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从狗日说开来

  计算机世界是个老牌IT媒体,在行内颇有些影响力,当年的方兴东、刘韧都和计世颇有渊源。IT媒体中,不少主编、总编也都来自计世网。计世早些年很火,,走在行业前沿,主导IT媒体。但最近两年人们感觉不到计算机世界的声音了。直到最近,计世再次被同行提起,是因为那篇《狗日的腾讯》。

  《狗日的》是计世的一篇封面文章,这算是近两年相当吸引眼球的一篇文章。一眼看过去,光标题就让人忍不住看下去,封面的配图也相当“血腥”,两把尖刀血淋淋地插在怒眼圆睁的小企鹅身上。

  内文很不错,文章把腾讯和行内网站和软件企业的恩怨纠葛,齐刷刷梳理了一遍,洋洋洒洒几千字,有采访、有叙述有评论。文字也简洁明快,没有拖沓,一口气读下来,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这篇文章的链接和封面,在围脖上传了很久也 传播得很广,大家兴致盎然地讨论评论着。差不多一年多,没见过一篇能引起如此强烈反应的一篇文章了。

  不过,当人们静下心去想文章的观点时,却没有发现太多特别新意。腾讯全民公敌,那是王志东早几年就说过的老话,这期间各类博客点评腾讯,也无非是“模仿”“抄袭”“开疆扩土”。

  狗日一文,奇在何处

  那么这篇文章奇在何处?我个人认为是:胆量。

  腾讯长期低调做事,马化腾很少接受采访,更不会像周鸿祎一样在口水中生存。马化腾教育行内人,都是拿产品出来,用产品教训对方,属于“动手不动嘴型”。这不仅包括在线的服务、客户端,连腾讯门户都在行内颇有点影响力。大部分网媒最多是就事论事,没有像这次玩“全面清算”,敢于挑战腾讯的媒体,的确需要点胆量。

  当然计世做这篇文章还有其他几点原因:

  一个是计世快到了三十周年庆,希望在近期搞出点影响力。

  计世最近两年人员变动很大,陆陆续续走了很多人,刘九如也退居二线,总编孙定还兼顾着自己并不擅长的运营工作。最近,孙定又回归到总编的位置,内容团队休整之后,需要做两篇振奋士气的文章出来。据说,这篇文章发表后,计世的记者出去参加会议时,大有扬眉吐气的感觉,同行们也都高看一眼。

  关于狗日一文,早在三个月前就开始策划。计世内部策划了一个系列“四大恶人”。第一家是某流量巨大的搜索引擎,冠上“恶贯满盈”帽子,第二家才是腾讯“无恶不做”叶二娘”(叶二娘喜欢抱别人的孩子,暗指腾讯抄袭),第三家是某安全软件,早年做过流氓软件,第四家是某杀毒软件。

  计世从腾讯做起跳过了那家搜索引擎,是怕日后被报复,网站流量受影响,就直接朝小企鹅下手了,名字索性来个标题党,国骂也就上了。另外两大恶人,一家风头正旺也很强势,另外一家已经衰败,做起来也没啥意思。计世的四大恶人系列也就没做下去。

  第三个原因是腾讯和计世的合作出现断档。腾讯门户负责产经的总监林明军前一阵子跳槽到CBSI去做了汽车网站。腾讯产经这块本来和计世网合作非常密切,大凡计算机世界有个活动会议,腾讯这边总能鼎立支持。林明军走后,腾讯科技一直在招兵买马,团队在不断扩张,但和媒体的合作,出现了断档。

  既然没有合作,而你又是众矢之的,我需要扬名立万,计世就这么做了一期腾讯的封面文章。

  《狗日》让腾讯就左右为难

  《狗日》出来后,的确给低调的腾讯出了一道难题。文章标题实在太刺眼,太过标题党,可文字上却丝毫挑不出一点毛病,这让腾讯左右为难。

  如果听之任之,其他媒体很快就会效仿,那就不止是“狗日的”,也许连“驴日的”都能搞出来;如果玩强硬,将计世告上法庭,也不成:事儿是真事儿,本身自己不占理,一个官司下来,相当于把这事儿再炒一遍,得不偿失。

  一个小道消息说,腾讯当初着急撤这篇稿子,愿意出十五万。但计世没有答应,毕竟发行量太大,刊物都已经卖出去。再说,说撤就撤,媒体的公信力也太不值钱了。计世既不想也不可能撤稿。腾讯那边除了发表声明外并没有其他动静。

  但没过多久,计世就发布了一则道歉声明。

  在媒体同行看来,既然人已经得罪了,即便不道歉,腾讯也不会有进一步的行动。再说,计世本身以纸媒为中心,和腾讯的网媒没什么交叉,计世本身是有国家背景的媒体,更不惧腾讯的民营媒体。很多人猜测,到底是谁能让计世道歉?

  原因是,腾讯找到了问题的关键——计世网的主管部门。腾讯找到了工信部部长的李毅中告状。这招很好用,计世网可以不给身价千亿的腾讯面子,但却不敢不给正管计世的工信部一点薄面。这一个牛人如何在事业上成功,在家里还要听父母的训导一样。这篇标题党的文章,最后以计世的道歉而结尾。

  谁策划了《狗日》

  我一直在想另外一个问题,这个事件背后会不会有其他公司参与其中呢?会不是某个腾讯的竞争对手在背后推动这件事儿?我想,腾讯的人一定也想知道,谁是这篇文章背后真正推手。这实在不好猜,如果换成其他的公司,猜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可这次是腾讯,竞争对手太多,真像文章所述,在中国的互联网随便找出一个上规模的公司,都对腾讯作为有几分气愤。

  可我通过内部人了解的结果是,没有人没有哪家公司是这件事的推手,这事儿就是计世自己一手策划的。这个结果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也有几分失望。我曾猜测也许是某个安全厂商所为,但这家厂商原来被设计为四大恶人系列之中,所以也被排除在外。

  不过,据说文章出了之后,很多家公司找到计世。不少厂商都想参与文章的炒作,他们在过去几年被腾讯的产品挤兑得够呛, 当然,还有些是担心自己成为下一篇文章的目标。

  在围脖上,那些曾经和腾讯有过过节的人,都小心翼翼地向着腾讯说话。曾经在手机浏览器上和QQ有过口水战的UCweb的董事长雷军,4399创始人蔡文胜,可牛影像的傅盛,还有张颖,都没有在这个关键时候落井下石。甚至连周鸿祎都在公开场合暗示,我不是幕后策划者。这样看来,即便有幕后推手,我们也无处寻觅了。

  狗日一文,随着时间流逝慢慢被人们淡忘,在今年的互联网大会上,腾讯大面积的展台和直播间还有现场围脖直播的大屏幕,给所有参会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网站上,为了配合大会赶写的,大变局大败局的专题文章,也给我留下了深刻。这些天,人们暂时忘记了计世的那篇《狗日》,因为,这次腾讯成了媒体中的主角。


上一篇: 腾讯收购康盛,周鸿祎痛并快乐着
下一篇:腾讯收购康盛 百度创业俱乐部汇聚站长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