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唐骏喜欢作秀,还想拍电影打进娱乐圈,现在他的愿望都能实现了,“学历门”让唐博士的关注度远远超过了他的那部《你行我素》的电影。尽管他两部书合著着“恰到时机”地发布了“刊错公告”,但已无济于事,人们已经感觉到其中的公关味道。

  唐骏的那句“我的成功可以复制”,围脖上被人们恶搞。“他的成功可以复制,但无法粘贴。他的学历很好复制,而且价格很低!”“我的成功没法复制”,“我的成功可以粘贴”,“我的学历可以复制”让人忍俊不已。

  围脖上大家还煞有其事的讨论如何也弄两套“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学位”,复制唐博士的成功。不过鉴于价格太贵,我们想起了时下火爆的团购网;还有人说,光博士怎么够呢,要“博硕套装才行”

  有人纳闷,为什么方舟子09年就爆料过唐骏的学历,为什么现在人们才开始质疑?有人总结原因是:围脖。是围脖的传播力,让唐骏的糗事儿不断讨论和传播。我想,或许这是对的,或许这件事儿本身是丑陋的,但让人们见识到围脖的力量和围脖之美。围脖之美,美在何处?我想到以下几点:

  1 围脖之美,美在真实。

  国内围脖服务里,新浪围脖的实名认证最应该受此殊荣。新浪围脖里V认证非常严格,这也让新浪围脖成为一个粘度极高的使命社区,名人愿意在这里混,这里的粉丝质量高;草根也喜欢这儿,这里的名人不是假冒的。

  2 围脖之美,美在“简约”

  发一条微博140个字;转一条微博,只需要一个动作;链接谁,只要@一下。微博比博客利索,你临时有个想法,随时就发上去;微博比论坛简单,你看到哪条围脖,随时回复,围脖是一条接一条评论接龙,可论坛要盖几十层楼。有时你发现,在天涯的100层楼,在新浪围脖里不过七八行。

  3 围脖之美,美在“密集”

  门户首页超链接密集,最多不过十几个字一个超链接,但在围脖里有时一行字就会有三四十个超链接(几十个@时),所以,微博是超链接密度最高的网页。

  围脖因为字数限制,博友都不在围脖里啰嗦,否则,会被拉黑。围脖不是话痨的天堂,而是地狱。如果你总是发一些掉不起胃口的水贴,有时,即便是你的朋友也会把你拉黑。

  围脖的形式也是密集的,人们不会在微博里发整篇文章,更多是一个标题,一段吸引眼球的摘要,然后是一个链接。无数个这样的围脖构成了围脖的摘要体式阅览体验,这比标题聚合的频道页面要丰富,却有比长篇累牍的文章要简约。

  新浪围脖有2000关注的限制,这个数量不算少,如果能够挨个进行细致的分类,每天去浏览下不同类别的博友,你可以基本不用看新闻。一个页面上汇聚着你感兴趣的几十条,甚至上百条这种摘要。围脖信息的密度,可以超越任何媒体。

  4 围脖之美,美在“不对称”

  围脖具有媒体和交互双重属性。围脖有基于朋友好友和熟人之间的交互,带有通信功能;但从内容传播角度看,围脖是反2.0精神的。围脖有粉丝和关注,说明这个传播体系是树状的结构:每个人都是一个节点,你关注的往往是意见领袖,而关注你的,把你当成意见领袖。

  围脖这种设计充分考虑到人们传播讯息的两种需求,个性化的通信交流需要,和索取信息的需求。这种模型更接近人们日常或许信息的方式,即来自熟人的推荐,和来自意见领袖和媒体的信息。当然,显然围脖的核心还是基于内容的需求更多些。

  围脖之美,就在于这种不对称性上,因为所有人都能在这个由无数节点构成的金字塔上找到自己的位置。有人在塔顶,成为布道者;有人在塔底聆听。

  5 围脖之美,美在“精华”

  围脖有字数限制,你不能用太多罗嗦的话去说事儿,当你用掉140字儿限制还说不清楚,你的粉丝已经不耐烦地将你拉黑了;你不能成为“话痨”,尤其不能成为“废话痨”,每天发个七八条就足够了,但你绝对不能刷屏,很少有人能忍受满屏是一个博友的帖子。

  所以,围脖里说的话一定是透着灵气儿,要么让人会心一笑,要么会让人引起共鸣;而且点到为止,激起其他人接着说的欲望。有时,美妙的围脖接龙,就像是一首诗,一篇辞,或者一篇富有哲理的散文。

  围脖是短小精悍的,而且还是精华帖。

  6 围脖之美,美在“速度”

  徐静蕾喜欢写博客,但不喜欢写围脖。但并非每个人都是徐静蕾,更多人喜欢写短小而精悍的围脖。毕竟,一篇精心构思的博客每个把小时,难以成文,而100字的微博,只是将一闪的灵光记录下来,也许仅仅需要几分钟,微博虽然“微”,但有速度优势。

  写围脖比写博客快,转围脖比论坛发帖也要快,围脖上的收听,也比RSS订阅更加方便。围脖不但创造了浓缩的精华,而且也创造了短小精悍的速度。

  7 围脖之美,美在“开放”

  通常情况下,在一个网媒的页面上,放上同行或者竞争对手链接地址,往往会让人感觉不舒服,真正做成平台的媒体实在是少而又少。能像搜索引擎一样,汇聚众家之长,而又能给对方带去流量的,实在是凤毛麟角。

  围脖产品确实开放的,它允许你在这个平台上推广你在其他媒体上的文章、链接甚至图片,新浪围脖为此先做了一次跳转,然后转向链接地址。有时你会发现,很多搜狐、网易编辑有时喜欢到新浪围脖上去淘资料,发围脖。搜狐副总王小川为了推广产品也在新浪开了围脖,而腾讯围脖负责人和菜头,也是新浪围脖的常客。这都说明,围脖是个开放的媒体。

  围脖不同于博客,它的形式更像是搜索引擎,把内容聚合到一起,然后又分流给内容提供者。在我看来,新浪围脖能做到和搜索引擎一样的开放,对于新浪这样的门户尤为难得。

  8 围脖之美 美在“传播”

  现在能够在网络传播的媒体已经不少,QQ群,论坛、博客,都已经形成了固定的传播套路。但围脖的传播能力,超过了上面这几种形式。

  围脖比QQ群要省事儿,如果在Q群里群发个消息,你要挨个把所有群组打开,挨个去发。在围脖里,每个人都是一个群的群主,粉丝都是你群成员,消息发一次,所有的成员都能看得见;喜欢的人转发它,就相当于在另外一个群又一次传播。一条优秀的围脖可能转发上百乃至上千次,这相当于在上千个QQ群里传播。

  和QQ群相比,围脖传播效率更高,一个粉丝过万的博主发一次微博,相当于在50个QQ群里同时传播;一个转发200次的围脖,相当于上千次的QQ群传播。

  而围脖的“短小精炼”也让论坛博客传播甘拜下风,我记得早先记者喜欢从博客上挖新闻,现在他们转战围脖。围脖是真正高效率传播的媒体。

  我想,久玩微博的人,一定能感受到上文所提到的“围脖之美”,但唐骏似乎没有。唐骏是围脖上的名人,但他的围脖是那么不真实,曾经一度传言,一个叫樊少的男孩在帮唐骏更新围脖,那个男孩还不忘在唐骏的博客里夸奖自己两句,并透露自己就是未来唐骏电影里的男主角。

  唐骏只把围脖作为一个发布工具,和作秀的工具。无数的人给他留言,提问,他似乎没怎么回答过,正如打工皇帝的名字一样,他也是一个围脖皇帝,就那么高高在上。而且除了流水账似的记录,人们很难发现围脖里有什么灵光一现的格言或者名言。

  在唐骏围脖上,经常会出现“喝个小酒”“晕乎乎”,“我去做什么”这样的不知所云自我陶醉的话;或者,今天见了哪个官员,明天什么应酬,仅此而已。当人们在围脖上近距离观察唐骏后,大多觉得他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也就是个俗人而已。

  当方舟子发了20多条围脖质疑唐骏时,唐骏没有积极回应而是无动于衷;当方舟子和博友讨论造假事件时,唐骏却选择了回避,他围脖上近百万的粉丝是他巨大的财富,但面临危机时,也成了巨大的火药桶,伴随围脖的快速传播,唐骏这个皇帝也做不住了。

  有人说,唐骏这次是倒在围脖上,“围脖把皇帝拉下马”的确有些道理。


上一篇: 由专利搜索引发的人肉搜索
下一篇:取消行政审批能带来互联网利好?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