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8月初,我看到袁萌在博客上反击开源软件联盟,还爆料其中有很多内幕。于是,我专门找他聊了些核高基、开源联盟的话题。后来整理出三篇文章,《开源联盟那些事儿》《核高基引打假引发核震危机》《袁萌其人》。

文章被新浪腾讯等门户网站推荐,也引得开源联盟和红旗Linux方面的迅速反应。中科红旗的市场部相关人员联系到我,对“中科红旗即将关门、并入中科方德”等叙述予以澄清。后来,每日经济新闻的文章出来后,他们还专门发布了辟谣的新闻稿。

8月中旬,也就是专访袁萌后的一周后,我在向开源联盟副秘书长宋可为询问相关事宜时,他们也希望我能专访陆首群,就开源软件联盟、核高基、开源软件国产化打假等热门事件做个澄清。之前的文章是从开源联盟开始的,这回也从这儿开始吧。

 

开源联盟背景 袁萌不是元老

在开源联盟成立背景上,陆首群和袁萌的描述得出奇地一致。开源联盟是中日韩三国部长级会议上定下来的。当时,日本和韩国对此事都相当重视,已经成立相关的联盟组织,但中国没有。当年的信产部(现在的工信部)迅速召集相关单位开会,选举主席、副主席,理事单位,随后由主席团人命专家委员会和秘书处,组成智囊团。

中国高层领导对开源事业非常重视。****跟法国总理开会时,曾特别提到了开源方面的合作,后来开源联盟开了几次会,但没有太大的活动;****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时,也谈及开源领域的合作。在高层决策者的推动下,中国和日韩法俄的开源合作,陆陆续续开展起来了。

但陆首群对袁萌自封开源联盟元老的说法颇不认同。他记得,20004722日成立时,选出第一届主席、理事和秘书长里并没有袁萌的名单。第二届也是民主选举的,还是没有袁萌。袁萌加入开源联盟是从中科红旗离开后,“走投无路找我表衷心”,当时,联盟内很多人不同意袁萌加入,陆首群还是收留了他。

 

开源联盟98%会费收不上来

袁萌曾经爆了很多开源联盟的猛料,如收取高额会费,其中微软一家都达到了20万,举办开源峰会议,主体演讲收费,把公益性的联盟变成了商业机构。

陆首群坦承,开源联盟既不是官办,可以朝政府拿钱;也不是民办,朝地方财政要钱。开源联盟办会的原则是“自立,自办”。联盟没什么钱,也不想“弄什么钱”,可办会是要花钱,会刊、报告、场地、同声翻译处处都要钱,算起来差不多收支平衡就行了。

开源联盟会费的标准是:国内每家500元,国外的跨国企业每家2000美元。会费一年一次,并不强迫缴纳,所以收上来的比例极低,陆首群说,差不多98%的会员都没交会费。

联盟的第二个收入是办峰会,会上请的人都是开源领域的领袖,可机票大多自己解决。。袁萌后来爆料微软20万的会费,只是联盟几个成员一厢情愿的建议而已,被袁萌听去大作文章,事实上微软最多一次会费是1万美元,算起来六七万人民币。

陆首群粗算了最近的开源世界大会,收入打掉费用,仅剩2万的盈余,基本符合“打平”的原则。

 

开源联盟的推进Linux教育

在中国推广开源,学校教育是第一关。如果大学里,只讲Windows和相关编程,Linux根本就没法普及。想在大学里开设Linux课程,还需要官方推动Linux。于是开源联盟还推动计算机教育的双轨制,后来科技部直接出资1000万,信产部也出资1000万,不过转给了教育部。教育部在全国开办了36所开源中心,带动数十所大学里开设Linux课程。Linux开源教育除了中过官方在推动,还有一些民间的组织。

袁萌博文中爆料,开源联盟还曾经吸纳一名房产商,叫张建华。陆首群承认联盟内确有其人,不过当初他的加入经过举手表决集体通过。张建华原来在团中央,做过房地产,后来用搞房地产商赚来的钱,投入到开源教育里。在陆首群看来,传统行业乐忠开源事业,在几十个大学里推广开源,也算是件好事。

张建华在浙江从事LUPA培训,最初不太懂,打算请几个专家当名誉顾问。最后,张建华确认的名誉顾问是倪光南和陆首群。袁萌最初在张建华的顾问名单中,最终却被划掉,原因是,袁萌提出每个月1万元顾问费,对方难以承受。

陆首群</p>
<br />
  	</div>

	<div class= 浏览数: 次 归类于: 软件 — 米晓彬 @ 18:13

上一篇: “派代”来临
下一篇:陆首群揭秘红旗2000核高基出局原因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