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9-07

  开复离职后的去向

  李开复离职了,这是一个准备一个月的、完美的离职。在他的自传里,谷歌高管巨额股票挽留,更高职位的诱惑,开复统统拒绝,他要的是创业。四年前,离开微软的时候,他的目标是“做最好的自己”,现在离开最好的状态,这一回,他应该去做一个真正“属于李开复的自己”。开复离职的原因和未来的去向,在网络上还有自传里有多个版本。我们不妨分类总结一下:

  开复说:我要创业

 

  李开复本人的版本是要“我要创业”。自传里,开复是这样答复艾伦的挽留:

  “谢谢你,艾伦,我真的不是来要求更高的职位和更高的薪水的。我非常感谢公司对我的安排,但我想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谷歌中国现在已经发展到一个平稳的阶段。对于谷歌,我现在已经没有遗憾,但我想现在我的人生还有一个缺憾没有实现,我想去弥补它。我将和中国青年人一起打造新奇的技术奇迹,用自己的主动性做一个掌控全局的工作。我已经到了这个人生阶段,再不去做,我真的很怕来不及了。”

  上面的文字应该是靠谱的。李开复已经在多家全球500强的企业呆过:苹果、微软还有谷歌。如果再在500强的名单中找一个和IT相关的企业,李开复要找像IBM、诺基亚这样的企业,才不至于跌份。金融危机还没过去,李开复这么大的神仙,一般的小庙还也装不下他。创业,自己给自己当老板或许是他唯一的选择了;

  李开复要创业的另外一个原因,据说是他在6月谷歌的色情门危机之后份得了一场大病,在病中李开复感受良多,人生苦短,何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 大公司打工体力有限,压力又太大,不如趁现在还年轻,有资本有经验还有的是激情和精力,不如离开谷歌创一番事业。

  业内评论:两头受气

  洪波的观点是,开复两头受气,总部的压力大,而中国本地市场也很难搞定。有过类似经验的周鸿祎似乎找到了知音,“一些繁琐的事情需要跟总部沟通、汇报,再等到总部的审批下达,这中间往往需要耗费很少的时间,这不符合互联网的发展模式。”

  李开复在自传对“冤枉委屈”事儿只是略带一提:

  “这甚至让我忘记了以前碰到的冤枉和委屈,也让我忘记了险恶的互联网环境中遭遇的挑战和坎坷。这种改变世界的感觉带来了心中的一股暖流,让我再次相信:只有发自内心的选择才能够支撑你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谷歌只给李开复一个虚职

  开复的自传有一个细节,有一段是艾伦对开复挽留的部分:

  “艾伦不再像平日那样波澜不惊地微笑。此时,他的语气变得急促,“开复,你先听我说好吗?我们最近整合了欧洲的团队,任命了Nelson Mattos做全欧洲的产品和工程总裁。我们正在讨论,让你做亚太区的产品和工程总裁,负责日本、韩国、印度、东南亚、澳洲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产品研发和市场开发。你再考虑考虑?”

  这段话里,艾伦让李开复考虑让他做亚太区的产品和工程总裁,负责中国周边几个国家的产品开发。这里有两个暗示:一个是,李开复不再负责中国区的工作;第二个是,李开复不再负责销售和市场,而是负责产品。

  说实在话,这个挽留没有多少诚意,换了其他人估计也会选择离开。李开复是台湾人,对中国区的业务最熟悉,换成其他周边国家,不但要经常四处飞,难得和家里团队,而且文化语言都不熟悉,再说各地都有自己的研发团队,在笔者看来,亚太区总裁只是个虚职。

  总结

  李开复的工作被很多人所认可,他也的确做了很多,可事实上谷歌中国的市场份额并没有很大的改观,这只能说明他的对手,百度和李彦宏太过强大。这正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李开复很帅,可在更帅的李彦宏面前就显得很平常了。而谷歌总部,尽管没有明说,但可以感觉到,对目前谷歌中国的市场份额是不满意的,否则,也就不会只安排给一个并不适合他的亚太区产品总裁的职位了!

  李开复是个成功的职业经理人,但未必是成功的创业者,在过去的职业生涯中,李开复一直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流量有流量,李开复先生经历了所有职业经理人的磨砺,唯独缺少创业的经验。很多人不看好开复先生的创业前景,笔者也一样,在我看来,所谓的创业,或许只是他进入另外一个大型企业的跳板。

  最后,笔者在“滴”(dii.cn)上得到一个关于李开复离职最有趣的猜测:

  经常与名人换位思考的知情人士透露,李开复老师离开谷歌是因为没有北京户口,女儿上学问题解决不了~ 毕竟女儿还小,送到国外吧,自己在北京上班,不放心。留在北京吧,上个好初中(像什么清华附,人大附一类的)现在这么难

  完美辞职

  李开复博士离职了,从谷歌中国总裁、全球高级副总裁的位子上离职了。开复不愧是成功人事,连离职都离得这么完美:先是主动提出,婉拒高额股票诱惑;然后在完成了自传,书中整个离职过程不像是“新闻”,倒更像煽情的小说剧本,这比开一场发布会效果都好,有的网编直接把自传的片段贴到网站上。

  在开复即将出版的自传里,是这样记录他跟艾伦•尤斯塔斯提“辞职过程”的:

  “经思考了一段时间了,尽管总部非常支持谷歌在中国的工作,我也感觉到这是一家改变世界的企业。不过,我心中还有一个理想没有完成。下一个阶段,我想专注地完成自己心中的这件事。所以,我决定离开公司,我是来向你辞职的!”

  离职和辞职是不同的,离职是任期届满,不再续签;辞职则是主动提出。很明显,开复在书中强调辞职的味道浓厚些。而“辞职”也让李开复的离职显得更完美。

  李开复眼中谷歌中国的成就

  在开复的自传中,记录下谷歌这四年中取得了“不错”的成就:

  “我们的市场份额也从2006年的16.1%提高到2009年的31%。”

  “直到今天,谷歌中国的搜索质量已堪称最精确、最完整、最即时。而谷歌整合搜索以及搜索百宝箱的推出,让用户获得了最好的搜索体验。”

  “谷歌中国已经从平地跃起,走入了大多数网民的视线,成为一家成熟、稳健、受人喜爱的公司”

  “一系列产品的上线也让谷歌中国的版图渐渐清晰。谷歌地图、谷歌手机地图、谷歌手机搜索、谷歌翻译在2009年成为中国使用率第一的相关软件。尤其是音乐搜索的推出,可以让网民首次享受到正版免费的音乐,创立了全球音乐下载的崭新模式。”

  类似的话,开复又在离职信《再见 谷歌》中重提了一遍。

  开复在谷歌的工作业绩——不太理想

  如何评价李开复在谷歌的工作,我想,只听开复先生的一面之辞,不太客观。

  谷歌的流量的确增长了,可那是怎么来的?是技术创新带来的么?不是!谷歌如果不是收购了265,不是控股天涯,不是与金山词霸合作,不是和腾讯和新浪合作,谷歌中国那儿来这么大流量?

  谷歌这四年的确有产品研发,谷歌拼音输入法的结果是和搜狐打起了口水仗,而之后就很少有产品更新的消息;

  谷歌金山词霸尽管套上了谷歌二字,但我们知道这本质就是“贴牌”,研发出身的谷歌在中国也会玩玩贴牌,这很让中国软件扬眉吐气啊!

  谷歌音乐是09年上线的,而百度、搜狗早就凭借MP3搜索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开复前三年干嘛去了?

  李开复的确给谷歌带来了流量,但我们更应该了解这些流量是怎么来的!

  李开复,中国互联网最牛的BD

  在笔者看来,开复同志在谷歌的工作不太理想。谷歌中国作为一家技术公司,在过去四年,在搜索的精准性方面,似乎没有显著的提高,新增的产品譬如来吧和问答来自被收购的天涯,导航是收购265的。

  当然开复这几年并没闲着,谷歌面临一次次的公关危机,进行一次次的市场宣传,还有一次次发布会。开复先生在谷歌中国这家技术公司中,更热衷于演讲和开会。工作成绩则更多是,收购和合作和推广。

  开复因为其卓越的推广和宣传工作,也我们感受谷歌的开放和合作精神,频繁地和媒体接触,也让开复先生在很多人眼中已经成为谷歌中国的一个符号,从这个角度看,李开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超过了他在微软的前同事——唐骏。

  BD是个IT行业常见词汇,BD=Bussiness Development,中文翻译也可以理解为商务拓展。在笔者看来,开复过去四年取得成就,实在是中国所有BD和PR从业者学习的榜样,所以,尽管开复离开了谷歌,称之为中国互联网最牛BD一点也不夸张。

 

    
      这个标题实在太土了,谁一离职,就是“后xx时代的xxx”这样的标题的确有点太没创意。不过,在开复先生发表了那封离职信和自传之后,李开复离职的事儿实在没啥可说,我们真得说说开复离职后的谷歌了。

  IT企业领袖,兼具管理和技术能力

wps_clip_image-114

  李开复得以进入谷歌,有很多原因,这点我们从谷歌CEO施密特 埃里克身上找到答案。

  我们知道,高科技的成功依靠人才。一个大型IT公司最缺的是什么人才,当然是技术人才,最最缺的呢?懂管理的技术人才。谷歌CEO施密特就是这样一个能人,李开复也是。

  施密特曾任职于美国齐格洛公司和贝尔实验室,前者是IT业内著名的Z80系列CPU的设计公司,后者是电信业巨子贝尔的研发基地。83年施密特在Sun做过CEO,负责开发了Java,并确立了Sun的互联网软件战略;97年施密特是Novell的CEO,管的正是技术研发、管理和战略。他在Novell的时候,盈利,他离开的时候,Novell巨亏。

  谷歌能够成功,与施密特作为一个懂技术、会管理和有经验的领导者不无关系。李开复当年加盟谷歌也有着类似的优势。李开复是技术强人,他在八九年代,是全球的语音识别技术专家,他编写的黑白棋程序击败了人类冠军而一举成名;李开复在微软任高管也积累了不少管理经验。还有一点,他有苹果工作的经历,而施密特埃里一直都是苹果公司的董事。

  当年,比尔盖兹痛恨李开复的原因,是担心他从微软拉一票人,再做一个操作系统,因为这个,李开复和微软之间还打了一场官司,盖茨拿李开复“杀鸡儆猴”。官司最终私下和解,他们达成了一份各方都满意的协议。至今我们也无法洞悉这份协议的内容,但我们知道,李开复在谷歌的四年里,谷歌的操作系统一直没有面世,李开复作为微软出来的高级技术管理人才,没有去做操作系统,他最终选择了在中国开拓谷歌搜索市场的疆土。

  谷歌操作系统布局 野心勃勃

  谷歌操作系统没有面世,并不等于没做。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经常看到各种新闻中爆料的谷歌的系统截图。而谷歌关于这套系统的各种描述以及各种各样的传闻,足以如微软的人们寝食难安。

  “ChromeOS可直接运行各种基于互联网的应用程序,并在今年后期公布源代码。虽然未具体说明,但大多数业界人士推测,ChromeOS很可能采取免费发行模式。”“如此一来,微软W indows将面临着来自ChromeO S的强烈挑战。”

  这种担心绝非空穴来风。8月底,中移动抢在联通发布iphone之前发布ophone战略。Ophone是中移动和播思通讯08年在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基础上,开发的OMS系统,该系统直接内置了中移动的多项特色业务。在Ophone战略中,谷歌收购的Android扮演了底层平台的角色,既有中移动的支持,还有数十家PC和手机厂商的支持,真可谓风光无限。

  这样分析,谷歌在操作系统上的战略,已经不仅仅停留在布局阶段,而应该是胜利在望了。Ophone战略会让谷歌雪藏的Android放出光芒,因为,在中移动和联通的较力中,谷歌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之力,成为又一个个主流的手机操作系统。意义还不仅于此,谷歌可以把这种优势向更大的屏幕终端迁移:譬如PDA、上网本以及平板;一旦有足够IT厂商支持,打开源和开放牌的ChromeOS作为PC操作系统,将会给微软带来巨大威胁。

  后开复时代的谷歌中国 偏向无线业务

  李开复离开谷歌,并非是他做得不够好,而是谷歌未来的战略并非适合他而已。这一点,我们可以从继任者刘允博士的简历中窥豹一斑。

  刘允博士于2008年1月加盟谷歌,出任全球副总裁,主管大中华区销售工作。刘允毕业于北师大学数学系,获理学学位。1994年获得丹麦科技大学电信学院博士学位。在加盟谷歌前,他担任过SK电讯中国区首席执行官及总裁,而之前的职业经历也大多和电信业务相关。

  刘允在SK电讯呆了6年时间,它是韩国三大运营商之一,它的用户是排在其后的TF和LGT市场两家总和,大体比例为5∶3∶2。SK电讯在中国相继与联通和电信(新疆天地电信和大唐电信)成立合资公司如联通时科和西凯通信。

  刘允博士的专业和职业背景都和电信行业密切相关,在09年火爆的中国3G市场启动之际,在 移动和联通爆发大战之前,接替李开复,让人不得不猜测,谷歌是否要在移动搜索方面有所动作,也许未来4年里,移动搜索3G相关的业务,也许就是谷歌中国的重点方向。

  就在李开复离职前的数月中,谷歌在手机搜索上动作连连,谷歌手机地图、手机搜索相关业务相继推出。我们无法就此断定,后开复时代的谷歌中国会把中心转移到移动互联网上。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有中移动作为合作伙伴,有Android作为通用平台,再有刘允博士这样的电信背景人才的加盟,谷歌在中国6亿手机用户上应该有所作为。

2009-09-02

(文/刘云 米晓彬)

  提到中关村孵化器,人们都会提到中国科学院、清华科技园、北大等,但是没有谁会想到孵化器跟友谊宾馆的关系。8月21日在中关村苏州街的西屋茶社里,用友致远常务副总经理张屹生动形象地为我们讲述了用友致远在中关村的那些事儿。

  (用友致远常务副总经理张屹)

  用友致远老总厕所办公 月租金一万

  人群熙熙攘攘、高楼鳞次栉比、道路开阔豪迈,一片繁华忙碌的景象。这里就是今天的中关村。然而这块土地在张屹的眼中90年代还是一片农田,那条白颐路不过是狭窄的泥泞小路,两条道三排树。张屹只能用“一塌糊涂”来形容当时的交通。

  “那时办一个公司没有商务楼,周围什么都没有,用友致远就是在友谊宾馆里真正起步的,在这里,老总们住了半年的厕所。”张屹回忆,“友谊宾馆的厕所很大,用友致远在那里搭机器、搭床,就开始在厕所办公。”

  “友谊宾馆是中关村真正的孵化器。”张屹的话令人意外,但却是事实,“许多企业都是从这里起步,租一个大套房,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放。”在这些企业看来,租赁一间民宅无法谈业务,不如选择宾馆,拥有一个独立的房间,才更像一个公司。

  (北京友谊宾馆)

  当时的中关村有三家像样的宾馆,分别是西苑饭店、燕山酒店、友谊宾馆。酒店如此缺乏,办公司的人却到处都是,可以想象那时的火爆场面。张屹说:“西苑饭店火爆到什么程度,基本上是一个标间开一个公司,而一个标间的价格甚至达到一个月4万人民币。”尽管价格昂贵,还是有许多科技企业在那里起步。而在友谊宾馆的一个叫“雅苑” 的公寓楼里,用友致远所在的大厕所也需要一万元人民币。

  (张树新为瀛海威打的广告)

  张屹想起当时张树新在那为瀛海威打出的广告: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当时只要有房子,做什么都会火热起来,什么打印机、磁盘,都在这个地方卖,还有先锋也在那。”比起当年的热闹,如今这里万分冷清。这段往事至今仍让张屹倍感遗憾,这也成为他对早期中国互联网的一个经典记忆。

  王志东首创了协同概念

  说到王志东,他早期还是用友致远的邻居。“当时在四通的王志东也住过友谊宾馆,离我们不远。”而今在协同行业,他们再次相遇:

  “在2002底他推出竞开协同之星,但事实上我们3年前就在研发,只不过没有对外宣传。”张屹认为,王志东他们把协同概念抢先了一步。

  (王志东参加用友致远“百万企业上协同”行动时发表演讲)

  协同管理软件的需求王文京看到了,王志东也看到了。说起用友致远与王志东的合作,张屹用成语“无独有偶”来形容,2007年王志东的点击科技和用友致远达成战略合作。而在早期,用友致远曾是和腾讯的RTX合作,张屹介绍,“那时的RTX是单线也就是单人处理,内核又不稳定,而王志东的是多线,所以就转向和王志东合作了。”

  协同雅俗共赏 上创业板条件不足

  虽然已经有了王志东的协同,用友致远仍然为其软件取名“协同”,张屹解释说,“OA不足以体现其价值,因为大众已经对OA理解为无纸化办公,协同的价值不在此。协同的根本,就是跨时间、跨地域、跨人力。”同市场上许多其他的办公软件相比,张屹坚信用友致远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真正做到协同的.

  7年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却成就了用友致远。据赛迪数据调查显示,用友致远连续四年保持中国协同应用管理软件市场占有率第一。目前用友致远有6000家客户,其中100余家是国资委下属企业,还包括100余家上市公司。

(张屹在用友致远“百万企业上协同”行动上发表演讲)

  2002年的时候,有人对用友致远说做OA是不可能成功的。然而今天,张屹多次骄傲地说,“我们把协同做得雅俗共赏,老人也可以轻松的使用,50岁的国企董事长们也是协同的粉丝。事实上,我们成功了。”

  对于此前在媒体面前闭口不谈的创业版,张屹坦言,创业板的第一轮竞争很大,目前用友致远属于成长中企业,自知条件不成熟。“我们很清楚,在创业板排队我们是排不到前面的。”张屹表示,用友致远未来还是做好产品,做好服务,条件足够了自然会申请创业板。

  附:用友致远简介

  用友致远软件技术有限公司(UFIDA Seeyon Software Technology Co.,LTD.)于2002年3月成立,是由中国最大的软件集团用友软件的发起成立的子公司。用友致远专注于协同管理软件领域,是集产品研发、市场拓展、渠道销售、技术支持等为一体的中国协同管理软件开发商和服务提供商。目前,每天都有超过100家上市公司、6000多家国内外大中型企业、政府机关及法人社团等组织、逾100万客户端使用用友致远的A6协同管理软件与面向集团化应用的A8协同管理软件。

2009-09-01

 

  上周末听说,有几个网游商被叫到版署那里报道,我估计不是什么好事。周一,消息出来了:

  版署组织力量,200多款网络游戏进行了专项审查。26款存在低俗内,有26款网游被查处;我要玩(51wan)等27家网络游戏企业(网站)收到违规警告通知书,并限期整改;10家网络游戏企业(网站)负责人被诫勉谈话。

  被点名的51玩,号称是网页游戏第一平台,反应相当机灵,当天下午就撤掉了海外的宣传和所有相关链接,周一发布了公告,表示道歉:月28日下午4时左右,51wan第一时间将这些海外的宣传和所有相关链接已全部撤消。虽然51wan并未进行海外游戏的运营和盈利,但由于我们未仔细审查而盲目宣传造成的不良影响表示道歉。

  51玩和网页游戏的平台化运营

  网页游戏遭遇此番整顿,并不冤枉。版署整治理由中有一条:有些网页游戏采用低俗甚至色情挑逗性的广告语言进行游戏宣传推广等等,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其实,过去一年中,只要留意MSN垃圾信息、挂马或者弹出广告的网页中,其中不少是类似《热血三国》这样的网页游戏推广,而这正是此次遭遇整顿的原因之一。

  08年4月,刚拿到风险投资的51玩CEO刘阳曾经放出豪言:51玩将在3年内,带领整个网页游戏行业达到甚至超越网络游戏的高度。笔者那时撰写多篇文章指出,网页游戏的用户体验远不敌大型客户端游戏,并不会形成一个庞大的市场。当然,笔者比较看好网页游戏在SNS网站中所起的作用,以及刘阳的平台化运营网页游戏的思路。

  51玩和后来拿到投资的游戏谷不同,前者偏重营销和推广,后者则更擅长研发。51玩的网页游戏平台也的确汇聚了国内不少网页游戏产品,而刘阳更擅长的是,帮着网页游戏推广。

  51玩的推广方式很多而且灵活。官网上的分成比例是50%,实际操作中,大网站的分成会高些,而小网站则相对较低。和一些用户量庞大软件客户端,网页游戏往往采取联合运营的模式,即:借助合作者庞大用户群,保留合作企业的通行证,联合运营,共同分成。

  网页游戏运营门槛低,能迅速将流量变现,曾经一度,很多门户网站也跃跃欲试,打算加入到网页游戏联合运营的队伍中。

  网页游戏另外一个亮点在于助推SNS网站发展。开心网就是凭借类似买卖好友、抢车位以及开心农场这类游戏留住了很多用户,还吸引了不少新加盟的用户。这类游戏并非SNS网站自主研发,也往往是和平台搭建者,如康盛创想进行联合运营。

  联合运营让运营游戏的门槛降低到了最低,只要你有流量,有用户,你就可以和51wan联合运营,而这也埋下了隐患。

  版署将终结联合运营模式

  在版署发布专项整顿结果时,也明确下一步的工作,其中特意强调的一点就是:年底前全面落实网络游戏前置审批和监管工作,凡未取得具有网络游戏经营范围的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的企业,一律不得从事网络游戏出版运营服务。

  在笔者看来,这点无论对于网页游戏行业还是SNS网站都太有杀伤力了!

  对于51玩,他们自己的确有网游运营出版资格,但他们的联合运营合作者,譬如一些软件企业和中小网站而言,如果也需要网游经营许可认证,而且如果也像网易经过2个月的审查,我想,这几乎不太可能。网络游戏的门槛已经很高,如果也像十余家上市公司一样进行资格审查,而且还是前置审查,我想很多企业会对网页游戏这块本来不太好啃的骨头放手。

  而对于SNS来说,更是巨大的灾难。中国的SNS的最大粘性,不是所谓的SNS理念,更多的是,几款特色的网页游戏黏住了众多的用户,从早期的买卖好友、抢车位到时下流行的开心农场,其本质都是网页游戏。

  国内著名的建站软件提供商,康盛创想的UCENTER home是一种专为中小网站提供的SNS建站平台,这里面同样内置了时下流行的几款网页游戏,譬如开心农场、德克萨斯扑克游戏和超级大富翁,如果限定只有网络游戏许可证的企业可以运营网页游戏,那么使用Ucenterhome的十万站长都会面临版署的审查。我想,这工作绝对够庞大!

  开心001的程柄浩曾特意强调自己做的不是网游公司,估计他也没有网游经营许可证,这个在一年间快速成长的SNS网站是否有资格运营旗下的多款网页游戏呢?而千橡网同样面临类似的尴尬,不过据我了解,他们曾经收购过一些网游团队,所以网游运营许可证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至于那些已经从网页游戏中获益的网游企业、中小网站们,在未来三个月内即将面临版署的审查,对于版署而言,审查数以十万计的网站和软件企业,这工作也不轻快。网游监管无论对于管理者,还是从业者都是一道难以跨越的坎儿。

  当然,这还不仅仅局限在网页游戏,网络游戏的联合运营已经成为迅雷、快车以及软件商重要的盈利模式,短期内让他们取得网游运营资格不太现实,但即便是三个月后,所有涉足网游的企业都取得了资格,那纵观中国软件业和互联网业,还有哪家不是网络游戏企业呢?

  解决之道

  当然,问题并非没有解决方案,我想当初为网页游戏摇旗呐喊的人估计是想不出来,我把几点分析奉献给网****业的从业者,仅供参考:

  第一 网页游戏联合运营应该改名。“联合运营”四个字必须得改,不改名就说明“联合”的双方都是做运营网游,运营网游就必须有资格,要资格就必须审核,所以,必须得改。我们可以改成联合推广,网游合作,网游联盟,但就是不能叫“联合运营”。运营二字害死人啊!

  第二 SNS网站得承认自己是网游公司。程柄浩别扛着了,kaixin001如果没有游戏我真不相信它还有多少流量,如果“开心农场”“买卖好友”这些游戏组建都没了,开心001还有流量么?乖乖认了吧,在中国当网游公司其实很幸福的!

  第三 康盛创想也应该力争成为网游公司,而且他们的uhome应该成为通用游戏提供商,让数以万计的中小网站免于审核和监管。

     第四 网页游戏和网络游戏分类要重新制定。之前,一些所谓的网游咨询机构譬如艾瑞都将网页游戏归入网络游戏子类中,这从理论和学界层面决定了,网页游戏要接受网络游戏的监管。笔者认为这不合理,网页游戏是基于浏览器,而不是基于客户端的,所以网页游戏不但不应归入网络游戏,而且也不应该归入游戏范畴。从SNS上的表现形式看,网页游戏只能是网页组件,应该归入微件领域(widget),而网页游戏应当是最为广泛的 微件。

     至于监管,微件的管理应该从属于互联网协会和工信部,和版署没啥关系。我不知道,照此是否解释得通,我也希望艾瑞和易观的人们出来说两句话,否则当初你们看好的网页游戏就要葬送在你们自己的定义里!

  版署的这次点名批评也许只是开始,如果真的开始涉足网游的企业进行全面监管,无论是网络游戏制作上、运营商以及网页游戏的联合运营企业,SNS网站都要开始行业洗牌。但对于类似盛大网易等大型企业而言,却并不一定是坏事,他们已经拥有了各种网络游戏的运营资质,或许,他们才是此次监管的受益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