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简单的框与聚合的门户

但凡做互联网的媒体人,经常遇到的无非是两类问题:内容和形式。内容的组织与传统媒体并无二样,而形式上则有很大的差距。

搜索引擎的形式大多是框。李开复在离职前搞了个 igoogle的搜索个人门户,有点搜索框+个人门户的意思。但更多人还是习惯搜索引擎简单的框,李彦宏在百度世界大会上介绍了框计算,其实框本质就是一扇门,用户在门外,百度在门里,用户只需要提问,获得答案即可,至于门里的事情只需交给百度。

简单的框还是搜索引擎的根本,所以,我们不难理解谷歌这两天把框加长,而且还在前一段时间披露,他们甚至对谷歌的”框形式”申请了专利。谷歌是小心眼儿,连搜索框这么大众的事情,他们都要用专利保护,这个专利有点滥用了。

门户的形式是大而全,科学而合理的导航,形式丰富的重点突出的推荐,广告位和内容的适度平衡,板块内容的条数,整体的色彩等等等,无一处不是学问,都值得行内人去揣摩。导航在上,站内搜索,广告位,焦点新闻,分类展示,这些已经形成门户网站套路。

但也并非全部如此,总有些另类形式让人们心动,而这些形式也很难说有什么章法可言。

反互联网传统的形式

有几个事情,笔者一直想不通:

第一个给笔者印象较深的是猫扑的论坛–大杂烩。第一眼看上去,就让我非常吃惊。各种杂乱的帖子标题,五颜六色,密密麻麻地排在左边;右边是帖子的内容,还有杂乱的回帖。猫扑论坛除了左右对分的浏览模式,而且还杂乱缺少分类,这和百度搜索结果的高相关性完全不同。

第二个是SNS。SNS一度很火,抢车位买卖朋友等多款网页游戏的带动下,人们找到了一种”人玩人”的模式。笔者认为中国的SNS,本质就是真人版的网页游戏,是网络游戏模式的延伸;我发现,事实上一个个游戏已经成了SNS的内容,而像门户的内容聚合模式在SNS上已经不复存在。SNS的火爆说明,中国互联网的娱乐属性仍然很强。

第三个是Twitter的模式,这也曾让笔者十分迷惑,Twitter里,很多人在说着杂七杂八似乎不想关的东西,和猫扑论坛一样,没有什么细化的频道。可让人吃惊的是,Twitter竟然在三年间积累了不少人气,甚至影响到伊朗的大选这样的政治事件。不过现在Twitter已经无法登陆,笔者从一个名叫”滴”(Dii.cn)的软件上,领悟到几点 Twitter魅力。

其一 Twitter的筛选机制是以人对内容分类。这点很像博客和Rss定制类的网站,人们喜欢某个内容,是因为作者缘故。这有两种情形,一种是作者和读者认识,读者是因为关心作者而读他的作品;另一种是,读者认可作者的品牌。前者是因为与读者相关,后者是因为内容够好。事实上,现实社会中,我们也就关心这两类,和自己相关的,算是个性化;足够真实和经典的,算是共性化的信息。

其二 Twitter也有交友机制。在大量信息面前,那些发布惊人言论的作者,往往被”收听”,而拥有大量听众,而在经历过多次筛选之后,就形成了用户的收听名单:这里面一部分是他的好友,另外就是意见领袖,志同道合的牛人。这同样是两部分,好友是个性化的交互;意见领袖则反应了一种共性化的社交方式。

以人分类内容,用内容去筛选人,这是Twitter延续了之前很多Web2.0产品的设计精华,而笔者认为,Twitter最大的特点,在于其短–它符合新时代的信息节奏。

互联网的新节奏

互联网的节奏,值得我们去思考和琢磨。

笔者是70后,几次和80后K歌后,发现70后和 80后最大的区别就是:节奏。我和我的同学以及同龄人最喜欢的是童安格张学友的抒情歌曲,70后的大学都在90年代初期,这些歌曲大多数都是四分音符为主,”慢四”差不多是70后的节奏。而笔者在k歌时,接触到80后发现,这些人不但是麦霸居多,而且擅长K歌,而且他们歌曲中不少是节奏快的Rap。

周杰伦的《双截棍》的节奏,笔者不敢尝试,《七里香》节奏舒缓,可难度也不低。所以,笔者在工作和写文章都不服老,但一进入卡拉OK房,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落伍–我实在有些更不上80后的节奏了。

信息也是有节奏的,信息在在变短,节奏在变快。

报纸因为分块而有了节奏;网页因为链接而有了节奏;赵本山的小品和郭德纲的相声5-10秒要有个包袱,周星驰的电影每隔五分钟要有搞笑的情节和对白,单田芳的评书要抑扬顿挫、还有且听下回分解–这些都是节奏。

用户不是铁人,不是填鸭,一口气消化不了很多信息,专业术语叫”用户体验不好”。他们需要刺激和小高潮而不至于疲劳。所以,看电视剧,也不能一次看太长,中间要有广告,上网太长那是网瘾,要有防沉迷系统。

互联网的信息节奏在变快,正像绕口令般的《双截棍》和慢四的《把根留住》的节奏对比。所以,我曾建立过编辑规范:网页上文章每三行,要自然分段;每隔三段要有小标题,中间最好有图片分隔,只有这样,文章才能保持节奏而不至于太过枯燥。

Twitter的信息是杂乱的,但却是节奏最快的形式之一,经常使用的人们在熟悉了通过”人”去筛选内容之后,得到的应该是最符合这个时代的快节奏和高质量的内容。这种高节奏还反映在传播速度上。

以前,我们总是说人与人之间是有六度分隔,地球上任何两个人,都可以通过六个人的介绍而认识;而在Twitter上,信息通过转发被快速传播,同样经过六次传播,可以传遍整个网络,而到达世界上任何一个需要它的地方。

Twitter的是快节奏的,是内容和交友的综合,是博客和订阅的延续,是Sns和Dig的组合,它的节奏太快,所以传播的速度也太快。所以,看上去它似乎有些危险,甚至于有时应该休息一下,譬如国庆节放个假之类的。

笔者认为对于国人而言,如果增加实名的要素,会降低这种风险,将会大兴于世的。

Twitter的另类思路

美国的Twitter是基于网页服务,在中国类似的服务已经打不开了。Twitter的确是传播信息的好帮手,但我们不能否认,在传播不良信息方面,的确有隐患,所以国内的类Twitter服务都进入休眠。这类服务在09年9月的中国实在太不适宜。但Twitter的很多理念却可以以其他形式存在。

一个是客户端软件。

滴(Dii.cn)是个客户端软件,说它 Twitter概念略有勉强,作为客户端,它更像是聊天工具。滴的界面和简单,面板上四个标签:我收到的信息;我发出的信息;我的听众;还有我收听的人。对于消息,用户可以转,也可以回复:”转”的功能接近论坛里顶帖子的作用;而”回复”更接近即时通讯中的”聊天”

wps_clip_image-2645

滴(dii)的巧妙之处在于,把聊天工具和信息筛选巧妙融合,操作上也比较简单。收听在选择你关注的”人”,同时也订阅了他的信息,他的关注,他的文章和他的留言;为了被更多人收听到,发言者总是言简意赅,语不惊人誓不休。

滴也成为博客推广的手段,很多人把博客标题加上摘要和连接,贴到滴里去,有时,几分钟会有数百点击量,效果有时甚至让人吃惊。滴里有很多意见领袖,有时不必和他们交流,看他们的博客和留言就是一种收获。

还有的人把最新的热门消息贴到滴里,有时一天挂在”滴”里,不必去上什么网站,关注下你收听的用户留言,热门新闻基本上都漏不下。

第二个是 SNS

SNS也可以和Twitter完美结合,Sns强调的是人和人的互动;博客偏重内容的发布,而Twitter不但短小,而且在用户和信息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中移动旗下有个网站,走得就是这个路线。网站名字大家都熟悉,我就不啰嗦,中移动是个大公司,而Twitter类网站的传播风险也不容小视。所以,最近主打SNS的概念。不过,笔者也听说行内中移动非常看好Twitter应用,老总王建宙也是个Twitter迷,不做个Twitter网站实在不过瘾。

第三个是视频

土豆网是家视频分享网站,最近他们推出一个新频道:豆丸。我们戏称”逗你玩”频道。”豆丸”是个很傻瓜的频道,你不用挑选,土豆网会根据视频被”挖”和”留言”的动作把最热门的视频在屏幕左侧滚动显示,并在页面上连续播放,很有点像看传统电视的感觉。

很多人说,把豆丸和Twiiter放在一起实在没有可比性,至少在形式上,一个是视频一个是文字。笔者认为,用户的每个挖和留言的动作,和Twitter 里的”转”"挖”有类似的效果。和Twitter一样,信息筛选是建立在用户选择的基础之上。而且,如果你没有上豆丸,你就有可能失去一些珍贵的推荐,这和Twitter也一样,信息有时会擦肩而过。

门户的微博客是责任和信任

新浪最近出了微博客,其实早在两年前,他们就有了微博客的前身”手机博客”。很多人认为新浪的微博客是在炒作概念。我认为不是,在很多微博客都休眠的当口,说新浪炒微博客的人有点不负责任。在笔者看来,新浪的微博客有着特别意义:

一方面,说明微博客在中国并不是都去冬眠,有堂堂正正活下来的,就像互联网在某些国家被看成洪水猛兽,在中国却方兴未艾。中国可以成为互联网的土壤,自然也不排斥Twitter;另一方面,新浪扛起来微博客的大旗,足以说明新浪在媒体行业中分量,如果把微博客是火药桶,那么能扛火药桶的,一定是那些有责任感和媒体经验的人去扛。

所以,新浪扛上的微博客,不是炒作而是一种责任和信任,责任来自上面,信任来自下面。


上一篇: 3G时代的读书文化
下一篇:网商需要自己的CN域名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