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一场没有输赢的“开心”官司

  真假开心网的官司终于告一段落,千橡输了官司,要赔40万,开心的标识也不能用了。据说,千橡也会再次上诉。在我看来,那也无非是走走形式,应该没有太多新的剧情。

  真假开心网的官司,没有输家也没有赢家。40万,对于拿到3亿美金投资的陈一舟,那实在是九牛一毛,而这一毛却让千橡迅速聚集起数百万用户,陈一舟“开心”的时间虽然是短暂,但说实在话,千橡不亏;程炳皓的真开心网,虽然拿到40万的赔偿,赢了官司,却丢了不少用户。

  当年开心域名曾与程炳皓擦肩而过。最早泡开心网的圈内人,包括笔者在内,都为程炳皓错过开心域名而担心。而结果朝着人们最不希望的方向发展,没有办法,全当是程炳皓花钱买个教训吧。

  陈一舟的后悔药

  陈一舟随后写了那篇《我和程炳皓的故事》中,除了“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和解意愿,更多是对当下创业艰难的感慨:

  “现在的互联网,处处是红海。最大的市场,被互联网巨头们滴水不漏地统治着。创业的公司们,像小时候打弹弓仗的小屁孩们,苦哈哈来回给大佬们拣地上的纸弹,还时不时在屁股上挨大佬们不满的纸弹。历史偏爱有准备的头脑:他偏爱那些在1999年互联网的圈地年代做了正确事情的公司和人们。”

  陈一舟很累,十多年互联网摸爬滚打的他,现在有太多感慨。但,时光不会倒流,这个世界也没有后悔药可卖。

  如果有,陈一舟打死也不会把Chinaren卖给张朝阳,那是他陈一舟在99年在互联网扬名立万的事业。算起来,当年创立Chinaren的时候,现在Facebook的26岁创始人也许连高中都还没毕业;而马化腾的QQ连门户都看不上眼。

  如果Chinaren一直是他陈一舟的,中国的SNS应该没别人什么事儿,Chinaren就是中国的脸谱。所以我猜,如果张朝阳愿意,即便Chinaren双倍价格卖会给陈一舟,老陈也绝不含糊。

  如果有后悔药。程炳皓也许会高价买下kaixin.com,百万域名对于他后来拿到的投资相比也不算什么。而现在,这个kaixin.com的域名还会困扰两家“开心”公司。不让叫开心的的kaixin.com成了千橡的鸡肋,叫开心网的人拿不到域名。用户很困惑,两家曾经“开心”的公司,现在却很不开心。

  当然,如果有后悔药,门户就不会将腾讯拒之门外,熊晓鸽就不会抛售腾讯股份。当然,互联网绝对不会是现在这种格局。

  如果互联网有后悔药

  陈一舟那句“苦哈哈来回给大佬们拣地上的纸弹”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黑色幽默,这种比喻也许是说给腾讯听的,或许,也应该是所有创业企业真实心理的写照。真假开心案件,说白了,也就是两个创业公司之间的模仿和竞争,除了口水战打打官司,在市场争夺战上,两家不分胜负。

  但两家在腾讯面前,一切都是浮云。如果说,真假开心就是抄抄名字、抢注和域名,充其量就是口水战。人家腾讯手上数亿用户,不但拿走了创意,而且学得更快,做得更好。腾讯的可怕不在于体型庞大,而在于体型庞大的同时,仍旧行动灵活。如果把腾讯就比作是恐龙,它既不是蛇颈龙,也不是翼龙,而是霸王龙。

  不怕口水战的周鸿祎对小企鹅发起了多次反击,反隐私,反抄袭,腾讯岿然不动,或者是不为所动,但360已经有点吃不消了。QQ不到两周发布了两个版本,这在腾讯历史上都极为罕见。而这两个版本,正在将QQ电脑管家一步步地塞进QQ。

  在新发布的两个版本里,腾讯第一次将所有安全模块集成到一个页面上,在上面,没体检的先给你来个体检;没装电脑管家的,再来个重点提示。不难猜测,不久的某个版本,QQ电脑管家可以全身入驻QQ。那时,用户还会选择360么?所以,如果互联网有后悔药。周鸿祎一定会把腾讯收购了,不是控股那种,一定是全资收购。.

  假如这世界有后悔药,谁都会按照章鱼帝的预测去赌球;假如章鱼帝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就不会那么辛苦地预测。假如,互联网有后悔药,谁都不会放过当年那个小企鹅。


上一篇: 中国互联网的集体蜕变
下一篇:高清视频背后的口水战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

You must 登录 to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