足不了人们的需要。电动自行车最多开30公里/小时,人们追求更快的汽车,再之后是火车和飞机,这也许还不够,如果能量足够,做一次月球旅行,也许是很多人的梦想,但这种量级的能源,不可能每个人都能享受到。当然,如果有足够的能量,也许有人尝试把自己加速到光速,来一次时光旅行,更是要求无穷的能量。

人们对于信息的需求似乎更容易满足。十年前,电脑还没有普及,而现在几乎人手一台智能手机,其处理速度和容量,比上个世纪的高配电脑还有好。16G存储卡已经成了标准(入门级配置),但16G的文本文件,可以赶上一个中型图书馆的文本容量,这远远超出一个人一生的阅读量。

在获取信息方面,现在的人们比十年前甚至更早的人们更容易满足。文本的名著自是不必说了,网络上各种文字,音频和视频,大多可以找到免费的。电视台免费的节目也更为丰富和吸引人,各种真人秀,“中国好声音”“非诚勿扰”“奔跑吧兄弟”,几乎有点名气的卫士都有真人秀节目的杀手锏。

我们距信息共产主义社会就有多远?

说回到标题的问题,我们距离信息共产主义社会有多远?那不妨找下共产主义的定义:

马克思认为在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是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是必然结果, 因为有强劲的社会生产力造就了丰富的物质基础后,人类的整体意识形态也将得以逐步的提高, 同时意识到 “按劳取酬” 的私有制分配形式已经是落后的社会分配形式,并成为人类社会进一步发展的障碍。

共产主义的前提是强劲的生产力带来的物质资料的极大丰富。如果人们可以免费获得自己所需要的产品,自然就不关心分配形式。那么,当下信息产品数量的确已经很丰富,是否能算实现了极大丰富呢?我们能否说,我们已经距离信息产品的共产主义已经不远了呢?

我个人认为,其实信息生产的共产主义并不遥远。

上文已经分析,不难得到以下结论:

1 信息设备的价格已经人们获取信息不再有门槛

2 信息传输成本低廉,接近于0.

3 信息购买成本低廉,大部分信息产品可以 免费获得

另外,信息生产也在逐步走向共产主义。

在商业领域,个人信息处理的中枢是操作系统,过去三十年一直是被商业公司所垄断,价格高达数千人民币,但在近十年,linux以及其衍生操作系统,开始统治了移动会联网,甚至影响到PC领域。

谷歌的Android和苹果的iOS都是向用户免费提供的,linux的其他分支也大多免费,在服务器领域,linux已经呈现出一边倒的优势。Linux在操作系统中的影响力已经让微软坐立不安,也不得不开始涉足硬件,推出免费升级策略。

在中国绝大部分桌面应用软件都是免费的,从奇虎360的免费杀毒和安全卫士,到金山的WPS,还是即时通讯工具,这些产品不少在十年前都价格不菲,但中国用户已经可以免费享受。一台只装免费软件的电脑完全可以满足人们日常的需求。这是中国信息业中难得的成绩。

软件生产也呈现出某种共产主义特色:

比如linux和其他的开源软件已经越来越风靡。Linux的创始人李努斯,现在活跃在他创建的另外一个开放软件平台——github上 ,全球大部分程序员都在github上协作开发过,人们很容易在上面找到大量免费的软件,而每个用户自己的软件,也会被其他人编辑、修改、评价,从而实现一种免费互助的共同开发。

与物质生产行业,和能源生产的商业化气氛浓厚不同,崭新的信息行业在信息分享,软件开发方面有着浓浓的共产主义色彩,而且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开源”“免费”“自由软件”在全球互联网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共产主义的信息产业与商业模式

软件数量极大丰富,信息产品可以无限索取,可以说,信息行业几乎实现了按需分配了。但信息行业的企业仍然活在商品社会中,他们仍然要实现自己的商业模式,以商业化的公司模式运行。

在互联网时代,信息传输的特点是,随着硬件的发展速度,网速提高,信息传输成本、不断变低,分享的代价越来越低,甚至无限趋近于0。那就意味着主要制作出足够优秀的软件或者信息产品,就能迅速被几亿,甚至全球几十亿人使用。庞大的用户基数,与单个用户的广告价值相乘,也是个庞大的天文数字,足以维持免费软件的商业化运作。

腾讯QQ的普通用户为免费使用用户,这些用户很难为用户带来看得到的价值,但QQ网靠着QQ弹窗,却能一跃成为中国用户量最大的门户网站,在聊天界面上的广告,更是为腾讯带来了不菲的广告收入。

奇虎360也是免费模式的忠实践行者,360杀毒软件需要庞大的研发和运营团队,所以,杀毒行业同行往往动辄将杀毒产品卖到上百元以上,让普通用户望而却步。360却将杀毒软件一天内免费,获得了所有互联网用户的支持,庞大的用户量,为 浏览器,搜索引擎迅速壮大奠定了基础。

如何将信息产业共产主义进行到底?

很长时间,“共产主义”四个字似乎距离我们有点遥远。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我们国家对当前经济的更为现实和实事求是的判断。我国对于国之目标订的越来越具体,从最早的周恩来的四个现代化,到邓小平提出的国民经济翻两番,到GDP增速,越来越具体到数字上。

但在信息领域的共产主义的色彩与其他行业的初级阶段,二者并不矛盾。软件开源,自由软件,软件免费,信息自由分享,这些带有信息共产色彩的行为,并非国家要求,而是信息产业,共享经济自身特色所致。

国家在信息产业方面是可以做点事儿,比如对信息产业中的企业进行奖励,设立类似高科技领域的诺贝尔奖,通过巨额奖金刺激共享经济的杰出者。

中国还可以建立全球最大的免费资料库,对于文学创作,音乐,影视和软件等最优秀作品,还有国家基础教育(甚至可以包括大学高等教育)的课程,国家予以一次性买断,免费向所有国民永久提供。

中国应该设立基础的基本信息服务体系,就如同九年义务教育制,免费的医疗一样。在保证正常的商业化运作的基础上,提供国民基础信息服务。我想,那时距离信息共产主义,这个与我国政治制度相贴合的目标,应该不远了!


上一篇: 小米是如何折腾对手的?
下一篇:雷军的大模样棋局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