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前言

       从网易开始代理模式,我陆陆续续写了很多网游相关的文章,有时甚至一篇接着一篇,事实上,网****业的变化似乎比我写作的速度还快。网易代理魔兽背后监管权之争正慢慢浮出水面。

  之前的文章大都零零散散,就事儿说事儿,现在,我想写一篇很长很全面的文章,好好说说网游这档事儿。因为我发现,大部分人甚至是大部分媒体,对于中国的网络游戏看得有点片面,就如同瞎子摸象,既看不到这个产业的全貌,更无法洞悉其中微妙的细节。

  对于这个行业,很多主流媒体并没有看明白:从CCTV的这样的官方电视台,到《第一财经》这个让我十分推崇的杂志,更甭说不了解这个行业的大众媒体和网络媒体。当然,观点的偏颇或许有其他原因——媒体和版署从某种程度上是上下级关系,毕竟记者证都是版署发,这是行内的常识。

  所以,不难理解在这次文化部和版署之间的网游夺权大战中,很多媒体非常明显的倾向性。我观察,大约在国庆之后,舆论一致是支持版署前置审批权的声音,这其中也包括一直非常靠谱的CCTV和第一财经。我大致总结了他们的观点(CCTV嘉宾马光远和刘戈的观点):

  1 很多游戏没有准生证,没备案也没审批,所以很多不健康的东西进来了;

  2 即便是通过审批的网游,有的在运营时更新了色情暴力的内容,偷梁换柱,所以,网游需要年审;

  3 很多管理部门不作为,没管好网游(暗指文化部);有些部门与这些企业有利益关系,所以管不好(暗指电信部门)。节目里还提了一个漫画,画外音是——“狼外婆”要把网游包装到文化产业里面;(哎,谁成了狼外婆?)

  4 网游这件事情,不但不应该支持,还应该遏制,应该把它变成一个限制性的行业,施以重税,不让做广告,实行实名制,要征收暴利税;

  对网游看成文化产业的一部分加以扶持,是对整个社会道德文化经济的冲击;

  5 网游审查的过程当中,要多听教育工作者的意见

  6 从审批、监管到运营,那么必须有一套相应的法律体系

  大约的观点就是这些,总结成一句话:网游需要限制,前置审批是关键。“狼外婆要把网游包装到文化产业里面”这句话,让笔者感觉相当雷人,文化部推进文化产业,这回成了“狼外婆”。

  我不否认上面的部分观点的正确性,但大部分观点功利性也显而易见。将网络游戏和网吧行业全面展示给大家,这是笔者撰写本文的第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和最近山东冠县关停所有网吧有点关系。这件事情与媒体质疑文化部并非毫无关系,毕竟,网吧的一个主管单位就是文化部。网吧的关停自然让人联想到,文化部门对网吧的管理能力。

  这事儿,对以网游管理也就是一个小插曲;而对于我这个曾经开过网吧的博客,的确有很大触动,发生在冠县网吧老板身上的事情,笔者也十分熟悉。所以,我想通过回顾网吧和网游的发展历史,把这十年来网络游戏和全景图展示给大家。

  第一部分 网吧和网络游戏这8年

  

 

  这张图是我花了点时间绘制的,大约能反映出中国网吧和网游管理的现状,我们不妨从头说起。这个图片的是从一个孩子开始的,到接触网吧、网游,然后到各个方面的监管。

  这其中,网吧、网游争议最大的事儿,莫过于孩子上网成瘾,逃课、叛逆,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巨大的压力。有人问,只要让孩子远离网吧和网游,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可事实上,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2001年网吧的初级阶段

  2001年,我从工作了三年多的杭州回到老家——北方的一座小城。当时不太想找工作,就开了一个网吧,一是喜欢电脑,二是贪玩。8年前,中国的网吧和网络游戏刚刚起步,一切都还在初级阶段。网吧的规模都不大,15-30台电脑的网吧算是我们那里最常见规模。

  当时还没有宽带,大多用的还是拨号上网。网吧能玩的东西也很少,QQ聊天、可乐8、联众、边锋,再有就是看电影,仅有的几款网络游戏可以用屈指可数来形容,大多网吧机器配置不高,很多网游都跑不起来。

  2001年,对小孩进网吧的要求并不严格,大体规定:16岁以上节假日都没问题 ,16岁以下也可以进入网吧,但不让玩;节假日和周末也比较宽松,很多小网民就是那时培养出来的。开网吧要领文化许可证和公安的许可证,文化局经常会四处检查。谁家孩子多,就要点名批评下,但那时很少罚款,就算是罚款,也不高,几乎是象征性的;公安部门就查得严多了,那时他们并不查小孩,而主要找色情内容。

  01年网吧里网络游戏很少,服务和现在相比并不吸引人,上网者良莠不齐,有的就是冲着色情内容去的,极个别网吧老板为了招揽顾客,竟然在电脑里装色情电影,这些电影会安装在很深的目录下,很难查到,他们往往成为漏网之鱼。倒是,在上网历史记录里,找到的色情网站,往往成为公安局检查的重要根据。

  查色情网站让人头疼,我不得不每天留意这些上网者在干什么,如果是看色情网站,就提醒公安在查,不让看。后来,很多网吧使用Ghost还原精灵和还原卡这类工具,用户只要重启电脑,所有上网记录都被清除,色情问题就没出过问题,而且这还解决个别上网者安装木马盗号的问题。

  后来我听说有几个网吧老板在一次打击“黄赌毒”行动中,被公安局抓走,还治安拘留了几天,原因是上网历史有色情网址。这次事情让很多网吧心灰意冷,其中有位女老板,她老公在第二天花了很多钱把她保出来,没过几天,她就把网吧转兑了。

  这时候,网吧里是不查抽烟,直到“蓝极速网吧”出了事儿。

  蓝极速2002-《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出台

  2002年6月16日,全国震惊的蓝极速网吧大火中,25名遇难者多数是大学生,案件轰动一时。这起惨案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网吧老板在通宵时段反锁了出口、窗户上了铁栅栏,人们根本出不去;第二是有两个初中生纵火。这事儿在那时反响很强烈,而之前网吧的负面新闻早已见诸报端,人们更是将矛头纷纷指向网吧。

  2009年9月29日,一部对网吧和网游影响深远的条例出台了,那就是沿用至今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简称《条例》),这部条例规定了网吧主要管理者的权利和义务,审批流程、罚款金额,以及很多细则。条例下发后,文化部门就组织学习,条例也一一落实下来,开始发挥它的作用:

  最先看到的后果是——网吧搬家。因为条例中规定,“设立网吧距离学校不得少于200米。”而在当时,包括笔者在内,大部分网吧都开在学校附近,文化局一一测量,至少一半的网吧搬了家。大学和中专附近的网吧得以幸免。2002年,成了网吧搬家年。

  条例出来后,网吧业主总结新几点变化是:18岁以上、不准通宵、不准吸烟。

  1 18岁以上,之前是16岁以上——会减少网吧用户群

  2 不准通宵,之前是未作规定——会减少通宵收入

  3 不准吸烟,之前未作规定——会减少抽烟上网用户

  减少用户、减少收入,按照炒股人说法,这个《条例》应该是网吧行业的重大利空。《条例》出来后,很多网吧本来生意就不太好,加上需要搬家,房东不肯退房租,加上对《条例》看空,有的网吧转兑了,去做其他生意。

  当时我却很乐观,我认为,减少通宵收入反而会增加白天的收入,因为,通宵的价格非常低,平均下来不足1元,和白天接近2元的价格几乎差了一倍。如果所有的通宵的用户都在白天上网,我估计,整体收入还会略有提升。另外,《条例》对于那些平时以小孩为主的网吧打击比较大,以成人为主的网吧并没有多少影响。

  随后的一年,网吧收入有了保障——网络游戏开始风行。

  2003年非典和网游

  2003年也有一件大事儿对于很多网吧很有影响,那就是非典。

  我记得,那年非典疫情很严重,北京的院校甚至停课,4月底,我会发现很多大学生上网,一问都说是从北京回来的。我正庆幸来了新客源,没想到,文化局下来一纸通知:为了避免非典流行,网吧停业两个月。

  两个月的停业,让我有时间把所有的电脑系统重新做了一遍,还新购了几台电脑。十几个老客户把他们游戏账号和密码告诉我,我只要每天打开电脑,把他们号码挂上(用外挂程序),尽管关门停业,这两个月,网吧却也没有赔钱。

  胆儿大的网吧,不但白天营业,晚上还开通宵。只是把卷帘门一拉,一天不打开。吃饭准备好了方便面,喝水有矿泉水,原则上只做熟客生意。非典两个月假停业,有的网吧放假了,有的网吧赔钱了,还有的反倒挣了不少钱。

  非典并没有让网吧望而却步,网络游戏这种很能黏人的服务,让很多网吧看到了生机。除了一些可以买卖银子的休闲游戏如《边锋世界》,诸如《传奇》、《奇迹》和《大话西游》《魔力宝贝》《精灵》(2002年)成了网吧里几款比较吸金的网络游戏。2003年的非典的确是道坎,如果不是网络游戏,很多网吧估计撑不下来。

  在随后的几年里,网吧业主都认识到:更新电脑,多装网络游戏,网吧就会客源不断。网游必备的点卡也成了网吧的盈利之一,一般来说,一张50元的点卡,能有5元左右的利润。

  在03年之后,网络游戏逐渐成了网吧的重要收入来源,网游商和网吧的利益通过网络游戏产品而紧紧地锁在一起。上网成瘾、未成年沉迷网络游戏日益显现出来,网络游戏和网吧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但让人吃惊的是,自从笔者01年笔者开网吧,到09年离开网吧行业多年,02年《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中规定的未成年上网、禁止通宵和禁止吸烟,在网吧内仍普遍存在,在有些地方甚至已经成为顽症,无法根治。

  未成年上网的问题,在北京等大城市表现并不严重,但在中小城市却仍然突出。笔者曾在北京多家网吧上网,很少见到小孩;但在中小城市和乡镇,未成年上网问题仍然很严重。最近发生的冠县网吧,算是后者的一个代表。这并不难理解,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流动人口多,消费水平高,只要选准了地方加上经营得法,不需要未成年,网吧生意依然火爆。

  通宵和吸烟问题在城市似乎表现得更突出些。通宵上网并没有全面禁止,不是没查,而是查不过来。网吧通宵一般招的是熟客,周六周日的通宵生意有时比工作日的白天还好。而文化局和公安局,周六日要休息,网吧可以玩连轴转,管理部门耗不起。

  对于网吧的监管,依据的就是那部《条例》,管理的部门我了解的有三家:文化局、公安局和消防部门。管理的方法就是一个字:罚。在条例中规定了若干可以惩罚的项目:

  1 身份证。顾客没带身份证要罚,没登记身份证也要罚。而且登记身份证,要公安文化各登记一份,各家有各家的表格,复印也不成。公安和文化过来检查的时候,只要座位号和身份证对不上,就开罚。

  2 烟头。消防或者公安现场过来,现场数烟头,现场拍照,然后开检查单。

  现场交钱是不合规矩的,因为来的人不止两个人,人家开不了收条。方法是,把电脑搬上车,拉回去。第二天,乖乖把罚款交上,去赎机器。每次,无论公安还是文化,都会开上一部小面包车,在城里转一圈,每家收上两台电脑,第二天等着上门交钱。

  这点和城管很有点类似,区别在于城管抓的是游商,而网吧都有固定场所;城管只没收东西,但一般罚不到钱,他们的东西不值钱,网吧不一样,一台电脑就数千元,一次往往拿走上万元的电脑。

  以上两项是网吧老板比较难受的两类,这不同于容留小孩上网,被罚得心甘情愿。中小城市,很多人外出是不带身份证的,即便是大城市,去上个网还要查身份证,谷歌感觉不舒服。大人小孩都写在脸上,回回上个网还登记身份证,顾客是相当不满意。抽烟这事,就更冤了,有人偷着抽烟,你还没发现烟头呢,消防和公安进来了,人家直接开罚单一次一万五,没商量。

  管理部门的这种检查,也并非天天查,日日查,但查到就是重罚。有的网吧似乎有内线,检查之前早有准备,有的网吧机器拿回去,很快就拿回来,仅仅是走走形式。也有的网吧比较有实力,电脑头一天被拿走,第二天“管理部门”又主动送了回来。

  并不是每个网吧都有内线,但时间久了,网吧业主也有了应对之策:有人把所有网吧组成一个QQ群,有一家被查,其他所有网吧都知道了。有的网吧直接关门,有的做些准备工作应付一下。

  公安和文化查得久了也查出了窍门。有时是联手查,有的时候还来回马枪,颇有斩获。公安文化和网吧,就像猫和老鼠,都在一次次检查中,也在增长经验。网吧老板的经验是,每逢五一十一,寒暑假还有春节,那是必查的日子。那些天,网吧老板都有预感,防着防着,最终还是被查到。

  我得说一下罚款的金额。按照《条例》规定,每次罚款最高可达一万五,低于一万五的,算是留情。但事实上,真正罚的时候,绝对不会罚这么多,真要这么多,网吧老板就直接把网吧兑掉不干了。所以,在内蒙中小城市,“正常”的数字一般是1000-3000元,公安、文化和消防差不多每年能查1-2次。

  容留小孩这事儿是可以避免的,可身份证和吸烟问题的确难以做到。既然都是罚,索性就和管理部门搞好关系,混个脸熟。事实上,这也很难,管理部门是有任期的。有时,和领导关系已经搞得不错,没两天就挨了重罚,你才发现,熟人已经被调走,之前的人情投资血本无归。

  检查的级别也不一样,有的是市级检查,有的是分区的检查,也有省里来的,但不管是谁查,离不开一个罚字。他们各查个的,各罚各的。我曾经粗略算了下,中国有十万多网吧,如果按照一万五最高罚金,即便每年只足额罚一次,也有10多亿的罚款收入,但我相信实际到不了这个数字,打个两折,2亿应该算是保守的。

  冠县网吧在停业之前,每家被罚了1万,和最高数额1万五相比,还是留了点情面,人家少罚了5000呢!

  04年-05年 网吧实名

  冠县关闭网吧时,还提到一个理由:未安装“上网一卡通”系统,因为网吧没有安装这套公安部规定的网吧监管系统,全县网吧遭遇停业。

  这套系统在内蒙地区也安装过,一套下来大约是2000左右,这是一套网吧管理系统,要求所有上网用户都要实名登记,办理实名上网卡,刷卡上机。上网卡的价格是15元/张。每个上网用户都要办,否则不能开机。

  这套系统的功能相当强大,据说,在公安局的服务器上,可以查到每台机器的上网内容,有人甚至传言,可以对每台机器进行远程控制,譬如远程截屏、关机和重启。除了网吧管理,还有过滤功能,只要涉及黄色、反动的字眼,屏幕自动锁屏,把信息反馈到主机上。

  类似的实名系统,不止一套,文化部门也做了一套,价格不高,我记得是在一千以内,而且不需要刷实名卡,算是比较节约的一套系统。不过两套系统的功能有些重复,更要命的是,在大多数机器上,两个系统存在冲突,运行两套系统的机器速度很慢,有时还经常死机。

  顾客对于上网卡系统非常排斥,网吧业主却使出很多奇招。有的网吧老板找了很多熟人的身份证,一口气办了几十张卡,放在网吧的吧台上,谁上网就让谁临时拿着卡,算是把公安的这套系统彻底执行下去。不过,这么做仍然不合法,公安局认为这种行为是“循环卡”,是在应付监管,再后来,主要查的是“循环卡”问题了。

  网吧实名系统的安装,是04年和05年遇到的麻烦事儿。问题不在于两套系统的价格和冲突,而是管理部门为了完成顺利安装,增加了检查的频率。那两年,检查、罚款、安装系统,折腾了好多次。好多网吧老板算账都发现,那年“非正常支出”实在有点高。

  2005年,笔者的网吧的“非正常支出”高得离谱,消防部门因为两个烟头要罚我3000元,公安部门新换了领导,也给我来了下马威,小罚了一笔。而且,他们似乎还在暗示我,应该在网吧上多投入,现在很多人想开网吧云云。而此时,我的网吧内电脑机器老化非常严重,旁边的几家网吧已经更新了两拨,我的却只更新了一半,很多游戏都没法玩,只能聊聊QQ。

  最终让我下定决定离开网吧行业的原因,是我悟到“人脉”才是网吧行业的关键。04年在文化局楼下以局图书馆名义开的网吧,小学和初中的学生经常光顾,那是网吧么,简直就是幼儿园,还无人举报;另外一个图书馆里的网吧,开在了市重点高中的对面,同样是小孩云集,却同样是无人管理。

     两家网吧的干得都不长,却给那些开网吧的同行上了一课,啥都可以没有,但绝对不能没后台。

     我拒绝了每个孩子,还以“最干净”的网吧自居,仍逃不过公安局和消防部门罚单。看来没有后台的我,实在不适合在网吧圈里混。

  山东冠县那篇文章很有点标题党的风格,《山东冠县关停所有网吧:业主称开网吧是想自杀》,开网吧“想自杀”,似乎有点夸张,但05那年对我来说有点“生不如死”的感觉。

     我终于花了两个月时间,把网吧牌照和一大堆旧机器分别兑掉了。

  卖掉的机器被一家乡下的网吧收走了,价格被压倒极低,而让我吃惊的是,网吧牌照三张纸质的许可证,兑出的价格,竟然远远超过了网吧所有电脑和设备数额。

  兑掉网吧后的三个月,让我感觉到异常轻松:不需要熬夜到12点,不需要担惊受怕,不要应付顾客,不用挨烟熏,不用担心电脑被搬走。那是什么感觉?那就是幸福的感觉。如果说开网吧是下地狱,那兑掉网吧真是上天堂。

    我于是开始写作之路。


上一篇: 中国网吧管理之怪现状
下一篇:网游和网吧那点事儿(下)博客记录的故事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