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笔者开网吧的时候感觉自己象只绵羊,随时有人管,每天只能咩咩咩;笔者写博客后,感觉是只大灰狼,得谁咬谁,纯粹过嘴瘾;还有一段时间,一边开网吧一边写博客,不小心挨了罚,就到互联网上写篇文章撒撒气,偶尔调侃下丁磊,刁难下马云,快意IT江湖的感觉很舒服。上一篇说的网吧的事儿,似乎有点曾轶可的绵绵之音;这一篇要有点狼音。

  上一篇,《网吧和网络游戏这8年》陆陆续续、啰啰嗦嗦地把笔者经历的网吧和网络游戏的故事倒给大家,有了上篇的历史回顾,这一篇《反思中国网吧和网游这8年》也该水到渠成,应该得出结论了。中国网吧和网游8年监管,为什么越监管问题越多,越监管越复杂,现在不但网吧、网游出了问题,网瘾都已经形成产业。错综地乱象中,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笔者认为问题出在:

 1 多头监管,只争权利,不担义务、不负责任

  我想问问,大家8年以来看到多少未成年人上网吧,游戏上瘾,和父母争执,有多少未成年人逃学、逃课,甚至于有多少未成年人死在网吧,死于游戏。这类事件经常见诸媒体,应该不在少数。别的不说,就看那些雨后春笋般,一个个冒出的网瘾治疗机构,一桩桩让人心惊肉跳的治疗网瘾的事件,就足见一斑。而这些,仅仅是冰山的一角,隐藏才人们视线之外的,是更大的冰块。

  那么,这8年来,有哪位主管干部,譬如文化局长,公安局局长因为上面这些事儿辞职、罢免、引咎辞职?我没听说过——我也从来没在媒体上没看到这方面的报道。

  为什么?答案是多头管理!

  网吧、网游和网游商,对应的是零售商、产品和生产商。而这三个环节都存在多头管理现象。网吧主管部门除了文化局、公安局还有消防,仅仅在管理未成年方面,文化局和公安局就存在重复监管的问题。

  网游商现在也有多家管理机构,新闻出版总署、文化部还有工信部。文化部认为网游业是文化产业需要扶持,而版署则认为,网游需要重税、严管内容审查。而网络游戏到底是出版物,还是普通的文化娱乐产品,仍未有定论。

  网游和网吧应该是一条线,但却出现了文化、公安、工信部和版署多家单位一起管理的局面。管得好,大家都去争功,网游市场增长,网游公司上市,各个部门都在抢功;而一旦网络游戏出了事情,却没人出来承担责任。多头管理,责任不清、缺少问责制是网吧管理的第一大问题。

 2 以罚代管,以罚应管,无罚不管、罚管共生

  一颗烟头最高罚15000;一个上网者不带身份证可罚15000,《互联网经营场所管理条例》中,最让网吧老板心惊肉跳,也让管理部门底气十足的规定,是第三十条和三十一条:

  三十条:

  (一)在规定的营业时间以外营业的;(主要指通宵)

  (二)接纳未成年人进入营业场所的;

  三十一条:

  (三)未按规定核对、登记上网消费者的有效身份证件或者记录有关上网信息的;

  (四)未按规定时间保存登记内容、记录备份,或者在保存期内修改、删除登记内容、记录备份的;

  以上行为可处15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直至吊销《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按理,这么严格地惩罚,未成年上网和通宵问题早应该解决,但事实并非如此。

  笔者在四年间,经常出入北京的网吧,也经常询问县城网吧老板朋友的情况。我了解到,目前通宵在大城市仍旧很普遍,而小孩上网问题更多出现在农村和二三线城市。至于检查身份证,大城市大多不愿意得罪主顾,小地方的人很少带身份证。

  几年间,关于网瘾网游的事件不断,也说明未成年和通宵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治,而是越发严重。那么根源在何处?这些在《条例》中明令禁止的行为,为什么屡禁不止?

  我发现,文化和公安部门有罚款、停业整顿和吊销执照和的权利,但经常被使用的是前两者,“吊销执照”却很少使用。笔者在开网吧的四年里,也从未听说过网吧牌照被吊销。为什么,管理机关更喜欢罚?而不愿意关?网吧链条上到底出现了什么怪事?

网络如此便宜 总是会上瘾的

  聊聊玩家和网友。无论在网吧里还是网络上,网民总是会上瘾的。

  因为,网络上、网吧里,他可以玩网络游戏、可以聊天也可以打打反恐、看看电影,听音乐,下棋、打牌。即便是半个小时换一个游戏或者玩法,也能一直玩下去,不会重样。网吧里、互联网上有无数电影,成百上千个游戏,他的QQ上有数百个好友。所以,无论在网上还是在网吧里,即便有沉迷系统,玩家永远有的玩,网瘾迟早是谁染上的。

  说说孩子,孩子上了网吧一定会迷上上网,更会迷上网吧的。因为,这里干什么都特便宜。听歌比卡拉OK便宜,看电影比电影院便宜,玩游戏比游戏厅便宜,聊天比煲电话粥便宜。

  一个孩子的早餐,可以让他在网吧里度过一个上午,一个孩子的午餐可以让他在网吧度过一个下午,一个孩子的晚餐可以让他在网吧度过一个通宵。他不去网吧,还去哪里,哪里有这么便宜的地方?

  不但便宜而可以一块来,多线程的。以前我们一边看电影一边聊天已经很奢侈,现在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一边看电影一边玩游戏。这么多事儿一起办,还是一个价,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孩子总能找到网吧,但家长总是找不到孩子

  说说家长。孩子总能找到网吧、总能找到上网的地方,但家长总是找不到孩子。

  孩子去大网吧,家长要找上好一气,他们会经常无功而返。而父母去大网吧找孩子,孩子就去小网吧玩;父母去小网吧找孩子,孩子就去黑网吧玩。父母去黑网吧玩,孩子就去同学家玩。家长可以朝某个网吧老板大发脾气,但却不能跟所有的网吧过不去,因为“人家又没有把你孩子拉进去,是你孩子自己进去的”

网吧总是要被罚款的、好网吧总是遭到驱逐

   网吧无论怎么努力,总是要被罚款的:因为即便他的网吧没有孩子,没有通宵,但身份证登记和抽烟总是难以避免。我们假设一个没有任何问题的好网吧,没孩子、没通宵、没抽烟的、也回儿回儿登记身份证,那这个网吧离关门不远。

  因为,他的竞争对手们,会通过这些手段获得额外的利润而快速发展,他们不断更新机器,吸引更多顾客,和管理部门的关系也越来越好。最终,好网吧被淘汰,坏网吧留下来——好网吧被坏网吧驱逐。

未成年总是受害者

  孩子总是受害者,而不是管理部门罚款的受益者。网吧挨罚了,孩子和父母是没有补偿的。孩子去了一个不该去的地方,也许一次上瘾,从此难以自拔,或者未来父母要花更多金钱去戒掉网瘾。孩子是受害者,但网吧挨罚,孩子却没有任何补偿。

  如果一个女孩子被欺负报案,一个小孩子被打了报案,公安局处理时,仅仅对肇事者罚款,但对受害人没有任何补偿,那会形成什么局面?从罚款者的角度看,那一定是希望越乱越好,坏人越多越好,因为那样罚款就越多。

  网吧总是要挨罚的,上网总是要上瘾的,孩子总能找到网吧的,但父母总是找不到孩子的。那文化和公安呢?他们是绝对不会让网吧关门的,为什么?网吧关门了,谁来交罚款?只有足够坏网吧才有足够多的罚款收入,然后呢,网吧管理变得混乱。

  父母怕孩子上网,孩子怕网吧没地方,网吧怕文化公安来查,文化和公安怕什么?怕没罚款——网吧关门就不会再有罚款,所以,孩子还在上网,网吧还在被查,公安文化还在罚款,但网吧不会关门,好网吧执照转让,劣网吧生意红火。这个由父母、孩子、坏网吧、文化和公安组成的奇特链条如此“健康”地运行下去。

  这就是过去8年来,网吧管理的怪现状:

  管理部门用罚款代替管理;网吧用罚款对付管理;没有罚款事情,就没人去管理。久而久之,罚款的和被罚的,形成了一个稳定和蓬勃发展的生态链。生态链上端,是默契的网吧和管理者;而这个生态链的最底层,却是一个个被耽误的孩子,和一个个焦急的父母。

 


上一篇: 史玉柱为何迷信网游老字号?
下一篇:网吧和网游那些事儿(上)开网吧那四年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