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导语

 中国电影业历经百年,六代导演人才辈出。最近十年是数字网络高速发展的十年,下一代该叫什么——第七代草根导演?最近,当笔者看到深广电新媒体大赛和中国时刻举办的“金鹏奖”(dv.s1979.com)活动时,我认为,下一代导演应该叫“网络导演” 

 

第七代导演在哪里?

人们盘点中国电影时,习惯上把中国百年电影划分为六代。八十年代从北影毕业,经历过很多磨难和变革的一批导演,力求标新立异如中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被称为五代导演,他们的作品在票房和影响力方面都远超前辈,给中国影坛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第六代导演也有不少优秀作品:贾樟柯《小武》、《站台》,姜文《阳光灿烂的日子》,宁浩《绿草地》《疯狂的石头》,徐静蕾《我和爸爸》《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等,有的还获得了国外大奖。那么中国的下一代导演在哪里?第七代导演的作品在哪里?哪里又是他们的土壤?

 

原创平台:草根导演的土壤

前两周参加土豆网2010年影像节,上一届获奖者邓科发言时,除了感谢土豆网给他的展示平台,他还预计:“中国的下一代导演,来自土豆网”

邓科,是很有天赋的年轻导演。十八岁时获得贵州茅台酒厂赞助,独立拍摄九十分钟故事片《别跟我拽》,影片在网络引起轰动。0911月土豆网与中影集团宣布,联合投资邓科的创意网络剧《侦探Mr. 雷》。

邓科现在已经签约中影集团,成为其中最年轻的一批导演。而象他这样在网上发布视频迅速获得知名度的年轻导演不在少数。四年前,胡戈恶搞《无极》制作了《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知名度和下载量甚至超过了无极本身,胡戈也一炮而红。

现在很多商业视频分享网站上,如土豆、优酷、我乐和酷六上,聚集了一大批视频爱好者。其中不少作品已经接近专业水准。难怪很多年轻导演认为自己是诞生在分享网站上草根导演。

其实,对于原创视频的重视已经不局限在商业网站,国家和政府机构也已经参与其中。

 

新媒体短片赛悬赏百万

最近听说,广电总局、深圳政府以及深圳广电天集团花费巨资支持民间视频。20102正在进行的由中国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和深圳市人民政府筹办的金鹏奖视频大赛,总奖金100万,最高大奖竟然高达30万。

金鹏奖新媒体短片大赛是深广电发起中国首个唯一永久性新媒体短片国家最高奖,于每年5月在深圳国际文化博览会期间举行颁奖典礼,目的在于激励有理想、有激情、有创造力的影视人才,培育和孵化优质新媒体影视创意项目。

按常理,商业网站为了提高流量和知名度所搞的悬赏和奖励并不稀奇。但金鹏奖的壮阳药活动,有几点还是让笔者颇感意外:

其一、活动由政府部门发起。这个短片大赛不同于土豆网的影像节,也与其他视频网站的营销活动。这次牵头的是广电总局和深圳政府,政府和管理部门都开始重视草根视频,这对于视频行业可以看成是巨大利好。因为,一旦连国家都支持草根视频,那就意味着视频分享网站政策门槛正在被放下。

其二、奖金数额巨大,总额达百万。这个数字实也让笔者几分吃惊,就算是土豆网影像节和诺基亚的营销活动,也就是百万量级。我们的政府能和商业网站一样,砸下重金奖励草根视频,说明国家对于视频新媒体的高度重视。

其三、此奖项是每年进行常设奖项。如果只在某一年做类似的评奖活动,笔者也不吃惊,那无非是走秀或者炒作。但如果每年都花百万组织这类活动,真让笔者刮目相看了。

互联网企业的重金奖励的活动并不少见,除了土豆影像节,激动网、酷六也都有对原创视频的奖励办法,激动网则有《雷闻天下》和《新闻相声》等好几档原创栏目,酷六曾搭建与原创作者分成的平台。

此次,国家部门和地方政府如此重视原创视频,并常设重金奖励,实在有些出乎笔者的意料。这说明,视频行业的政策门槛并不是高不可攀,金鹏奖的设立就可见一斑。


上一篇: Yelp被诉与Web2.0的尴尬
下一篇:用“避风港”条款防止视频行业的碰磁儿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