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11-05

最近,暴风影音的冯鑫和他的团队一样,最近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相当亢奋。

左眼营销

暴风做了一个左眼营销的病毒式传播。半个月前,周鸿祎将一张自己的左眼海盗照发在了微博上,这是继蔡文胜、薛蛮子等人后,又一牛人在微博上发布左眼海盗照。随后,“左眼海盗团”迅速壮大——蓝港在线CEO王峰,麒麟游戏COO邢山虎,乐淘网CEO毕胜,麒麟游戏CEO尚进,这些冯鑫的老朋友们和暴风友商的负责人先后在微博上亮出了海盗装。

暴风的左眼活动参与大佬不少,大佬们的海盗装也着实吸引了不少眼球,于是人们纷纷猜测活动的内容,是暴风要推3D功能?还是购买了什么海盗题材的影视版权?26日发布的暴风左眼会议吊足了人们的胃口。

不止如此。在发布会的前两天,大约有六十多名互联网企业的高管,或者是部门主管,收到了冯鑫的一封长长的短信:

这仅仅是一份作为朋友的邀请:请您参加在周三下午两点半暴风5的左眼发布,其实就业务而言,与你确实没有半分钱的关系。之所以邀请,是因为这次发布,不仅仅是我创业以来最重要的一次,也是我在IT圈里十几年最有意义的一次。因为暴5的成果具有社会意义。我理解,大家都公务繁忙很忙,千万不要有任何勉强,会场也没有给你安排铭牌,没有嘉宾座,也没有点名,也不会安排你们发言。这些统统没有。准确来讲,与其说这是一次邀请,不如说是一次分享。

收到短信的高管们,都是冯鑫在IT圈里十几年的熟人和曾经的同事,这些人在冯鑫看来是可以算的上朋友。但群发短信并不是冯鑫历来的风格,也不是在给自己的iPhone4做极限测试,而是冯鑫觉得这事儿太重要了——暴风左眼可以改变所有人的生活,在冯鑫看来,也许一生只有这一次机会。

神奇的左眼键

暴风左眼键如何炼成?

26日的发布会颇具乔布斯的风格。没有嘉宾介绍,没有领导讲话,只有一个长长的产品PPT。不同的是,冯鑫没穿牛仔裤配T恤,而是头戴海盗左眼罩,在美女的簇拥下揭开了谜底——原来这是暴风影音新版本暴风五5的左眼键功能。

左眼键的作用在于大幅提升视频的画面质量,这个技术和Adobe的Photoshop类似,它可以针对视频的每一帧都做类似PS的自动优化,让画面的锐度、对比度甚至清晰度都有明显提升。在对比原视频和经过左眼键优化的视频后,人们感受画面质量提升非常明显。

这种技术原理不难理解,它可以对视频进行的画面优化,但又不像遥控器,只有几种模式,它能实现视频的动态实时地调整画面。左眼键通常先对每一帧图片做一次差值放大,然后增加画面锐度、调整色彩、亮度、对比度和饱和度,它就像一个躲在电脑里的PS高手,每时每刻为每一帧做优化。说得通俗点,左眼键就是对视频的自动PS优化。

暴风左眼键的门槛并不低。虽说类似的技术已经在实验室出现过,却一直没能普及,原因是计算量太大:每一秒25帧画面,每个画面近百万像素,每个画面的计算量约有100M之多,而暴风左眼的计算量保守是每秒372亿次。这是类似功能一直没有走出实验室或者仅在收费软件出现的原因。

一个专业测试工程师在测试完暴风5左眼版,写了一篇饱含激情的测试文章。他一边批评某些软件在陷入口水战、官司战用广告砸钱搞量,一边盛赞暴风5专注技术和研发。这位工程师甚至把暴风左眼键比作是IT业的“水变油”版本。不同的是,前者失败了,而后者生动地摆在面前,不掺水分。

发布会现场,冯鑫激动地说“我对它有无数的YY(意淫)”——“视频技术发展如此之快——录像带十几年,VCD大概有六年,我们在不改变带宽和硬件的前提下,仅仅通过技术的计算和优化,让用户感到画质的一个革命性的变化,让30分的画面达到80分的效果——我们解决了这个课题。”

左眼键是如何炼成的

暴风左眼键如何炼成?

冯鑫和产品总监在在回忆左眼键研发过程时,都用了一个词——“偶然”。

冯鑫最初接触到“左眼键”雏形产品是在一个螺蛳粉的小店里,当时演示的设备非常昂贵,据说价值百万。看了产品团队的演示,冯鑫半开玩笑地说:“如果这项技术能让中国网民三成人使用,你们就可以退休了!”

冯鑫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为类似的技术一直仅处于实验室阶段,却很难商用,也就难怪冯鑫会“漫不经心”。但最终,暴风左眼键最终完成并得以发布,源于暴风团队解决了两大问题:

一个是算法。

接到任务后,暴风的工程师翻阅了上万页的文献和100多篇相关算法的顶级技术论文,并建立自主的数学模型,通过多次论证试验得以实现。在初期,暴风团队还面临了很多挑战,比如在高端设备上很好,在低端电脑上能否实现?在GPU上显示很好,在CPU上能否实现?

第二是让尽可能多用户使用。

当时,暴风研发团队初步成果能在一台价值上百万的设备上实现优化,但对CPU消耗巨大。当时的数据显示,视频的放大算法、高清播放等各种功能实现几乎让这台高档机的“CPU跑满”,如果在任何一台台式机上运转起来,成为一项普适技术简直不可想象。

暴风研发团队立下了军令状“做不到,就跳楼”。暴风在首享大厦最高层——13层。

大约经历了八个月,暴风引入了OpenGL技术,在英特尔、AMD等公司的支持和帮助下,暴风积累了四五项专利级别的创新,让GPU占用由最初的90%降低到10%,从而轻松实现8成网民都能享受左眼技术带来的体验。这比当初设想的30%的目标高出了50%。

在发布会的最后,冯鑫怀着感恩的心,向台下研发团队深深地鞠了三次躬。鞠躬之前,他说:

我觉得这是我们曾经都有过的梦想,我自身也有这个梦想,我相信大家都有这个梦想,但是时代我冲刷我们的梦想,生活会冲刷我们的梦想,还有呢,我觉得其实是需要狗屎运的,如果不是他们做出来了这个东西今天怎么会有我站在舞台上?

所以我最想说的我觉得我能够成为你们的同事我感到无比的骄傲,我觉得今天因为你们得成果我站在这个舞台上发布我觉得是我毕生的荣幸,请允许借这个机会向你们真正的鞠躬以表达我最热烈的感恩和尊敬!

暴风左眼键如何炼成?冯鑫给产品团队深深地三鞠躬


 

做文如同做菜,我喜欢把媒体比作厨子。新闻和菜都是老百姓必须的,不同在于前者是精神需要;后者是基本的物质需要。我看过一份职业厨师教程,上面说:初级厨师会刀工,中级厨师能烹调,高级厨师善煲汤。

三类媒体

所以,我也总结出三类媒体:

初级媒体要会做整理和盘点,就像初期厨师做拼盘。无论是速记、笔录还是录音,都能摘出要点、搞出猛料,这是编辑的刀工。所以,每当我看到有的门户把速记不加整理地贴到网站,或者平媒上大段的文字时,我就跟编辑们调侃他们的菜还没摘呢!

我还有一个习惯,每次招聘编辑时都要现场检验打字速度,每分钟50字以下的基本不考虑。速度太低说明,要么编辑很少写文章,要么根本对码字没兴趣。一个打字太慢的编辑,就像一个手脚不利索的厨子,很难成气候。

中级媒体要会做原创,要把速记和录音中的猛料分类理顺、总结汇总、中间加上衔接过渡之语,再配以图片成文。对于大多数网媒来说,这应是必会的小炒,也是各家媒体必会的家常菜。门户里,腾讯的雷建平、新浪的韩莉、网易的牛立雄和搜狐的林丰蕾都是善做小炒的编辑。

高级的媒体玩的是深度。他们可以花数周做一篇深度文字,为了这篇文章他们可能采访数十人,或者为了调查事情真相,他们可以潜伏数月,而文章一旦面市,便成为焦点,被广泛传播。创业家的副主编雷晓宇告诉我,他那篇李学凌——在腾讯的阴影下采访了足足十几个业内的大佬,文章出来后,在IT圈里被广为传播。

网络媒体没有采访资格,所以只能做做小炒和拼盘,即便是专访文章,也无非是记记流水账。我想,这也是网络媒体总不被重视的原因吧。

3K大战与媒体看客

做菜讲究的是色香味俱全,做媒体也一样。文章要有色,我的要求是最好要配图,好的照片配图会让文章生色不少;文章要,这来自猛料,这需要对新闻的深度挖掘;当然还要有,文章要真实而且有思想。

做一道好菜既要有好的材料,更要有好厨子。有厨子没材料,巧妇难为不米之炊;有好材料,却没有好厨子,那是暴敛天物。

我一直觉得媒体很神圣,有时看到企业CEO面对负面的着急样,很有点洋洋得意。我有时甚至想,媒体在古代或者就是言官,可以针砭时政,可以跟皇帝大臣提意见的那种官员;或许又有点像史官,当朝的那点事儿一点一滴都要记录在案,谁也跑不了。

但最近有几篇文章,让笔者很有点失落和困惑。一篇是王薇写的乔布斯《About Steve》,我突然发现这位视频网站的创始人兼CEO文笔如此之好,丝毫不输于善做快餐的网媒和喜欢煲汤的平媒记者们。

另外两篇是程岺峰写《傅盛口述:我不是林彪》和360 李钊回应的那篇。

我一直觉得腾讯涉足领域太多,四处树敌太多,什么业务都有,竞争者开发布会请腾讯的可能性很小,就算请了,腾讯也不太可能做得太深入。所以,我一直觉得让腾讯科技能够拿到的猛料太少,这会成为他们的束缚。但我忘了,腾讯还有很多盟友,金山的傅盛给了腾讯最猛的猛料。结果,最猛的料,最牛的厨子,便有了那篇颇具杀伤力的《我不是林彪》;让我更想不到的是,回应的文章水准也不低,而它竟然出自一个技术人员之手——李钊说它没请人代笔。

结果,360和金山的3K大战,媒体反倒成了看客。没人能拿到更猛的料,也没法做出更好的文章。这就好比,厨子们在餐厅里恭候客人用餐,却没想到,冲进来的两拨客人带着海参、鲍鱼、鱼翅,冲进厨房,捋胳膊挽袖子做起佛跳墙,上演了一出IT版的《食神大战》。而媒体厨子们,看着3K大战越打越精彩,一篇篇猛文出炉,一个个沦为看客和食客。

笔者还记得,当年(08年)傅盛从360离职后,我和编辑跟傅盛做过一期专访。但那时,傅盛却避而不谈在360的故事,只谈可牛创业史;后来,傅盛去金山网络担任CEO,也只谈3721,不谈360。尘封的360的往事一旦被披露,想不轰动都难。

108个创意的来历

3K大战让我明白这样的道理:媒体的猛料永远是最少的,人们看得到的事实总是冰山的一个小角,沉没在水下的才是最精彩的部分。大部分媒体也许也如此,或许只有那些敢于冲到第一线的平媒记者们,才潜得最深,看得最多。但对于大多数网络媒体,也许只能当个表面的看客。

所以,我想,还是写点自自己擅长的,有价值的东西吧。

现在,每天,我能了解到很多PC上的软件还有手机上的应用,也偶尔有心得或者灵感一闪,便随手记下。我记得有位IT圈里的牛人说过,点子和创意最不值钱,互联网遍地都是,关键在于执行力。我想,现在我是没时间去实现我的灵感,倒不如公布出来,或许可以尽快实现。

于是,我想到一个标题《米晓彬的108个创意》。写上名字的好处是便于搜索整理,记录数量,可以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文章标题与《一千零一夜》名字相仿,如果每周坚持写一篇,108个创意足够我写两年。

想着或者某个点子被人用去成就一番事业,也算实现一点点小小的价值,便颇感欣慰。

     笔者官不大,但也带了不少兵。做为主编,难免要给新编辑们讲课,灌输选点、作文之法。

MSN又和中国的门户网站合作了,我记得上次是新浪微博,这次是搜狐视频,这种合作并没有太多创新和惊喜,最多是在MSN的合作名单里增加一个名字,合作页面上增加一个Logo而已。

合作的内容没有多少意外:一个是内容合作。微软和搜狐视频共建中文视频频道,搜狐获得一个新入口,微软获得大量的内容和流量,还能获得一笔不菲的收入。这和每年增加的内容伙伴并没有什么不同。说得直白点,就是“入口换内容,花钱买流量”

第二个是打通账号。MSN和搜狐视频的通行证打通,用MSN可以登录搜狐视频,MSN的用户可以在IM弹窗里看到二者的合作内容。

这个合作是MSN的常规工作,MSN中国每年要有盈利增长的压力,而通用账号在全球范围内已经达成上万家,加上之前收购Skyp获批,微软大有一统账号的野心。而在我看来,此次合作对于搜狐视频而言倒有几分模仿“新乐土”模式的嫌疑。

什么是视频行业的“新乐土”呢?新,是新浪微博;乐,是乐视;土,是土豆。新乐土是视频领域中,有着用户资源的专业视频网站与有内容的视频企业的合作模式。新乐土模式中,新浪不但收购了土豆的股份,成为其股东,而且也是土豆视频观看的渠道,而新浪微博则直接嵌入土豆视频,带给土豆流量。

而土豆和乐视的合作,一方面是成立合资公司共同购买内容;另一方面,建立合作频道,土豆负责入口,乐视提供内容,是内容和渠道的完美结合。搜狐视频按照张朝阳的话说,不缺钱,但缺流量却是现实。合作其实就是变相的买流量。

这样分析,MSN和搜狐视频也算是各取所需了,但是否能如愿就难说了!笔者认为,合作前景并不明朗,而是充满阴云:

其一、运营MSN的公司作为外资控股公司,是否拿到了视频牌照?!

新乐土三家都有视频牌照,所以三家无论是转载、收录还是内容合作、共同运营都没有问题。但运营微软MSN的公司,一定是微软控股的公司,这种有外资介入的企业是否获得了网络视听许可证,是否有资格进行联合运营视频内容就很值得推敲了!

其二、搜狐视频无需登录便可观看,打通账号纯属摆设

视频内容,即便是高清内容,一般也无需登录即可观看。既然无需登录,所谓的打通账号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其实,就算是打通MSN和搜狐矩阵的所有产品的意义也不大,这些矩阵产品都各自为政,搜狐自身的通行证整合就是个麻烦事儿,无需登录的搜狐视频对于微软整合账号大计实在微不足道。

其三、搜狐视频支付高额的分成费用

搜狐舍得在视频领域花钱早已名声在外。据说,搜狐视频购买“新还珠格格”时,打了不少广告,业内盛传搜狐花3000万买内容,却要花7000万推广,搜狐一个电视剧就砸下去一个亿。

这不难理解,在版权费用居高不下的今天,热门影视剧版权早已水涨船高,天价的内容必须依赖天量的用户才能均摊成本,保证不亏本。搜狐虽然是国内四大门户之一,但流量居于末位,砸钱购买完版权后,必须要接着砸钱推广,这也恰恰是与MSN和搜狐合作的原因。

所以,与MSN的合作并不是无偿的,按照历年合作频道的估价,搜狐为这次合作承担不菲的年费。至于效果,MSN中国排名在全球1000名开外,粗略估计甚至不及搜狐视频一半流量,一个视频频道又能有多大作为呢?