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九城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这是今天让我挺震惊的消息。开始还对消息还半信半疑,但各种迹象都在证明这个消息已经非常接近事实。

一个是网易在首页开通了魔兽世界的子频道:

wps_clip_image1

      尽管在网易首页互动娱乐二级频道中并没有出现魔兽的消息,但网易的魔兽世界的过渡网站已经上线,以上截图中,网易的公告这样提示:“本网站旨在为魔兽世界玩家提供有关中国大陆地区游戏运营过渡的信息,我们的目标是尽最大可能帮助玩家实现平稳过渡,并持续提供有关过渡的信息”。

第二个网上流传的陈晓薇给员工的安慰信:

陈晓薇内部邮件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有关九城将要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的说法甚嚣尘上,各种传言四起。在目前来自《魔兽世界》的收入仍占九城收入绝大部分的情况下,对于外界的传言,我们最可敬的全体九城员工,没有一个人听信、散布传言,更没有一个人驻足观望、停滞不前。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努力、加倍耕耘,用辛勤的汗水满足对玩家的承诺,用沉默的努力来捍卫自己的尊严。

作为第九城市的总裁,请允许我在此向大家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作为这个大集体的一员,我为置身于大家中间而自豪。

从去年五月至今,我直接领导了第九城市就《魔兽世界》续约而进行的漫长而艰苦的谈判。《魔兽世界》在中国市场获得的巨大成功和我们每一个九城人的汗水和努力是分不开的,但这款游戏的成功也让一些竞争对手向我们的合作伙伴提出了异常优厚的合作条件。

     正式的消息也在今天下午放出,“美国暴雪娱乐公司和网易公司(NASDAQ:NTES)刚刚宣布,在中国大陆地区《魔兽世界》现有运营权协议到期后,将其独家运营权授予网易旗下关联公司,为期三年。”

 

网易曾经患上3D恐惧症

     九城是一个以代理起家的网游公司,尽管也在前两年号称要自主研发游戏,但大多不了了之,或者雷声大雨点小,那款所谓自主研发的快乐西游,基本没话费九城多少人力,最多也就是充充样子。最初成功代理《奇迹》获得的第一桶金,和豪赌《魔兽世界》获得的成功,已经形成九城的代理模式。

     所以,朱骏曾放出豪言,他已经把韩国和欧美的多家大作纳入囊中,“对手已经没有多大机会”。事实也正如他所言,九城签下的《激战》《卓越之剑》《地狱之门》这些在当时炙手可热的游戏,的确让国内的众多网游运营商艳羡不已。代理模式给九城带来了成功,九城也是国内代理最成功的企业,这是很多人对九城和朱骏的评价。

      和九城的风格迥异的是网易。网易除了最初代理的《精灵》有点名气,后来《飞飞》和精灵的续作《魔灵》的效果都不够理想。而自主研发的几款3D游戏《天下贰》《大唐豪侠》也远不如2D游戏《大话西游》和《梦幻西游》。《天下贰》据说被回炉再造,而《大唐豪侠》已经在网易的互动频道中无法找到。

    曾经一度,九城是代理一个3D游戏,成功一款;而网易则是,做一款代理一款,失败一款。而自身研发2D游戏,却屡屡打破全球在线游戏的记录。我曾经一度为,网易患上了3D游戏恐惧症。

网易为啥能当上小三

     如果把游戏运营商和制作商的合作比喻成一场婚姻,国内网游界还真几桩不错的婚姻,也有几个成长非常茁壮的孩子:比如当年的盛大运营韩国游戏开发商唯美德(WEMADE)的《传奇》系列;比如,九城代理的webzen的《奇迹》和暴雪开发的《魔兽世界》;再比如久游代理的T3的《劲舞团》。

     不过让人唏嘘不已的是,上面三家也都遭遇过国内几个“小三”运营商的偷袭。光通瞄上了《传奇三》,随即盛大和韩国制作商之间爆发官司;劲舞团二则被九城抢下,久游在日本上市的计划随即泡汤;今天,网易成了第三个小三,未来三年,《魔兽世界》将会为网易带来巨额收入,也许会成为久治不愈的“3D恐惧症”的一剂良药。

    那么为什么,九城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魔兽世界是自己的命根子,还让她从眼皮底下被抢走?以下是我的几点分析:

1 九城和暴雪的爱情并不牢固,二者曾经出现过裂痕。

wps_clip_image2

这是《地狱之门》的游戏界面,后来被九城更名为暗黑之门

     大约在两年前,九城重金代理一款旗舰工作室 制作的名为《地狱之门》的游戏,旗舰工作室的主要成员是暴雪前离职员工。当时,笔者不太看好这款游戏,写了一篇《朱俊,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名字应为朱骏),上下共两篇。也许是朱骏看到这篇文章,后来,将这款游戏改为《暗黑之门》。

    08年7月,旗舰工作室宣布倒闭,由于该游戏没投入运营,投入较小,九城方面表示没有因此受到太大影响。

    但笔者分析,由于旗舰工作室的核心成员都来自暴雪,暴雪对此事应该相当不满,但顾忌九城带来的巨大现金流,另外九城当时四处搜罗网游大作,也让暴雪有些压力。时隔两年,那些所谓的大作并没有开花结果,九城的收入还严重依赖魔兽世界。而最近九城和EA的合作也会让暴雪不满,在他们看来,九城有点不靠谱,投向网易的怀抱也就不足为奇了。

2 代理模式利润率过低,九城财力不及网易

    “这款游戏的成功也让一些竞争对手向我们的合作伙伴提出了异常优厚的合作条件。”这是最近陈晓薇写给员工信中的一句话。

   同样是做网络游戏,同样最高在线人数最是行内的前列,魔兽世界多年保持3D游戏的最高在线人数;而网易则保持了2D网游的领先地位。网易能够比九城提出更优厚的条件,说明了什么?

   如果我们找到最近两年网易和九城利润率的对比,不难发现,代理游戏让九城的利润中,很大一部分利润都分给了暴雪,利润率很低;而网易自主研发的利润率却获利丰厚。

wps_clip_image3

这张图显示的是九城的利润 利润率一直在25%左右徘徊 

wps_clip_image4

这是网易的利润率 最近两年都在70%左右,最高超过80%

     这两张图中所显示两家公司的利润率对比非常鲜明,即便是同样的在线人数收入规模,网易的利润是九城的4倍以上。因此,和九城相比网易有足够的现金储备吸引暴雪。

wps_clip_image5

求伯君:九城为暴雪做嫁衣

    两天前,在金山媒体见面会上,也有人问求伯君如何看待九城失去魔兽代理权。求伯君是这样回答的:

  “代理游戏,如果你代理是一个烂游戏,你付了很高的成本,就会没钱赚;代理很好的游戏,你把市场培养几年以后,过三年以后,你可能会失去代理权,或者即便拿到也将是天价”,因此,“这变相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米晓彬:九城暂无应对之策  并不值得同情

     暴雪在中国两家有实力的网游运营商之间博弈,最终获得了利益最大化,让我们看到国外游戏商的狡猾。而九城未来的困境也让人深感担忧。笔者对未来态势发展做如下分析:

1 九城会拿用户数据说事,网易和九城与暴雪三方可能爆发官司

   暴雪投奔网易,网易获得了三年的运营权,但用户平稳过渡一定会成为二者爆发战争的火药桶。对于暴雪而言,数年苦心经营最终获得就是这些忠实的用户;网易获得运营权不可能只发展新用户,从九城迅速接收大量付费用户,在笔者看来这才是网易与暴雪合作核心目的。

2 九城不会成为第二个盛大 三个月克隆不出魔兽世界

   数年前,盛大已经经历过类似九城的危机,当韩国游戏商抬高代理价另寻合作企业的时候,陈天桥组织研发力量迅速开发的《传奇世界》,让用户最终留在盛大,这也是盛大网游商战最为惊险的一幕。

   但笔者认为,除非九城早有准备(比如提前半年全盘复制),魔兽世界作为全球最为宏大的网络游戏,即便给九城三年的时间,也无法重新开发一套类似的产品。所以,九城手里的用户数据,要么砸在手里,要么交给网易。

   另外,根据暴雪与九城签订的协议以及玩家用户协议表明,理论上玩家数据完全属于暴雪所有,笔者认为,这会对顺利转移玩家数据有所保证。

国内除了盛大成功将用户留住,国内还有两个案例可借鉴:

    一个是迅雷和蜗牛的《街舞区》 这是迅雷早期和网游商合作。用户的数据都放在蜗牛的服务器里,随着迅雷带来越来越多的用户,苏州蜗牛却迟迟不肯解决游戏中的bug,这是迅雷进入游戏业交的一次学费

   另外一个是,盛大获得仙境传说的代理权, 该游戏国内最早是智冠运营。据说,那次用户数据过渡非常顺利。

 

   3 九城将一蹶不振

   九城如何在与网易的较量中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 未来一定成为令人回味的商战故事。现实中,网易和暴雪的股价受这次消息影响大涨,而九城未来失去90%的收入,其前景非常让人担忧。

   对于朱骏,他需要再次豪赌,除非,过去收入囊中的游戏中,出现下一个《奇迹》或者《魔兽世界》。但笔者认为希望不大,九城现在运营的游戏中,除了貌似大作的《奇迹世界》 《卓越之剑》和7年历史的《奇迹》,但现金流远不及最初的产品;至于其他几款大作连中文名 字还没有,而《暗黑之门》连制作团队都已经解散。

    值得期待的作品并非没有:《劲舞团2》和《FIFA》就有不少玩家期待。可前者在国内已经有了十余款音乐舞蹈游戏,已经在这片市场上诸侯割据,一代产品代理商久游公司也有了自主的舞蹈类游戏产品,九城在短期内的压力非常大;

    FIFA的口碑还不错,但笔者认为,足球类的网游不适合中国用户,也许朱骏用它训练上海申花队,或许派的上用场。

可以想象,当炎炎六月来临之日,如果九城旗下貌似大作的游戏,没有大作的收入;或者,类似“名将三国”“快乐西游”的小游戏难有惊喜,两个月后,等待九城的是,设备和带宽的闲置、员工的离职,还有用户的流逝,朱骏也将无心在申花队恋战。现在的CEO陈晓薇也许会引咎辞职,再然后,九城将一蹶不振。

4 网易不仅仅拥有魔兽世界 与暴雪合作超过10年

      魔兽世界会为网易带来巨额收入,这无容置疑,但笔者认为网易游戏部门整体的利润率会下降, 影响整个网易集团利润率水平。笔者认为,网易和暴雪的合作,应该不仅仅局限在魔兽世界——应该会有新的惊喜。一个是网易代理星际2,这款游戏会再造一个类似星际的传奇,它将成为未来10年即时战略游戏市场中的主角,网易和暴雪的合作最终可能超过10年。

    笔者认为,游戏的文化具有延伸性,魔兽世界的成功更多是即时战略游戏《魔兽三》积累的用户;网易代理星际二,除了在战网运营星际二时,在运营模式上可能有所创新,将会小有收益;而且这款游戏拓展的文化,极有可能在魔兽世界成功后后,成就另外一款网游大作,它的名字可能是《星际世界》。

 

   九城还有两个月大限,这段时间少不了口水战和媒体讨论,九城甚至以一种受伤者的姿态,会采取悲情营销。但笔者认为,九城并不值得人们同情。

     虽然,现在网易扮演的是小三的角色,九城是受害者,可就在一年前,九城同样扮演过小三:08年,九城从韩国人那里拿到了劲舞团2的代理权,最终导致久游网受此消息而迟迟不能上市,08年底金融危机来临,王子杰只好慢慢等待。

     中国有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九城、网易和久游之间的故事更像是这个比喻的网游版,颇令人回味。

 

本文可参考标题

求伯君 九城代理模式在为他人做嫁衣

米晓彬 九城将一蹶不振

网易为何甘当小三

米晓彬 九城克隆不出魔兽世界

网易pk九城 代理模式暴软肋

魔兽能否治疗网易的3D恐惧症


上一篇: 对大学生投身网络的几点建议
下一篇:中国移动3G上网本的误区

1条评论

  1. 分析的非常有道理,the9有这一天应该是自己找的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