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富士康员工跳楼不是新闻,背景也都省得介绍了。前三个跳的时候,我还想,这没什么,华为还有过劳死呢!不过,现在超过十个人,数量直奔两位数去了。我们还真得好好琢磨琢磨到底是什么原因,我列了几条靠谱或不太靠谱的理由,全当是告慰天上的灵魂。

  靠谱的几个原因:

  1 富士康的楼太高了。这点得怨富士康,盖那么高楼干什么?随便找个民居住着不就结了,价钱便宜,还没么多事儿。富士康的楼太高了,楼旁还铺着厚厚的水泥,太硬,让悲观厌世的工人们,一眼就看中这个地儿,把它当成了投胎转世的好地方。

  2 85后员工的的脆弱。我是70后,十几年前分配时,进入企业的被要求下工厂锻炼一年半载,然后才能干管理,华为据说也是这么干的。我记得,进入企业同学心情普遍不好。

  不过,在富士康大多数都是80后和85后,我记得,有篇报告文学《中国的小皇帝》说的就是80后的孩子,现在看,80后耐压力可以,但85后的让人担心,让这些小皇帝们也下工厂,心里肯定受不了。

  3 从众心理。这就跟幼儿园杀手一样,当他们看到,幼儿园屠夫居然还有出名的机会,你报复了社会,但社会却无私地宣扬了你。这些人就像被打了鸡血一样,争相恐后朝孩子下了手。任志强也在围脖里就此谴责媒体。

  4 大地的力量。联想发布乐Phone时,柳传志念了一句咒语“大地赐予我力量吧”,就像动画片《希瑞公主》里那句咒语“赐予我力量吧”一样,大地真的给了联想新的力量。最终,这种力量作用在苹果的代工厂上,神奇发生了,接连十个员工扑向大地的怀抱。

  5 扫黄的力量。据说,深圳广州中国3G用户的主体是打工者,主要需求是看色情图片,他们没有电脑,日常生活空虚,可以想象色情网站对于这些年轻打工者的吸引力。一个不靠谱的猜测是,大量打击色情网站,让这些年轻人重新陷入空虚,最终选择了自杀。

  6 中国制造的悲哀。富士康里做出的产品,不可谓不完美、不可谓不时尚。从iPhone、iPod到iPad,拿出一个都是让数码爱好者,爱不释手的尤物。但制造这些产品人们的心情并不相同:

  那些在美国的设计者们,从芯片设计到产品设计都是高薪职业,日子过得相当惬意;那些台湾的管理者们,从日本企业那里学到了让工人效率倍增的“管理方法”;而在大陆的代工厂里,那些刚从大学毕业的学子们,一边看着世界上最时尚的产品从手下诞生,一边要忍受加班和枯燥的工作。

  大学生毕业梦想做管理者,做设计者和研发者没错;想要高薪,高福利也没错。但代工厂里的大学生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我们处在产业链的底端。没错,产品是从我们手里一手诞生的,但我们充其量就是个接生婆,苹果的产品的爹在美国总部,妈在台湾,我们就是个护士,跟这个产品没啥关系。

  接生婆谁都能当,中国不行可以去越南、印度,但苹果的爹和妈只有一个。我们不得不面对中国制造面临的尴尬——我们就是在IT产品链的底端,哪怕它是世界上最时尚的产品,我们也不会有多少改变。


上一篇: 减少广告空档期是Hulu模式的拿手好戏
下一篇:360能否成为腾讯和百度的滑铁卢

1条评论

  1. 写的很科幻…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