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5-27

  标签:分类:互联网

  偏执狂,一种罕见的精神病,以逐渐发展的按逻辑构筑的系统化妄想为特征。最常见的是夸大、被害或有关躯体异常的妄想,不伴有幻觉或分裂症样的思维紊乱——百度百科解释。

  在IT领域,偏执狂更多时候带有褒义色彩。Intel的创始人安迪·格鲁夫那句“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的名言,让很多人以偏执狂自居,区别只是字眼不同:华为的任正非是通讯领域的偏执狂,李彦宏是搜索技术的偏执狂,马化腾是产品研发经理中的偏执狂。在IT行业,偏执狂式执着、坚持、专注的代名词,也是成功不可缺少的要素。

  康盛创想的李明顺看到最近金山和360之间的口水战,不免发出感慨:创业和工作时,到底是该“旁骛杂念甚至不惜得罪人”还是该“和气生财”?微博中,他又一次引用了格鲁夫的名句。而围绕着周鸿祎偏执狂式地生存,在围脖里讨论相当热烈,看来这次的口水战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了。

  金山360口水战背景

  360打口水战不是一次了,前两年和瑞星、卡巴斯基打,现在和金山打,360不但不觉得疲惫,反倒越战越勇,经验也更加老道。我们先来回顾下这次口水战和背景故事:

  上周,金山方面说,360升级新版本时提示用户卸载金山网盾,认为这是“赤裸裸的病毒”行为。本周,360回应,金山网盾有些网址过滤不掉,单独用360就能过滤,另外指出,“金山网盾易崩溃、速度慢、有漏洞、难于卸载”,所以“不再与其兼容”;在外围,也戏剧性地发生了王海起诉金山的偶然事件。

  据说周鸿祎赤膊上阵,在微博上与金山大战了两个下午,发微博频率之高,发布之密集,足以让其他网络名人汗颜。不过笔者发现微博内容没有太多新意,只不过是把公关稿逐篇拆开,稍加改动就成了“围脖体”。有人惊呼,周鸿祎开辟了微博公关的先河。而李明顺也有了那句“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的感慨了。

  笔者混迹于软件圈子,之前也写过个把文章,也许是触及了某些企业核心利益,现在这几篇文章都成了尸体,只有标题没有内容。所以,我不想去评谁扁谁,只想把我了解到的背景给大家介绍下,有几个重点强调下:

  1 、两个杀毒软件很难再一台电脑上共存。

        之前安全软件互杀的事儿也不少,我多次问过安全领域的专家,关于两个杀毒软件能否共存的问题。得到回答是,两个杀毒软件并存结果是,他们都认为对方是病毒。因为,杀毒软件和病毒类似,都是截取了底层权限,就好比保安看管大门钥匙,如果另外有人拿到钥匙开门,在保安眼里,那人就是小偷。

  两个安全软件是能共存的,早先的瑞星卡卡、360安全卫士和金山清理专家都能共存。虽然也是安全软件,但安全辅助类软件没有获得底层权限,不会有冲突。金山病毒可能与其他杀毒软件并存,但金山卫士和 360卫士是可以共存的。

  2、 关于安全浏览器。

        360出了安全卫士后,360安全浏览器,360免费杀毒相继推出,市场占有率很高,让包括腾讯在内的竞争对手感受到压力。其中,安全浏览器尤其值得一提。

  作为上网的第一入口,浏览器已经可以带来丰厚的收益,如浏览器首页资源、网址导航以及搜索框。而事实上,360安全浏览器已经给奇虎公司带来了丰厚的收益,成为他们继网页游戏、软件推广之外的三大营收来源之一。

  傲游浏览器在国内曾拥有不菲的份额,但在奇虎推出免费杀毒和安全浏览器后,安装量受到一定影响,金山看到浏览器对于安全的需要,联合国内几个浏览器厂商,通过内置金山网盾实现安全浏览器,据说,为此还专门开了一次发布会。

  所以,傲游等浏览器和金山网盾之间的合作,也算是另外一种安全浏览器的模式。

  3、 360成了腾讯的滑铁卢

  尽管很多浏览器用户量巨大,功能也非常强大,但面对主打安全的360浏览器,还是有些吃不消。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推广资源,360在安全卫士的首页推广浏览器,还不断提示用户“安全浏览器的重要性;第二个就是兼容性。我记得搜狗CEO王小川聊安全浏览器时,对于这种合作方式也有担心,其中一点就是接口开放度和兼容性。

  360在浏览器和安全市场上攻城略地,除了让傲游、瑞星这些专业软件公司压力颇大,甚至连腾讯、搜狐这些已经上市的企业有些迎接不暇。腾讯是中国互联网的客户端之王,几乎行内所有基于互联网的客户端,腾讯均有涉足,且收获颇丰,譬如QQ影音之于暴风影音;QQ音乐之于酷狗音乐;QQ输入法之于搜狗输入法。

  但腾讯与360交锋的领域却屡屡失败,QQ医生已经被360卫士边缘化,TT浏览器被360安全浏览器打得落花流水;至于杀毒领域,QQ尽管正在招兵买马,但却不得不面对360先声夺人的优势。360成了QQ的滑铁卢;周鸿祎成了马化腾的克星。

  TT和安全领域失手,几乎相当于马化腾的“失荆州”和“失街亭”,影响颇为深远。腾讯在搜索业务上投入数亿,甚至不惜重金四处挖人,旗下聚集了不少搜索人才。但浏览器作为上网的第一入口,网址导航作为大部分初级用户的门户,却已经被360牢牢控制在手中。作为搜索领域的后来者,行内人都深知“没有渠道,难成大事”。

  4、 百度框之痛

  而对于目前的搜索老大百度而言,情形尤为尴尬。李彦宏专注技术,却疏于客户端的开发和推广。在输入法方面,马占凯最先找到的是百度,那是恰逢百度上市,没有引起百度的重视,马占凯转投搜狐,最终成就了搜狗输入法。

  百度和3721曾有过交锋,我想那时李彦宏已经领教了周鸿祎在客户端上开发和推广的功夫。而在随后的岁月里,周鸿祎的客户端依然强势,百度却少有起色。百度推出了百度HI,短暂热闹后,却很少再有声音;百度的手机客户端如手机输入法、掌上百度,倒还占据了不少手机桌面。

  在业内,大家认为百度最应该涉足的浏览器,作为用户上网第一界面的浏览器,事实上扮演者搜索引擎最重要渠道,浏览器直接影响搜索引擎的格局,但百度却一直没有动静。而在推广方面,百度却更加倚重360安全浏览器以及的360网址导航。曾经被百度纳入囊中的Hao123,也被360导航边缘化,价值已经大大缩水。

  如果说360是腾讯的滑铁卢,就百度而言,几乎是扼住了百度的喉咙。百度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尴尬:一边要交给360搜索不菲的搜索分成,同时自己的产品被边缘化。360掌握的客户端虽然不及腾讯,却已经远远超过了百度。每个客户端用户数量并不相同,却都占据了桌面上的一个快捷图标、任务栏上的一个logo或者系统的一个进程。

  李彦宏专注于技术,提出了框计算,但作为一个常识,电脑上任何一个搜索框都要出现在浏览器里,而这对于百度却还是“零”。

  从放虎归山到养虎为患

  我曾经撰文《马化腾岂能放虎归山》,现在看,事实上已经形成了“养虎为患”的结果。对于360和金山之间的口水战,我不认为这是简单的企业之间的竞争,而且也是互联网行业失衡,新霸主即将产生的标志。在这个过程中,腾讯、百度、甚至偶尔有些高调的阿里巴巴,都已经对奇虎360无可奈何。

  文章结尾之际,我打开腾讯的首页,发现QQ.com首页上最显著的那块Banner留给了TT浏览器。腾讯不惜用最好的广告位支持TT浏览器,我想,如果不是市场份额迅速下滑,决不至于如此。

  看来,正在崛起的360,正在挑战现在的互联网大佬们,而在客户端上“战无不胜”的周鸿祎在面对另外一个“常胜将军”马化腾时,又将会出现什么结果?周鸿祎、马化腾和李彦宏三个偏执狂,谁是最后的胜利者,还是拭目以待吧!

2010-03-09

  

浏览器选项屏”——微软痛苦地接受

最近欧洲Windows用户会遭遇的一个新名词“浏览器选项屏”。31日起,微软开始向数以百万计的欧洲Windows用户推送浏览器选项屏计划,其中包括5大主流浏览器7款替代浏览器,微软的IE、火狐浏览器以及国内的傲游就都名列其中。

欧洲的用户最近会发现,购买新的电脑之后,看不到微软默认的IE,而“浏览器选项屏”。用户可以从中选择自己习惯和喜欢的浏览器安装,不必再像之前默认把IE装在系统里。有人不禁要问,微软这么干不是太便宜了浏览器竞争对手了么?

事实上,微软也很无奈。在过去十年里,微软在欧盟遭遇了多起反垄断诉讼,一共赔付17亿欧元。09年底,欧盟针对微软的最后一宗反垄断指控有了结果:微软答应让欧洲的电脑用户自由选择使用何种浏览器软件,欧盟答应不开新罚单、不再追究此案。

反垄断官司的结果便是这个“浏览器选项屏”,它让IE的捆绑优势不再。由于浏览器是互联网的第一入口,微软虽然免了罚单,却失去了大量互联网市场份额。试想下,如果没有捆绑,面对12款浏览器的竞争,微软的IE并不占优势;而在这个浏览器中,竟然出现微软死敌,谷歌的浏览器:Chrome。对于这个不大的选项屏,微软是“痛苦并接受着”,而这也能看出欧盟保护本国软件业的决心。

中国的操作系统为啥没“浏览器选项屏

大家在一个起跑线上公平竞争,对其他软件商则是件好事儿。12款浏览器,用户喜欢谁,谁的产品好用谁的。这给谋智的火狐,挪威的Opera、苹果Safari、谷歌 Chrome还有中国的傲游和IE同台竞技的机会,即便不能在全球浏览器市场实现公平竞争,至少在欧洲已经实现了公平。

但微软的“浏览器选项屏”却没出现在中国,微软在中国发布的操作系统时,譬如Window7里仍然只捆绑了自家的IE8,根本没有其他浏览器的影子。为什么呢,微软在欧洲低下头,放下架子,乖乖把竞争对手的产品捆到浏览器上,而在中国却绝口不提呢?

微软的系统是不是已经垄断了中国的市场,答案是肯定的!有没有人打算起诉微软垄断?有。为什么最终不了了之?原因有很多:在番茄花园和黑屏事件之后,微软用黑屏恐吓了中国的用户之后。媒体的声音渐弱,法律界没有人持续跟进,政府对此事儿也没有下文。

 

中国用户为什么不能选择

没有人去再去想这件事儿。因为,大多数国人已经接受了目前的事实:微软的系统的确是垄断,但盗版比例很高,盗版的系统不应当归入垄断的市场份额,算上盗版,微软就不是垄断;IE捆绑更多是盗版系统的捆绑,而非微软;盗版的操作系统带来的捆绑问题,是微软不能控制的。

笔者有几个观点:

各大正版操作系统的比例到底有多高?在不考虑盗版市场的前提下,单就正版操作系统市场而言,微软是不是已经垄断?

微软的最新操作系统Windows7的盗版有多少?有多少人在试用?有多少是OEM的?微乳新的操作系统正版率很高,而微软仍占据绝对份额,Windows是否有必要像欧洲一样采用浏览器选项屏?

中国崛起的软件业正在受到微软系统的打压

中国国内的软件最近两年发展迅速,个人用户软件出现了很多优秀的软件,譬如QQ、飞信、暴风影音、金山杀毒、傲游浏览器、酷我音乐盒、酷狗音乐,而他们正面临越来越多的操作系统捆绑软件的压力。

Windows7和之前的操作系统版本里。微软陆续捆绑了,MSN、媒体播放器、杀毒软件MSEIE8浏览器、微软输入法等软件。在默认的系统安装过程中,往往默认安装了以上软件。结果是,微软的操作系统用户,一下子成为IEMSEMSN以及微软拼音输入法的用户。欧洲的用户可以不选择IE,可以对微软说不,为什么中国的用户不能?

而且,这些捆绑到系统的软件的数量正在随着微软推出新系统而不断增加,功能也不断强大。这对国内的火狐、傲游浏览器、搜狗输入法、暴风影音都形成了一定冲击;而诸如安全软件如MSE经常无法和其他安全软件同时运行,捆绑MSEWindows7上市,让很多杀毒软件的市场份额骤降。

笔者呼吁软件行业联合起来,调查微软是否存在垄断行为,操作系统捆绑软件是否带来了不正当竞争,以及这些是否对中国民族软件业造成冲击。如果对此事置之不理,或者莫不关心,让一个人口远超过欧洲的国家,却遭受着不公平的对待,让一个正在崛起的软件业遭受一个老牌系统的打压。我想,欧版操作系统的浏览器选项屏,就是中国人最大的耻辱,中国软件业最大的耻辱。

2010-02-08

 

开年的口水战

 

自我进入07年进入软件圈以来,瑞星和奇虎每年必有口水战,无论是免费大战、云安全之战,每次都轰轰烈烈、沸沸扬扬,受伤的却总是媒体。2010年的口水来的很早,早到农历春节的前十天;今年的口水貌似也比之前的大而且猛,还很急。

 

从上周末我就开始陆陆续续收到两家的“口水稿件”,一周下来陆续有十余篇,图文并茂、气愤激昂,无论是出文速度还是质量都堪称上乘,也让笔者大开眼界,“一场口水仗,五天不眠夜”实在难为两家的市场公关了。我们盘点一周下来打了几个回合:

 

第一回合,奇虎报瑞星的漏洞“本地提权漏洞”,瑞星回应“扭曲事实、无中生有、偷换概念、恶意诽谤”;

第二回合,瑞星也出360的本地提权漏洞,且三个月未作修改;360方面则称自家杀毒软件已成老大,并谴责瑞星曝光漏洞导致黑客攻击。Win7系统的360用户甚至一度无法上网。

第三回合,瑞星接着爆料,360安全卫士有后门,收集用户隐私,360则“感到无比震惊,并将坚决提起诉讼。

 

当然,这只是故事的一条线,另外一条是瑞星和微点的陈年旧账,还涉及到公安部门的高管落马,也颇为吸引眼球。很多人不免问,到底怎么了?打官司难道都解决不了么?

 

于国富律师在围脖上如此回复我,“在IT界,官司有时只有象征意义和宣传、公关效果,侵权者承担的责任与其给被侵权者造成的实际损失不成正比。当斗争的两方都意识到这个问题时,他们就可以抛开法律,酣战起来。解决此类问题,要增加侵权者的赔偿额度,使大家回到对法律的敬畏上面来。 ”

 

瑞星和奇虎的官司没少了打,打完了照样是口水不断,倒是打官司反成了新闻的猛料,如果一个官司只损失个十几万,算下来还真比普通的公关划算,所以,这场口水战即便升级成官司,也无非是让律师和法官陪着炒作、陪着打口水战,真是既省钱还能保证效果。

 

媒体冷眼观看狮虎斗

口水战只要开打就是个错误。360挑头揭露瑞星本地提权漏洞,而对自身的同样的漏洞却视而不见,制敌时暴漏自己的软肋,这应该不能算一次成功的出击;而瑞星后来爆料的360“后门”,细节还不够详细:360获得用户电脑、操作系统、乃至软件版本信息,估计360软件更新补丁的需要;而用户更关心的是,个人的账号、银行密码以及游戏账号是否存在泄露的危险。譬如360保险箱是否上传用户账号,这才是用户最关心的问题。

 

作为软件网站的编辑,我收到了来自两家所有的稿件,发稿的,不许发稿的,声明的,反驳的,提醒和威胁的都有,我不敢让编辑发布。我只能战战兢兢地把各方的意见汇总,形成一个类似安全厂商杀毒播报的文章——我称之为“口水播报”。

我尽量平衡各方的观点,生怕漏下谁而吃罪不起,一方面我还暗自坚守媒体准则,仅此而已。但到最后双方还是要打官司,我索性两边的文章都不发了。后来听说两家杀软都有自己的核心媒体,各自研究对策。我庆幸我不是其中的成员,因为之前所谓的核心媒体大多没有好下场,有的甚至元气大伤。

 

对于这次口水战,大多媒体选择了回避。这么大的事儿,找常理门户应该出专题的,但这次有的连文章都没发。计世网出了一个关于微点案子的专题,但没过多提及口水战。安全厂商的口水战太过疯狂,这已经口水战,而是媒体群殴了。

牛年的奇虎

本命年大多是个坎儿,要么大吉要么大凶。奇虎名中带虎,算起来2010年算是奇虎的本命年。这一年对奇虎而言,是大吉还是大凶呢?

周鸿祎在09年做了几件事儿:

一个是终于推出了免费杀毒360,打着免费牌的杀毒软件,简直无往不利,奇虎也使劲了全力推广,从中关村的卖场的广告牌到CCTV黄金时段的广告。我曾在海龙稍作停留,听装机人员如是推广:“杀毒软件就用360了,别花钱买杀毒软件了,省下的钱多买条内存或者换个好点的电源,多实惠!”

再一个是新推的360安全浏览器也有着可观的市场份额。安全浏览器打的也是安全牌,用360浏览器上网,那就是“安全”,其他浏览器没有!这边傲游、火狐都抓紧跟金山合作,金山网盾成了十多款浏览器的保护盾,360浏览器带来的结果是,安全软件和浏览器和横向联合。

第三个是360导航,在浏览器和360官网的带动下,360导航据说已经跻身中国三大网址导航,更重要的是,这是个安全网址导航。只有安全的网址才能上这个导航,否则都是不安全的。

第四个是软件平台。360官方公布的免费软件起飞计划,据说拿到了数以亿计的投资,正大举收购业内小有名气的软件,已经投资的软件数量已经非常可观:迅雷下载、酷狗音乐、游戏加速(迅游)、建站工具(Discuz),加上360系的360杀毒、安全卫士、安全浏览器足有 七款之多,而其覆盖的用户群早已超过互联网任何一个大佬,甚至包括腾讯。

虎年的奇虎

我在一篇《马化腾放虎归山》的文章中,提醒马化腾应该警醒奇虎的威胁。据说,在内部会议上小马哥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在QQ软件中,最近更新的,恰恰是和360功能相似的QQ医生和软件管理,QQ医生在3.2版里内置了诺顿防病毒软件半年免费特权。腾讯欲以QQ医生和诺顿来制衡360免费杀毒,其用意极其明显。

腾讯科技徐志斌《周鸿祎融资6000万美元和他的大生意》一文中提到,周鸿祎对搜索感兴趣,是从客户端导量的角度分析。事实上,网址导航已经对百度收购的hao123构成很大威胁。至于内容,搜索,那要看周鸿祎的兴趣,3721已经是个成功的案例,一个借助客户端成功的搜索;雅虎中国的业务周鸿祎早已谙熟。有了客户端,还怕没流量么?

CCTV打广告的软件和互联网企业可以说是屈指可数,能在黄金时段打广告的除了门户和游戏公司,杀毒行业当属奇虎360杀毒和卡巴斯基了。卡巴斯基请的是成龙,代言费据说是八位数,能打的成龙代言技术雄厚的卡巴斯基,也算是相得益彰了;

而代言360杀毒的却是一个能侃的刘仪伟,广告商没有煽情、没有铺垫,敞开喉咙喊“360杀毒免费”,这就是奇虎的风格,这和腾讯、人人网的煽情的广告、搜狐和新浪的品牌广告相比,是如此不同,俨然是杀毒行业的“脑黄金”广告。

虎年的奇虎也重视品牌,小小烧一把小钱。

总结:

虎年的奇虎面临太多挑战,因为它挑战了太多对手。

瑞星卡巴斯基和金山是国内老牌的杀毒厂商,他们不会坐等360杀毒一块块蚕食杀毒市场,必将奋起反击;免费的360杀毒人气很旺,他们自称第一的安装量我自然相信。但腾讯和诺顿的合作,以及QQ医生功能更新,说明腾讯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百度被黑以及面对Hao123在被边缘化,也会再次重视安全领域。

大佬开始重视周鸿祎了!有记者把马化腾抛给老周时,周鸿祎在博客里这样比较:

“我认为自己做客户端的资历比马化腾要深,但如果真的做一个IM产品,在产品细节和技术上可能比他做得好,但很难比他成功。我们俩的背景不一样,我做传统软件出身,而腾讯的创业团队是从做传呼的润迅出来的,之前就在做服务,这一点给了马化腾很大的帮助。这是一个分水岭,马化腾很早就掌握了互联网产品的规律,把它当成服务来做,持续改进。”

看来做产品,周鸿祎并不服输。但愿虎年的奇虎,将迎来什么呢?

2009-12-08

 

 

“人为黑客,我为肉鸡”

最近,关于病毒黑客产业链、木马产业链的报道经常见诸网络媒体、甚至连CCTV等颇具影响力国家电视台,最近也开始关注日益严峻的木马和黑客产业链,而其中的报道更是触目惊心:

 

一个网名“黑色靓点”的嫌疑人交代,一旦用户的电脑被黑客控制成为肉鸡,就会沦为黑客的赚钱工具,肉鸡就像真鸡一样,被木马黑客产业链层层利用:黑客先盗取“肉鸡”银行账号、游戏账号、QQ等各种账号,然后迅速通过网络将虚拟财产迅速变现。

 

之后,被黑客控制的肉鸡电脑还可发起各种攻击。一些中小电子商务网站,为确保网络交易安全,不得不缴纳保护费。“肉鸡”在黑客手中被挖掘出各种价值,一句话,“人为黑客,我为肉鸡”。不同地区的肉鸡价格甚至明码标价:国内肉鸡在0.4元以下,辽宁肉鸡0.8元、广东肉鸡1元、港台肉鸡3元,海外甚至到了10元以上。

 

黑客产业链条背后的尴尬

为什么能创造出让杀毒行业感慨的“百亿”黑色市场?答案是暴利!

 

作为最底层的用户,一旦成为“肉鸡”,卖账号、卖密码、卖隐私,“网上卖病毒,比房地产来钱还快!”当“熊猫烧香”病毒的贩卖者王磊落网时很多人发出如此感慨。中国的网民已经超过3亿,游戏玩家、QQ账号数量可观,其中蕴含的金矿一样的“虚拟价值”。

 

那么,见不得光黑客,又为什么能形成产业链?回答是合作。

 

一台电脑上,由于底层权限只能由一款杀毒软件接管,独自对系统进行保护;可病毒和木马却可能有无数种渠道进入电脑:用户上网挂马、U盘文件中毒、光盘等等。U盘类病毒种类有限,可用户上网每天可能接触数十万个网站,数不清的网址。

 

黑客产业链各个环节,不但团结而且分工明确:有研究漏洞的、有制作木马的、有传播木马的;有侧重盗号的、有侧重卖信息的、有发垃圾邮件的;有充当老师的倾囊教授、有诚心诚意拜师学艺的;有底层的初学者,也有高层组织者。

 

相比之下,杀毒行业感觉有点尴尬和无奈。一款杀毒软件,要应付每天不断变化的病毒;而一台电脑里往往又不可能两款以上杀毒软件联合杀毒,结果是:黑客永远是成群结队,而杀毒软件总是孤军奋战。

 

所以,安全行业有个怪现象:为了竞争有限的用户市场,安全厂商之间却少不了打口水仗——今天我给你下绊子,明天你爆我挂马。更加尴尬的是,黑客产业日益膨胀的同时,杀毒行业反倒出现很多轻量化产品,而杀毒产业的市场也在逐渐萎缩。

专业杀毒软件提供全功能杀毒服务

黑客往往相当专业而且内部团结;而杀毒软件往往是单兵作战。而在2009年,安全行业内更有人玩起了轻量版,走起了免费路线;微软推广Windows7,杀毒软件MSE成为正版用户的免费赠品。这款轻量型的杀毒软件,和国内的免费杀毒软件遥相呼应,和专业全功能杀毒软件分道扬镳:通过免费吸引眼球,通过简化功能,提升速度而取阅用户。

 

而专业的杀毒企业,不但提供免费产品,还提供更加全面的杀毒和查杀木马的服务。瑞星官方10月份推出的2010版免费半年版,不但免费半年,在杀毒的速度、全面和深度都有自己的杀手锏:

 

瑞星2010的防挂马功能,可以有效斩断病毒传播方式;“应用程序”加固则主要针对WordIE的安全问题设计;云安全杀毒引擎,针对最活跃的流行木马病毒分析,而启发式扫描则针对未知病毒。瑞星查杀的对象全面而彻底。

 

云安全自动处理和自动响应未知病毒,用户可将可疑文件上传至瑞星,在5分钟到1小时内解决问题,最新的查杀木马引擎占用资源更低,安装后仅有两个进程。

 

当媒体越来越多揭露黑客木马产业链的暴力的时候,我们也不难看出,由于杀毒软件骨子里相互不兼容而带来的尴尬,杀毒软件在保护用户电脑安全时,必须要做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必须做到全功能、快速而深度查杀病毒木马,

 

所以,笔者认为,全功能的专业杀毒软件仍然是用户不二的选择,毕竟我们面对的是越来越专业的黑客和木马,越来越庞大的黑色产业链,那您会选择什么样的杀毒软件呢?轻量的,还是全功能的呢?

2009-11-24

 

 

每年年底都要做点总结类的文章,我在构思的就有好几篇,譬如《2009十大危机公关》《互联网十大天使投资人》,工作上也有类似规划,什么《IT十大新闻》之类的。这些都太乏味,人们还是乐于看些更生动和形象的总结。

我想到金庸小说里提到的华山论剑,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各个都是个性鲜明,让人记忆深刻。国内互联网早期也有几届论剑,有几次是在杭州举行的,当时挺热闹。我估计现在是凑不齐人了,有的人太低调,如丁磊马化腾,不肯出来;有的见了面,如见仇人,没说两句就闹掰了,Chinajoy不就有类似的情节嘛?

所以,还是自己杜撰吧!东邪,是阿里巴巴的马云,今年阿里大会的朋克造型,还是很有点邪气;北丐李彦宏,最近带着众丐帮弟子忙着搬家,还专门建了一个凤巢;南帝马化腾闷声练一阳指,腾讯研究院的产品没少了出。西毒比较难找,我想到了周鸿祎。

让周鸿祎和马云、李彦宏马化腾相提并论,有些人会觉得不妥,那三位都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市值清清楚楚、明码标价、货真价实的武林宗师,周鸿祎也就做了个360客户端,怎能和三位大佬相提并论呢?看看我的理由吧!

周鸿祎有眼光有野心。

上周,谷歌举行了ChromeOS的推介会,谷歌的操作系统引发了热议。我记得周鸿祎08年写了一篇博客,老周不是那种没事就写博客的人,089月有篇博客写得很长,而且很认真,标题是《谷歌Chrome不是浏览器》。

在博客里,人家老周在整整一年前就预料到,谷歌的浏览器不简单,Chrome的实质是网络开发平台,Chrome的使命是破坏Windows经济系统的生态平衡,那时周鸿祎就提醒微软,你们要小心。

这篇博客现在还在四大门户周鸿祎的博客里放着呢,这么准确的预测,互联网内恐怕无几人能及吧!?红衣主教,那是屈才,怎么也得是个周大仙吧!

周鸿祎很有野心,无论是投资的项目、还是运营的产品,个顶个都是热门项目。老周投资过迅雷、康盛创想,正在投的还有游戏加速产品,都在互联网里颇有影响力;正在运营的360和杀毒软件以及浏览器,哪个不是可以单独拿来上市的产品。金庸笔下的欧阳锋一口气杀死了江南六怪,还想抢夺武穆遗书和《九阴真经》,论野心,周鸿祎和西毒不相上下。

在中国互联网里,众多软件商只怕两个人,一个是马化腾,另一个就是周鸿祎。人们怕马化腾是担心,自己的客户端一旦被腾讯学去,没几天就被超越。而人们怕周鸿祎,那是因为,360是中国最大的渠道商。

说起渠道,人们会想到联邦,新蛋、当当和卓越,人们会想到下载站华军软件园和天空。其实,中国应用软件,最大的渠道现在应该是360;在08年以前则是番茄花园。洪磊被抓后,360的软件仓库和软件管家中聚集了数百款软件;而白名单和黑名单功能,更让软件圈内人颇有几分忌惮。

进了软件仓库,那就恭喜了,一旦你的产品升级了,360会提示用户升级补丁、更新版本;一旦进入黑名单,那就对不起,用户就该卸载你了。所以我认为,软件圈里,怕周鸿祎的人,比怕马化腾的人多。

周鸿祎为人强势

周鸿祎到哪里都不缺话题,很受媒体青睐。周鸿祎到哪,哪里就会有新闻,他总能找到吸引眼球话题?听老周一席话,如果做不出文章,那是相当的失败?如果做不出点击量高的文章,那就是失败中的失败。周鸿祎不怕得罪人,雅虎杨致远怎样,老周该批照批。他敢直言某个企业不行,甚至于怀疑某个行业整体不行。这就他的风格。

周鸿祎让站长既怕又爱。爱的是,周鸿祎顶着天使投资人的光环,无论是拉投资、找项目、说创业,老周口到擒来,只把台下的人说得目瞪口呆为止。怕的是,自己的忽悠投资人的招数两三分钟就被老周识破,无地自容。

有人说周鸿祎有点狠,这话我不同意,老周怎么狠了?老周可不狠,人家是一“大丈夫”。周鸿祎曾在中国雅虎呆过,一次和总部电话,聊起来不爽,抄起椅子朝着玻璃门砸下去,这叫“狠”么?我所了解的老周,喜欢玩真人CS,也不算暴力吧;行业里,急上来打打口水仗,最多是打官司,动用点“合法手段”而已,那叫毒么?不叫!那叫手段;

西毒欧阳锋也是射雕里的一代宗师,东邪、北丐都交过手,没怕过谁。和周鸿祎的风格有几分神似。

 周鸿祎与西毒

金庸书里正面角色都称欧阳锋为老毒物,除了蛤蟆功,到还真养了不少毒蛇蝎虫。互联网上的周鸿祎也做了几件和毒有关的事儿:

一件周鸿祎早年在流氓软件领域呼风唤雨,被人们成为流氓软件之父。流氓软件是周鸿祎在推广3721所使用的手段之一,据说很多做流氓软件的牛人,都曾是老周的老部下,而流氓软件的流毒,恰恰是周鸿祎的功劳。

第二件是杀流氓软件毒瘤。早年周鸿祎堪称流氓软件业的带头大哥,这个互联网的毒瘤,可以说是老周一手种下的果实。这和欧阳锋在射雕里养毒物,颇有几分相似,欧阳锋也江湖称之为“老毒物”;周鸿祎再次创业时,第一件事儿就是灭掉自己的毒瘤。既然是自己种下的,除掉自然驾轻就熟,360杀流氓软件,算是为互联网做了件好事儿。

第三件是360一手把卡巴斯基、NOD32Bitdefender这些国外的杀毒软件,一个个引入到中国来。我们不能说卡巴的成功完全取决与360,但如果不是二者的合作,卡巴斯基的确难有今天的成功。

现在,周鸿祎索性将欧洲的Bitdefender买下来,抛开其他安全厂商,自己做杀毒软件。干了这么多和毒瘤杀毒相关的事儿,周鸿祎不是西毒,还能有谁是西毒呢?

 

亦正亦邪的西毒

欧阳锋在《射雕》的续集里《神雕侠侣》变成了好人,最后和北丐对决时,在微笑中死去。周鸿祎从流氓软件的捆绑模式的创造者,到借助360查杀流氓软件。周鸿祎和欧阳锋一样也是一个亦正亦邪角色。

他投资过很多项目,迅雷、Discuz都是互联网里最优秀的项目,是很多创业者眼中他是天使,但在360四处扩张的时候,砸掉很多人的饭碗,在他眼中,杀毒软件过去没做什么事儿,是暴力行业,在安全领域同行看来,他又是魔鬼;

他善于利用媒体,他总能为媒体提供劲爆的话题观点,有他在不怕没新闻;但他也让媒体很受伤,有的媒体被他告上法庭,有的还在局子里呆着。

他吸引了很多人才,又有很多人才离他而去。搜狗产品经理马占凯跳槽到360也就是半年前的事儿,而360的项目负责人傅盛,08年底离开老周,现在单挑做起了“可牛影像”

他曾经有很多朋友,有的帮他宣传、炒作,有的帮他提供服务器,有的提供资源;而最近两年他又失去了很多朋友:有的是因为他把脚伸得太远,连朋友的地盘一样不放过;有的人被他“大丈夫”的作风所震惊。他的360得用户心,他的免费杀毒却伤了同行的心。

他做的软件叫安全卫士,这是一款让用户有“强烈安全感”的产品,但用户不知道,安全领域有多不安全。用户不知道,就在这两年,中国的安全行业有多少场口水战,有多少次同一天举办的发布会,有多少次误杀门,有多少企业受伤。

新一轮口水战

最近一周,口水战又开战了,这次的惹火上身的是金山。金山的网盾被爆和360浏览器不兼容,这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却被360拿来狂炒了几把,百度上搜搜有多少篇申明吧!多少篇回应,多少篇新闻稿!有这些时间做做研发,做商务合作,做市场推广多好?哪个技术公司喜欢没事儿炒作呢?!

说道金山,其实人家无非是和傲游合作了一下,推进浏览器的安全,又有何不对?诚然,金山和傲游合作必然会推安全浏览器的概念,虽然这是360浏览器潜在竞争者,但这怨不得金山。既然360已经做免费杀毒,金山自然没必要在360里推荐,合作也应当到此为止。和免费软件在一起推荐,那不是给别人当衬托,变相给别人打广告么?

我想,我不能写得太多,写太多我也不太安全了。我策划本文有几周了,但迟迟没完稿,心想,西毒周鸿祎咱们还是能别碰就别碰。但在前两周,我随意写的两篇安全行业点评的文章里,一个字儿没提360情形下,密密麻麻跟了二三十个留言,有的连我的老祖宗都问候了。留言ID大部分和360相关——这是360“粉丝”和“水军”干的。

有的留言说我只写软文,而且收费不低。我得回应一下,这篇我特意给360写的软文,义务的,而且很花了点心思。360和你们的水军们,给周鸿祎的软文我写了,请你们好好看看!

2009-11-10
15岁嚣张的黑客  我在用QQ聊天时,遇到过黑客。

  09年上半年,有个15岁左右的小孩,跟我聊天时,说:“我能让你的电脑废掉,你信不?”。那是个陕西的小孩,在网吧里上网,当时为了表明身份,还跟我用视频聊天。我看到它嚣张的挑衅,虽然有些气愤,却也只能毕恭毕敬地说:“我信”。

  这样的经历不止一次,每一次都让我有些后怕,我一边和这些还是未成年的黑客聊天以拖延时间,一边偷偷把各种上网密码改了一遍,还把系统登陆密码重新修改。末了,我把瑞星升级到最新版,才松了一口气。

  我一直很纳闷,黑客这么高难度的技术活,为什么连一个15岁的小孩都能掌握?黑客何以嚣张到如此地步?

  黑客产业链早就的云病毒

  黑客的事件频频被曝光,后来连CCTV都做了几次报道,我逐渐了解到,黑客并不是一两个单个的黑客的恶作剧,而是有个庞大的产业链。

  黑客之所以能制作出病毒,是因为发现了软件的漏洞。某些技术高手,职业性做“漏洞挖掘者”,找各大软件和操作系统的漏洞;发现漏洞后,他们将其卖给“黑客”,黑客利用漏洞制作出相应的病毒,并迅速在控制的肉鸡上传播开来。在有的论坛里,有专门的“抓鸡”教程,和挂马技巧。笔者接触的小黑客,就是利用软件实现远程破坏的目的。

  收到黑客和病毒攻击,损失主要有三类:网络游戏玩家会丢失账号,他们装备在虚拟世界被贱卖,当他们费力找回的时候,发现自己绚丽的装备全无,竟然在虚拟世界里“裸奔”;一旦肉鸡是企业的高管,那他电脑里的资料,就会被拿到黑市上拍卖;

  还有一类危害不易观察,被挂马的电脑的速度变得奇慢无比,他们的CPU处理能力也被打包卖掉。我突然想到,这种模式很有点“云计算”的味道,后来我给他们起了个时髦的名字——“云病毒”

  纵观整个黑客产业链,我不得不吃惊于他们的组织,分工清晰,而且链条上不同组织相互协调。

  病毒才是安全行业共同的敌人

  病毒的高速传播和木马有目的地敛财,病毒行业成为一个产业,一个见不得光的黑色产业;其中黑客、病毒、木马、肉鸡上下游之间,俨然已经形成了严密组织,那么安全行业如何应对?

  现在有两种方法被验证是行之有效的:一种是杀毒厂商加大力气增加研发力量,相互交换病毒样本;另外一种就是云安全。全球几个最大的杀毒软件厂商,不但每年花很大财力投入到最新病毒样本的研发上,而且彼此之间经常交换病毒样本,既然病毒都已经相互协作,安全厂商又岂能相互孤立,各自为战呢?

  最新微软发布Windows7向正版用户附送了MSE,这已经是微软推出的第三款杀毒软件了,却人不被杀毒行业看好。当然,这并非指微软的杀毒技术不行,而是由于微软的免费,让其他杀毒厂商很难愿意和他们交换病毒样本,而且免费附送的形式也决定了,微软把MSE定位于一款轻量型的杀毒软件。所以,更多人认为,微软的免费很难在行内吃得开。

  至于云安全,是将云计算理念运用到安全软件中的产品。在国内,瑞星最早提出并付诸实施:在瑞星卡卡和杀毒软件上,都集成了“安全探针”,它能感知电脑上的安全信息,出现异常时,“探针”会把这些信息上传到“云安全”服务器,进行深入分析。

  瑞星副总裁张雨牧在接受某门户专访时透露,09年1-8月,借助云安全技术,瑞星处理了将近3亿的样本。张雨牧介绍,过去每天最多就是收集几万病毒样本;而现在这些样本80%都是通过云安全平台进行机器分析得出的。

  瑞星还和业内的很多企业合作,内置了“安全探针”,无论是我们使用迅雷下载时,还是打开网易邮箱时,抑或打开傲游浏览器时,再或者在我们运行一些网游(暴雨的网游)之前,探针都会快速对系统进行监测。瑞星和业内企业的广泛合作推广云安全,张雨牧也认为,病毒才是瑞星的真正对手。

wps_clip_image-1527

  病毒产业链 让15岁孩子变成黑客

  总结:

  周末去中关村,发现瑞星公司在E世界楼前做活动,不少用户参与其中。而前一段时间,笔者也发现十号线地铁上出现了瑞星的广告。作为瑞星标志的狮子,在广告画中,是由一个个用户构成,这恰恰是云安全最核心的理念——让用户高度参与,联合企业共同查杀木马病毒。

  2009年的冬天不但甲流病毒流行,看来电脑病毒也需要加强防范,但愿专业的杀毒公司也能制作出像甲流疫苗一样的杀毒软件。

wps_clip_image-1734

  瑞星地铁广告

wps_clip_image-1744

  瑞星周末在中关村卖场的活动

2009-10-26

    文/米晓彬

  中国的个人软件市场盗版肆虐多年,软件收费在很多软件作者看来,简直是件相当奢望的事情,而这也形成国内软件业畸形发展:

  有的软件商更关心卖广告,而不是软件本身的用户体验——软件变成了媒体;还有的把软件当成促销品,打起了免费牌。我有时担心,中国软件业,尤其是涉及国家安全的杀毒安全产业,谁还把心思放在软件自身的创新上?

  每天你打开电脑,很多自动加载软件会用弹出的方式跟你打招呼,MSN和QQ的弹出资讯或许还有些看头,可要是运行某些下载工具时,就不那么舒服了:一会儿刘谦的“鬼神传奇”,过会儿或许又是“热血三国”狂闪。所以,对于某些下载工具,笔者在不使用的时候绝不打开。

  下载软件的心思并不在用户体验上,他们更在乎上面弹了多少广告。而对于微软最新的免费杀毒软件MSE,有人评价是,微软的心思不在软件上,而在Windows7上。

  这两天Windows7全球发布,号称免费杀毒软件MSE再次露面,这次它作为Win7正版用户的赠品出现的,显然,微软的杀软尽管号称免费,但心思并不在杀软本身,他们更在乎Windows7的销售。尽管微软在操作系统方面颇有实力,但趋势科技的郑宏卿并不看好微软的免费杀软,因为:

  第一、免费杀软很难和杀毒界的同行交换病毒样本,人家的市场都被你侵占了,谁还会跟你分享样本呢?第二、微软更乐于做轻量型的杀毒软件,只要有简单的查杀功能,应付一下用户就够用了,微软的杀软更注重轻量型和快速查杀。

  笔者注意到,国内某些安全商,也号称完全免费。这家查杀木马起家的公司,最近也开始做上杀毒软件,只是杀毒引擎并非原创,而是来自欧洲的某个小国。他们软件的绿色界面让用户感觉到安全,经常提示“您的系统已经安全了”的字样,让杀毒业的同行不禁羡慕,他们很会让用户“感到”安全。

  软件商也是商人,一个号称完全免费的的软件如何赚钱呢?在这款软件的官网和软件界面上,除了杀毒和安全的功能,还有不少软件安装和卸载、软件推荐,甚至于,软件销售的内容,软件下载的流量占了大部分,软件销售的收入反倒成了主营收入。

  看来,他们是想学微软,他们并不在于杀毒软件的功能有多强大,而是寻思着用免费的字号把用户吸引过来买软件。微软杀软在乎的是Win7的销售,这款号称全免费的杀软,似乎也把心思花在了卖软件上。

  如果说免费这个噱头是跟微软学来的,那么云安全的技术,似乎带有抄袭和炒作的嫌疑。2008年当瑞星提出“云安全”概念的时候,主打免费的那家公司似乎还不知道“云安全”为何物,竟和云计算混淆到一起。

  很明显,国内的安全软件似乎分成了两个阵营:一个是打免费牌,如微软免费杀毒的目的是,吸引用户卖他们软件,他们走的是轻量化,简化功能的路子;还有一类是,瑞星和卡巴斯基等专业安全软件公司。他们推出的是,全功能,投入大量技术创新的产品。

  10月20日,瑞星发布了全功能安全软件2010版,新版通过“木马入侵拦截”、“应用程序加固”、“木马行为防御”等技术提高拦截效果,而云查杀技术让查杀病毒的速度比2009版提高40-60%,云安全更让相应速度提升到5分钟。瑞星在杀毒技术研发投入,让他们在云安全领域走在同行的前列,他们最在乎的是杀毒技术和创新。

  欧阳修说,“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乎山水之间也”,笔者看来,在很多已经免费的软件,醉翁之意不在用户体验,而在乎广告之多少;而微软这个醉翁推免费杀软之意,也不在杀毒,而在乎Windows7是否好卖;某些号称打出全免费牌的醉翁们,也不在乎杀毒技术,而在乎卖软件。

  真正在乎杀毒用户需求的,真正在乎杀毒技术的呢?也许只有那些专业的杀毒软件公司了吧。

2009-09-14

简单的框与聚合的门户

但凡做互联网的媒体人,经常遇到的无非是两类问题:内容和形式。内容的组织与传统媒体并无二样,而形式上则有很大的差距。

搜索引擎的形式大多是框。李开复在离职前搞了个 igoogle的搜索个人门户,有点搜索框+个人门户的意思。但更多人还是习惯搜索引擎简单的框,李彦宏在百度世界大会上介绍了框计算,其实框本质就是一扇门,用户在门外,百度在门里,用户只需要提问,获得答案即可,至于门里的事情只需交给百度。

简单的框还是搜索引擎的根本,所以,我们不难理解谷歌这两天把框加长,而且还在前一段时间披露,他们甚至对谷歌的”框形式”申请了专利。谷歌是小心眼儿,连搜索框这么大众的事情,他们都要用专利保护,这个专利有点滥用了。

门户的形式是大而全,科学而合理的导航,形式丰富的重点突出的推荐,广告位和内容的适度平衡,板块内容的条数,整体的色彩等等等,无一处不是学问,都值得行内人去揣摩。导航在上,站内搜索,广告位,焦点新闻,分类展示,这些已经形成门户网站套路。

但也并非全部如此,总有些另类形式让人们心动,而这些形式也很难说有什么章法可言。

反互联网传统的形式

有几个事情,笔者一直想不通:

第一个给笔者印象较深的是猫扑的论坛–大杂烩。第一眼看上去,就让我非常吃惊。各种杂乱的帖子标题,五颜六色,密密麻麻地排在左边;右边是帖子的内容,还有杂乱的回帖。猫扑论坛除了左右对分的浏览模式,而且还杂乱缺少分类,这和百度搜索结果的高相关性完全不同。

第二个是SNS。SNS一度很火,抢车位买卖朋友等多款网页游戏的带动下,人们找到了一种”人玩人”的模式。笔者认为中国的SNS,本质就是真人版的网页游戏,是网络游戏模式的延伸;我发现,事实上一个个游戏已经成了SNS的内容,而像门户的内容聚合模式在SNS上已经不复存在。SNS的火爆说明,中国互联网的娱乐属性仍然很强。

第三个是Twitter的模式,这也曾让笔者十分迷惑,Twitter里,很多人在说着杂七杂八似乎不想关的东西,和猫扑论坛一样,没有什么细化的频道。可让人吃惊的是,Twitter竟然在三年间积累了不少人气,甚至影响到伊朗的大选这样的政治事件。不过现在Twitter已经无法登陆,笔者从一个名叫”滴”(Dii.cn)的软件上,领悟到几点 Twitter魅力。

其一 Twitter的筛选机制是以人对内容分类。这点很像博客和Rss定制类的网站,人们喜欢某个内容,是因为作者缘故。这有两种情形,一种是作者和读者认识,读者是因为关心作者而读他的作品;另一种是,读者认可作者的品牌。前者是因为与读者相关,后者是因为内容够好。事实上,现实社会中,我们也就关心这两类,和自己相关的,算是个性化;足够真实和经典的,算是共性化的信息。

其二 Twitter也有交友机制。在大量信息面前,那些发布惊人言论的作者,往往被”收听”,而拥有大量听众,而在经历过多次筛选之后,就形成了用户的收听名单:这里面一部分是他的好友,另外就是意见领袖,志同道合的牛人。这同样是两部分,好友是个性化的交互;意见领袖则反应了一种共性化的社交方式。

以人分类内容,用内容去筛选人,这是Twitter延续了之前很多Web2.0产品的设计精华,而笔者认为,Twitter最大的特点,在于其短–它符合新时代的信息节奏。

互联网的新节奏

互联网的节奏,值得我们去思考和琢磨。

笔者是70后,几次和80后K歌后,发现70后和 80后最大的区别就是:节奏。我和我的同学以及同龄人最喜欢的是童安格张学友的抒情歌曲,70后的大学都在90年代初期,这些歌曲大多数都是四分音符为主,”慢四”差不多是70后的节奏。而笔者在k歌时,接触到80后发现,这些人不但是麦霸居多,而且擅长K歌,而且他们歌曲中不少是节奏快的Rap。

周杰伦的《双截棍》的节奏,笔者不敢尝试,《七里香》节奏舒缓,可难度也不低。所以,笔者在工作和写文章都不服老,但一进入卡拉OK房,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落伍–我实在有些更不上80后的节奏了。

信息也是有节奏的,信息在在变短,节奏在变快。

报纸因为分块而有了节奏;网页因为链接而有了节奏;赵本山的小品和郭德纲的相声5-10秒要有个包袱,周星驰的电影每隔五分钟要有搞笑的情节和对白,单田芳的评书要抑扬顿挫、还有且听下回分解–这些都是节奏。

用户不是铁人,不是填鸭,一口气消化不了很多信息,专业术语叫”用户体验不好”。他们需要刺激和小高潮而不至于疲劳。所以,看电视剧,也不能一次看太长,中间要有广告,上网太长那是网瘾,要有防沉迷系统。

互联网的信息节奏在变快,正像绕口令般的《双截棍》和慢四的《把根留住》的节奏对比。所以,我曾建立过编辑规范:网页上文章每三行,要自然分段;每隔三段要有小标题,中间最好有图片分隔,只有这样,文章才能保持节奏而不至于太过枯燥。

Twitter的信息是杂乱的,但却是节奏最快的形式之一,经常使用的人们在熟悉了通过”人”去筛选内容之后,得到的应该是最符合这个时代的快节奏和高质量的内容。这种高节奏还反映在传播速度上。

以前,我们总是说人与人之间是有六度分隔,地球上任何两个人,都可以通过六个人的介绍而认识;而在Twitter上,信息通过转发被快速传播,同样经过六次传播,可以传遍整个网络,而到达世界上任何一个需要它的地方。

Twitter的是快节奏的,是内容和交友的综合,是博客和订阅的延续,是Sns和Dig的组合,它的节奏太快,所以传播的速度也太快。所以,看上去它似乎有些危险,甚至于有时应该休息一下,譬如国庆节放个假之类的。

笔者认为对于国人而言,如果增加实名的要素,会降低这种风险,将会大兴于世的。

Twitter的另类思路

美国的Twitter是基于网页服务,在中国类似的服务已经打不开了。Twitter的确是传播信息的好帮手,但我们不能否认,在传播不良信息方面,的确有隐患,所以国内的类Twitter服务都进入休眠。这类服务在09年9月的中国实在太不适宜。但Twitter的很多理念却可以以其他形式存在。

一个是客户端软件。

滴(Dii.cn)是个客户端软件,说它 Twitter概念略有勉强,作为客户端,它更像是聊天工具。滴的界面和简单,面板上四个标签:我收到的信息;我发出的信息;我的听众;还有我收听的人。对于消息,用户可以转,也可以回复:”转”的功能接近论坛里顶帖子的作用;而”回复”更接近即时通讯中的”聊天”

wps_clip_image-2645

滴(dii)的巧妙之处在于,把聊天工具和信息筛选巧妙融合,操作上也比较简单。收听在选择你关注的”人”,同时也订阅了他的信息,他的关注,他的文章和他的留言;为了被更多人收听到,发言者总是言简意赅,语不惊人誓不休。

滴也成为博客推广的手段,很多人把博客标题加上摘要和连接,贴到滴里去,有时,几分钟会有数百点击量,效果有时甚至让人吃惊。滴里有很多意见领袖,有时不必和他们交流,看他们的博客和留言就是一种收获。

还有的人把最新的热门消息贴到滴里,有时一天挂在”滴”里,不必去上什么网站,关注下你收听的用户留言,热门新闻基本上都漏不下。

第二个是 SNS

SNS也可以和Twitter完美结合,Sns强调的是人和人的互动;博客偏重内容的发布,而Twitter不但短小,而且在用户和信息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中移动旗下有个网站,走得就是这个路线。网站名字大家都熟悉,我就不啰嗦,中移动是个大公司,而Twitter类网站的传播风险也不容小视。所以,最近主打SNS的概念。不过,笔者也听说行内中移动非常看好Twitter应用,老总王建宙也是个Twitter迷,不做个Twitter网站实在不过瘾。

第三个是视频

土豆网是家视频分享网站,最近他们推出一个新频道:豆丸。我们戏称”逗你玩”频道。”豆丸”是个很傻瓜的频道,你不用挑选,土豆网会根据视频被”挖”和”留言”的动作把最热门的视频在屏幕左侧滚动显示,并在页面上连续播放,很有点像看传统电视的感觉。

很多人说,把豆丸和Twiiter放在一起实在没有可比性,至少在形式上,一个是视频一个是文字。笔者认为,用户的每个挖和留言的动作,和Twitter 里的”转”"挖”有类似的效果。和Twitter一样,信息筛选是建立在用户选择的基础之上。而且,如果你没有上豆丸,你就有可能失去一些珍贵的推荐,这和Twitter也一样,信息有时会擦肩而过。

门户的微博客是责任和信任

新浪最近出了微博客,其实早在两年前,他们就有了微博客的前身”手机博客”。很多人认为新浪的微博客是在炒作概念。我认为不是,在很多微博客都休眠的当口,说新浪炒微博客的人有点不负责任。在笔者看来,新浪的微博客有着特别意义:

一方面,说明微博客在中国并不是都去冬眠,有堂堂正正活下来的,就像互联网在某些国家被看成洪水猛兽,在中国却方兴未艾。中国可以成为互联网的土壤,自然也不排斥Twitter;另一方面,新浪扛起来微博客的大旗,足以说明新浪在媒体行业中分量,如果把微博客是火药桶,那么能扛火药桶的,一定是那些有责任感和媒体经验的人去扛。

所以,新浪扛上的微博客,不是炒作而是一种责任和信任,责任来自上面,信任来自下面。

2008-12-04
 

      (该文已经由作者删除)

2008-11-21

         一见火星文就眼晕

  我是70后,很少见到火星文,更甭提使用,不会打、不会读,我一看到这种怪怪的文字就有点眼晕,很长时间,我对火星文一直很反感。

  笔者的QQ和MSN上的好友非常多,经常有新的好友加进来,很容易就达到好友上限。我不得不经常删除一些不认识网友,经常挨个查看每个人的备注和签名,有时发现有些签名花里胡哨的,让人看不懂。这些网友年龄大多比较小,85后和90后的人特别多,由于我和90后很少接触,就索性将他们删掉。

  我有一个外甥女,才18岁,最近刚去天津上了中专。早在初中的时候他就加我为好友了,不过最近一次暑假回家,她抱怨,我把她拉到黑名单了,而且不止一次。后来我又加了她,才注意到,无论是她的用户名还是签名,一色的火星文。看来,我不能见到火星文就毙掉。这次经历,也让我对这种怪异的文字有了几分兴趣。

  体验火星文

  外甥女说,火星文并不难,她建议我下载一款名为“火星文输入法”的软件。  

 

  这是一款非常小巧软件,连1兆都不到。使用后使用了一段时间,发现火星文输入法并不是象普通的输入法软件,其本质是一个输入法的外挂软件,它会自动把其他输入法的录入的文字自动转化为火星文。

  安装了火星文输入法之后,我对火星文有了更深入的认识,也更了解所谓的90后火星文文化了。

  火星文有很多版本,在火星文输入法里,提供了三个选项:简体、繁体、火星文,而且还可以调整火星文的“程度”和“等级”。  

 

  在这个对话框里,我们看到,在火星文输入法里不但可以选择标准版,还可以选用“超级版”和“随机版”,火星文的转换比率和繁简体转换比例都全部可调。设置完成,咱们70后也来输入几个火星文:

  焱謃忟趠級蝂——看吥嬞菂焱謃忟,90銗菂焱謃忟

  吙煋呅標准版——看吥懂の吙煋呅,90诟の吙煋呅

  吙煋呅隨機版——看ъù懂の吙★忟,90銗菂吙煋呅

  火星文繁體版——看不懂的火星文,90後的火星文

  以上我用四种版本火星文输入:“看不懂的火星文,90后的火星文”几个字。四行不同版本的火星文效果也不完全相同,不同版本的差别也很大,有人说“火星文”是一种个性化的文字,也不无道理。

  装了输入法,火星文就很容易上手,我从QQ上找到一个90后,用火星文以毒攻毒,下面是聊天记录:  

 

  

 

  看来,并不是所有的90后都能承受火星文,也许那些貌似喜欢火星文的人大多也只是“叶公好龙”吧!而我在80后的群里用火星文试探,得到的回应是“火星文是懒人的懒文字”,“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火星文使用心得

  “懒人的懒文字”或许有些偏激,在和多名90后使用火星文交流后发现,并非所有90后都原因在任何场合使用火星文,大部分人是在玩游戏无聊的时候,打打火星文;再有,就是把火星文放到签名里****个性。真的用火星文和他们聊天,他们一准吐,不和你聊了。在使用了几个火星文的版本以后,我对火星文也有自己的看法:

  火星文成因多种多样

  多元文化产物:

  火星文的构成元素多种多样,其中大量的繁体字、韩文、日文与哈韩、哈日和喜欢港台文化不无关系;

  节约时间:

  不少火星文实际上是来不急更改的错别字,火星文带有速记文字的特点。比如用U代替YOU(你),用4代替“是”“事”。“1切斗4幻j,↓b倒挖d!(一切都是幻觉,吓不倒我的)”里面的1、4、d都大大节约了时间。这种情形在互联网的早期就出现过,比如886就是一个典型。在玩网络游戏时,玩家一边打怪一边打字聊天,为了追求打字的速度就连错别字也顾不上了。火星文是“懒文字”的确有几分道理。

  图形化:

囧,这个象脸一样的符号,乍看上去就象是一个愁眉不展的人脸;Orz乍看上去就象一个人趴在地上,在网上有关于这个符号的多个版本,流传甚广;囧字和其他象形符号的流行,说明网上对于图形符号的追捧。

  个性化、私密文字:

  和别人不一样,让别人不能轻易读懂,这是火星文被广泛用在签名的原因;而90后在日记里故意使用火星文,为的是不让父母和老师看明白自己的日记,留住自己的隐私空间;即便是勉强看得懂,也大大降低了阅读的速度,让阅读者放慢速度,不再走马观花也是火星文的一个目的。

  以上只是笔者对火星文来源的几点总结,实际的原因远远不仅这些。回头看看,火星文是90后和网络文化综合产物,它丰富多彩、多彩多样又令人费解,就象使用它的人群——90后一样。

  2008年的9月,对于90后是一个转折点,第一批90后在这一年踏入了大学校门,再过四年第一批90后将面临就业,再过10年,90后将大量涌入社会。未来属于90后。随着90后进入大学踏入社会,他们融入整个社会,他们不在属于那个封闭的圈子。

  我想,那时火星文或许变成90学生生涯的一段美好回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